顶点小说 > 一念成魇 > 第二十七章 深入敌营

第二十七章 深入敌营

 热门推荐:
    与其说是“容器”,倒不如将老赵形容成“制造负面情绪的工具”,或者是“给负面情绪增长力量的工具”,就像是土壤给种子提供营养物质一般。

    陶梓回味着梦魇般的两个字,怔怔的向白银问道

    “如果赵伯仍持续“容器”这个身份,最终等待他的结局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显而易见,但陶梓心中始终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白银嗤笑道

    “熟透的果实脱离藤蔓后,藤蔓的结局是什么?”

    凋谢、枯萎、死亡、

    “不过这老头运气不错,因为你的介入触发了那股能量,导致那位存在想要一探究竟,因此利用那股还未“成熟”的能量制造空间节点妄图降临此地,所以没有把老头放在心上,倒也捡回一条命。”

    “不过虽说捡回一条命,但如果后续没有合理的治疗、调理,仍会在身体、尤其是精神方面留下很严重的创伤。”

    虽然未曾真正见识过,但陶梓也道听途说过赌徒这类人的最终后果

    沉迷于赌博的赌徒,除了极个别上天眷顾,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输的倾家荡产。但输的越多的人,脑子里越会有“再赌最后一次,回本就收手”的想法。

    为了得到“再赌最后一次”的筹码,变卖家产、烧杀抢掠等手段皆会出现。

    所谓天若让其亡、必先让其狂。走到这一步的赌徒早已失去了理智,必会对他们的行径付出代价。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牢狱之刑等等,就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而遭受过这样的苦难,心智再坚定的人都会崩溃,更不用说本就无法保持理智的赌徒了。

    “我明白了。”

    陶梓点点头,随着杨艺灵吩咐道

    “赵伯脑中的负面情绪已经消失殆尽,等他醒来后应该不会再出现之前那种不理智的情况。到时候你再劝诫他一番,务必不能让他在进入赌场!否则那颗枯萎的种子必然会死灰复燃,再想吞噬就难上加难了!”

    杨艺灵谨记在心,站在一旁等待赵氏夫妇苏醒。

    原本不知为何会出现如此强大能量的白银,在听完陶梓的告诫后恍然大悟

    “原来是赌场啊!”

    “啧啧啧,看来这老头不是个别案例,赌场内一定还存在着相当规模类似的“容器”!”

    “而且经你一提醒,我似乎想起这股熟悉的能量源于哪里了。难怪、难怪啊”

    又在卖关子!

    陶梓急忙追问道

    “难怪什么!?还有,你说的这股能量到底源于哪里?”

    “那么想知道?”

    白银阴冷的眼神撇了一眼陶梓,自顾自围绕着老赵转了两圈

    “应该错不了了。这样吧,你带我去一趟你口中的赌场,我需要现场确认一番。”

    发生了这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陶梓觉得有必要搞搞清楚,否则就如鲠在喉,浑身不自在。

    叮嘱杨艺灵一番后,陶梓独自一人离开医馆,前往让老赵沉迷其中的赌场。

    “对了,那位存在利用赵伯脑中的能量制造出空间节点,那我的医馆,我、你、灵姐的身份不会都暴露了吧!?”

    路途中,陶梓突然想到这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急忙追问白银。开玩笑,被这么一位定然超越“化神”境的存在盯上,怎么想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化身在陶梓手腕处的白银再度嘲讽道

    “要你提醒的话,你跟那小妮子早就死透了!放心,在他构建空间节点时,我已经将你们投放到“当时”之外。所以那位只能发觉到我,而无法发觉你们两人。”

    “当时”之外!?

    不在“当时”的时间节点内!?

    “要不然,你以为以那位“大统”境的实力也是你们能够抗衡的?”

    看来事情的严重程度远在我的想象之外啊!

    陶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道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已经经历了一场“类神”之间得战斗。他不免得放缓脚下的步伐

    “照怎么说的话,赌场不会是龙潭虎穴吧?”

    “瞧你没出息那样!?”

    白银再次讽刺道

    “你会在你的农场里养一头巨龙,阻止那些前来摘你果实的盗贼么?”

    “对那位存在而言,一家赌场能给他提供的能量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我估摸着之所以他会企图降临医馆,并不是在意被你掠夺的那份能量,他更在意的是你掠夺他能量的手段!”

    “再说了,有我白银之蛇在,就算赌场内是龙潭虎穴,我也有十足的把握让你安然离开。”

    听着这令人安心的话语,陶梓不禁想到许久不见的绯月,不由腹诽一声

    你们这些念灵该不会有吹牛的习惯吧

    前行了接近半个小时,陶梓终于抵达目的地

    坐落于华荣道与另一条岔道的交叉口,富丽堂皇的门店上挂着一块牌匾,“金福赌场”四个鎏金大字冲击着行人的视觉神经!

