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终南隐士 > 第六章罪恶之地

第六章罪恶之地

 热门推荐:
    荣耀三十七年

    从炼丹炉离开已经几年过去,麟儿与馨予重新回到茅草屋,逝者已矣,在怎么悲伤也没有用。

    “师姐,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历练?”现在的麟儿脸上在也看不见稚嫩,完全长成了小伙子。此刻正眼巴巴的看着眼前自己的师姐。

    “恩。。。你想什么时候呢?”馨予停下手中的笔,回过头盯着自己师弟。一身白衣似雪秀发披肩,皓齿轻启。美得醉人心扉,让麟儿都不由得看的一呆。

    “师姐,你真美!”麟儿痴痴的说道。这还是每天都面对自己的师姐,有一定的免疫力,如果是从未见过之人一定惊为天人。

    “臭小子,说什么呢?竟然调侃自己师姐,看我不收拾你。”馨予轻笑一声,拿起桌上书籍敲打麟儿脑袋。

    “真的师姐,以前也没有发现,今天感觉你特别美,”麟儿也不闪躲,任由师姐敲打。

    “贫嘴,麟儿,我发现你现在越长大越胆大了,以前可不敢这样调侃你师姐我啊。”馨予笑骂道。

    “哎!谁如果能将师姐娶进门,那真是八辈子修的福分了。”麟儿再次感叹一声。

    “哼,臭小子,就这么希望师姐嫁出去?你个没良心的,师姐照顾你这么大,你就急着将师姐推出门去?”馨予娇哼一声。

    道家不同佛门,不一定非要禁欲,遇见自己喜欢的人是可以嫁娶的,也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就如同现在馨予并没有穿道袍一样,只要心中有道,并不一定要用形式表现出来。

    “师姐,这不是夸你漂亮呢!真是不识好人心。那个女孩子不希望别人夸自己漂亮。是吧!”麟儿再次说道。

    “行了,别贫嘴了,倒是你,等你出师后,找到你父母,赶紧给你取个媳妇,好好的管教管教你,现在师姐是管不了你了。”

    “我要娶就娶师姐这样的,温柔体贴,知书达理,不能像山下那二妮一样,整个一泼妇,我上次下上去换取粮食,看见那二妮追着他老公追了几条街,差点没吓死我,太彪悍了。”麟儿心有余悸的说道,还不忘拍拍自己的小胸口。

    “哈哈,以后就给你找这样媳妇,好好的收拾收拾你。”馨予看着麟儿的模样,恶狠狠的说道。

    “师姐,不要啊!苍天啊,大地,放过我吧!”惨嚎声响起。。。

    荣耀帝国龙宇关。。。

    龙宇关现在成为荣耀帝国的北方边关,自从镇北将军被处死后,边关失守,一直退守龙宇关,而那失去的领土到现在都没有被夺回,而北荒蛮夷也没有接收这块土地,自从大战结束后,瘟疫,雪灾,等天灾之下,这块土地人口十不足一,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成为了一片三不管的地带。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片土地现在被称为罪恶之地,犯罪者的天堂,因没有国家对这里有有效的管理,这里就是混乱的代名词。

    “公子,我们还是回到龙宇关去吧,这里太乱了。”一青年男子说道。

    “我说范统,我要是怕还会来这里吗?行了行了,你别跟着我了,赶紧回去吧!看见你都烦。”被称为公子的青年男子不耐烦的说道。

    那范统听后不再言语,默默的跟在身后。

    “这不就对了,你好好跟着就行了,这片罪恶之地本是我荣耀帝国领土,现在我来看看,有什么不可。”那公子说完后也不再言语,看着琳琅满目的街道。

    “看一看,瞧一瞧了,胸口碎大石,绝对的真功夫。”

    “来,哪位看官可以亲自动手的,保证真功夫,不碎不要钱啊!”一尖嘴猴腮的男子吆喝着

    “走,去瞧瞧。”那公子随吆喝声而来,见到一壮汉躺在地上,胸口放着石碑,傍边让着一人高的大铁锤。

    “试试?”公子回头看着手下问道。

    “来,老板,我来试试。”

    那尖嘴猴腮老板看着来人并不健壮,开口说道“小兄弟,这。。。你能轮的起来这铁锤吗?”