    唯一与这门面不符的则是门口喧嚣的人群。这一群人中,有的是护卫打扮,在他们的服饰上刻有一个小小的“金”字,很显然他们隶属于赌场,维持赌场的秩序。

    有的人则手握厚厚的一叠传单,正笑吟吟将传单分发给路过的行人,嘴上还不停的喊着“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的口号。

    而更多的是衣衫不整、面容苦涩的赌客,他们有的刚从赌场内出来,有的则徘徊在赌场门口,似乎正在纠结还要不要再进去赌一场

    “果不其然!”

    站在远处观望、早已易容过的陶梓暗道一声

    在他“虚妄之眼”的查看下,几乎所有的赌客额头上都盘踞着墨绿、鲜红相见的雾霭。不同的是,那些相对更浓郁的雾霭,似乎接收到未知的吸引,正缓缓脱离额头,顺着轨迹飘向远方。

    “这是,“收获”!?”

    就在陶梓震惊之时,一名手握传单的小厮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客气的递给他一张后笑着邀请道

    “小哥,您印堂高亮,定然是天眷之人,为何不去赌场里试两把手气?”

    神特么天眷之人,为了招揽顾客至于这样么!?

    陶梓吐槽一句后默不作声的点点头,随后跟随着小厮走进赌场。

    在两人刚走进赌场时,正面迎来一位精神饱满的中年男子,只见他弯腰对小厮不知说了什么。小厮怃然的点点头,随后恭敬的朝着陶梓掬了一躬后便快步离开。

    在小厮离开后,这名中年男子才开口介绍道

    “这位朋友,鄙人张天怀,在这赌场内有一些话语权。看得出来,朋友你是一名修炼者,我们赌场专门设有修炼者专用的场地,还请您移步。”

    对于这一点陶梓倒没有丝毫惊讶

    圈钱能力丝毫不亚于拍卖场的赌场自然有识别普通人与修炼者的能力。而修炼者的因为拥有各式各样的途径,不免会有修炼者利用“天选”境的能力作弊,以此获得高额的回报。

    因此赌场开设专供修炼者参与的场地,就如同交易会时召集者布置了屏蔽精神力窥探的阵法一般,赌场在这方面肯定也有相应的预防。

    跟随着张天怀的步伐,两人跨过长长的通道,终于来到一间相对隐蔽的房间。陶梓眉毛一挑,暗道一声“果然!”

    通过“虚妄之眼”的观测,房间四角各自摆放着数目相等的灵石。这些灵石错落有致,形成一个繁复的阵纹。伴随灵石内精气的喷涌,阵纹最终覆盖整个房间,让修炼者的精神力无法延伸出体外。

    呵,既然我的“虚妄之眼”能够看到这些场景,那就意味着房间内的阵法没办法压制瞳术!

    陶梓随即看向房间的众修炼者

    房间内除去赌场的工作人员,共有八名修炼者,通过精气含量的推测,实力在“苦海”境到“天选”境不等。

    此时他们正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前,面前、椅子旁放满了氤氲的灵石。与普通人一样,他们玩的东西很简单,即猜骰子的点数。

    值得一提的是,不论实力、财力如何,这八名修炼者的额头位置盘旋着的雾霭,其浓郁程度远超外界所有的普通人!

    也对,能修炼到如此境界的修炼者哪一个不是意志坚定的角色。相对的,一旦他们陷入泥潭,精神力污染的也就越发严重。

    其中有一个实力应在“小统”境上下的修炼者,他的情况最为严重。墨绿色的雾霭几乎浓郁到发黑,这些雾霭也出现向未知方向飘散的迹象。

    他面目狰狞,眼神里满是癫狂,在那里叫嚣道

    “一整天了,老子就不信还不让我赢!?”

    如此情形,陶梓本能的想要皱眉,但却很好的控制住,并对身边的张天怀开口道

    “帮我安排个座位。”

    张天怀没有多言,只是职业般的朝陶梓笑笑,并向他介绍骰子大概的玩法,另一边则将他渡到一个无人的座位上。

    既然想要调查出线索,总不能就这么干坐在座位上没有行动吧。陶梓淡淡的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百枚灵石,随意的说道

    “两枚灵石,押六。”

    那位一直在叫嚣的修炼者满脸鄙夷的嘲笑道

    “小子,刚才那把就开的六,这一把怎么可能还会开!?哼哼,我押二点,二点已经有十八把没有开了!我押三百枚下品灵石!”

    听着他的叫嚣,陶梓无所谓的罢罢手,压根就没有把精力放在对方的话语上。

    对他而言,协助白银确认幕后的那位存在的真面目才是最重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