    “老板,你也太小看人了,我要是砸不碎,我给你钱。”那公子说完也不等老板再次开口,走上前去,单手摸着铁锤掂量了重量,感觉还算满意。

    只见那公子一个转身,带动着铁锤跟着转动,然后猛的抬起,升高,再者腰胯一沉,铁锤跟着降落。

    “peng“

    一声巨响,石碑四分五裂,而再看那壮汉此时竟然口吐鲜血,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

    看着那壮汉被直接砸的吐血,那公子冷哼一声,不做理会,悠哉悠哉的离去。

    “站住,你将我们的人打伤就这么离去,怕说不过去吧?”那尖嘴猴腮老板看着这公子竟然毫无表示准备离去,当即大喝问道。

    “表示?你问我要什么表示?你们不是说可以随便砸的吗?我只是替你们动手而已,我一个出苦力抡大锤的,你问我要什么解释?搞笑呢吧!”那公子不屑的说道。

    “欺人太甚,来人,给我抓住他,狠狠的打。”那尖嘴猴腮老板看着对方竟如此态度,顿时火冒三丈。

    那尖嘴猴腮老板话音刚落,四周突然冒出5个大汉,将那公子与范统包围。

    “哼,你们在这里欺诈百姓,竟然现在还有脸来问我,真是了。”

    原来那尖嘴猴腮老板与大汉合伙行骗,那石碑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用此来骗路过之人,被公子看见识破,手痒上去亲自教训了一下,结果对方恼羞成怒。

    “什么欺诈百姓,你胡说什么。给我上。”那尖嘴猴腮老板脸色不自然,强行狡辩。

    “打,给我打,打的他妈都不认识。”现在只能先将他们打服,然后在好好的收拾,这就是现在罪恶之地的生存法则。

    “公子小心。”那范统对于自己公子的惹事能力,那是一清二楚,连忙将公子挡于身后。

    那五名壮汉见尖嘴猴腮的老板发话,恶狠狠的朝着中间围去。

    “小子,识相点,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其中一人恶笑道。

    “废话少说,我刚好想活动活动筋骨。”那公子握着双全,左右转动,传出咯咯声响,然后主动冲出,朝着一名壮汉主动冲去。

    砰

    砰砰

    拳肉交接的声音,别看那公子与范统并不如对面壮实,但对面壮汉却连那公子身影都摸不到。那公子在壮汉之间左右游走,好像踩着特别的步伐,让对方难以摸清自己身形。不一会那五人都鼻青脸肿。

    “废物,都给我上,打死他。”那尖嘴猴腮的老板见五人并不是对面那公子对手,再次大喊一声,从四周又出现5名壮汉围了上去。

    那公子见状回头看着范统点了点头,摆出准备进攻的姿势。

    “给我打死他们。”那尖嘴猴腮的老板催促道。

    那五名壮汉,加上刚才五名,一起向那公子冲去。

    “冲啊。”那公子也是大喝一身,与范统往前冲去。

    一个飞踹,将一名壮汉击飞后,回头大喝一声“范统,你他娘的还打,在打就挂了,快跑。”那公子一个箭步,溜出包围。回头看着本以为明白自己意思的范统,竟然还在和对方打斗,不由得高声喊道。

    “额。。。”看着夺路飞奔的公子,范统额头冒出三根黑线。不过也不停留,在被对方猛的踹了几脚后,也是冲出了包围,向着公子的方向而去。

    “给我追,给我剁碎他们。”那尖嘴猴腮老板恶狠喊道,今天自己一个铜板没挣到,自己的人还都受伤,如果不抓住那两个家伙,难消心头之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