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终南隐士 > 第五十七章让你泡妞,活该

第五十七章让你泡妞,活该

 热门推荐:
    王闯已经认输,而龙丞星却下次狠手,还一副轻狂的态度,让众人都是怒火中烧。

    “王八蛋,看这个龙丞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家都已经认输,他还下狠手。”观众席上骂声一片,并没有因为龙丞星的胜利而欢呼,关键是那龙丞星做的太过了。

    “耶鲁,你们北荒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我那门人已经认输,你们却还要下次狠手,你是不是得给我个交代。”赶尸派长老恶声道,对于王闯的表现虽不认可,但是对方在王闯投降后还出手,就有点过分了。

    “长老,比试嘛,难免有控制不住的时候,我会教育龙丞星的。”那北荒的耶鲁装作一副卑谦的态度。

    “你”

    “好了,长老,此事就作罢,王闯受伤也不重。”袁掌教见二人争执,出面协调道。

    本想帮助赶尸派,但他身为本次比试的主要宗门,还是希望比赛进行完,如果因此事引起矛盾,那就得不偿失了。

    “哼,这笔账我记住了,以后再算。”赶尸派长老冷哼一声,显然也知道此刻并不能因为小辈的一点小伤而与对方翻脸。

    “呵呵。”北荒耶鲁呵呵一笑,并未多言,得了便宜还不卖乖,那就真的过分了,此刻龙丞星的所作所为,虽给耶鲁带来一点小麻烦,但比起能打脸对方,他还是非常满意龙丞星的做法。

    从比赛至今,一直被打压,虽自己不说,但早就一肚子的怒火。同样为主办方,却如此偏袒,怎能让他心甘。

    “龙丞星对战王闯,龙丞星胜。”

    赶尸派长老不得不满含怒气的开口公布道。

    闻得此言,龙丞星再次冷眼瞥了王闯一眼离开。

    而王闯此时脸上三条血印,让王闯显得异常狰狞,但听得长老公布结果,只能忍气吞声。

    王也道长的遭遇,再次上演到王闯身上,不过王也道长那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韩烟柔对战刘洋。”

    韩烟柔是一名散修,个子高挑,身材匀称,虽没有馨予与刘雪儿那般倾国倾城的娇容,但也是属于不可多见,一头秀发束成马尾,英姿飒爽。

    “散修韩烟柔,请指教。”

    “正一门刘洋,请指教。”

    刘洋是正一门掌教的亲传弟子,也是除过王也道长外,唯一一个进入到前十的正一门修士。

    “那个,韩姑娘,要不你认输吧!我不打女人的。”刘洋看着韩烟柔,脸色微红说道。

    “这家伙,干嘛呢,以前可没听不打女人啊!”王也道长听着刘洋的话说道。

    “哈哈,这不是你师侄情窦初开,看上人家姑娘,下不去手了。”雪峰师兄打趣道。

    “别说,看这情况还真有可能,这小子估计回去少不了挨一顿打。”王也道长若有其事的说道,惹得麟儿等开怀大笑。

    “混蛋,这小子竟然装,在这里吊妹,看我不回去打断他的腿。”袁掌教是看着刘洋长大的,这小子会见了女孩脸红,明显是装的,好好一个比赛,给整成相亲比赛了,这也是没谁了,从古至今可能也就他袁掌教主持的这一届有此情况吧。

    “刘公子,还是请出手吧,烟柔也正好可以检验下自己的进步。”韩烟柔说道。

    “那好吧!我下手轻点。”

    “公子不必如此,请全力以赴。”韩烟柔正色道。

    能进入到前十的,那个没有点真功夫,都是相差不了太多,就看谁对战局的把握更精准,往往胜利只是一个小小失误。

    “烟柔你先出手吧!”刘洋直接亲昵说道。

    “额。”韩烟柔愕然“那公子小心了。”说罢直接出手,并没有因刘洋之言而生怒。

    刘洋见状,有戏,自己从比试第一天就开始注意到韩烟柔,一直杀进前十,而韩烟柔正好是刘洋喜欢的类型,所以此刻刘洋才厚着脸皮,主动交谈。

    “我说,你这师侄跟你有的一拼啊,你对那刘琳,与你这师侄,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套路,是不是你正一门连泡妞都是统一教的。”雪峰师兄好不容易逮到可以挖苦王也的事情,怎么可能放过。

    “额,这个嘛,应该是了。”王也尴尬说道。

    在看场下,韩烟柔率先出手,虽是散修,但不代表没有師承,就如同麟儿一样,同样有师傅,有师门传承,而终南山是一个奇特的地方,都是散修,又都同气连枝。

    韩烟柔也是修练的飞剑,看手中佩剑等级还不低,虽不如麟儿的诛心剑,但也相差不远。

    “接招”韩烟柔娇喝一声,手中之剑应声而出,一把变幻万千把飞剑,朝着刘洋射去。

    “这是什么招数?”

    “应该是类似于剑阵,不过看样子,所幻化之剑都有攻击力吧!”麟儿等交谈着。

    “小心了,这是烟雨剑自带特性,一剑出万剑相随,如同雨点一般,所以才叫做烟雨剑。”韩烟柔出口提醒道。

    刘洋见状先是一愣,不过反应却是不慢,当即剑悬虚空,护体罡气出现,准备先挡住这一波攻击。

    “老袁,这是烟雨剑?”赶尸派长老不确定问道。

    “不错,应该是百年前与那茅山派天骄有过一战之人的烟雨剑。”袁掌教也不确定道。

    “那你家这小家伙悬了,这剑出第一波攻击是最难挡,一般人往往会疏忽大意,只是用普通的防御之法来抵挡,殊不知,那烟雨剑第一剑的攻击是烟雨剑自带攻击,威力无匹,不可小觑。”赶尸派长老手摸胡须说道。

    “输就输吧!这小子只要能够将这女娃子以后带回来,也不亏。”袁掌教无所谓道。

    “你真是奸商啊!贪财就不说了,连这烟雨剑的注意都打,我看你以后别做掌门了还是做生意吧。”赶尸派长老被袁掌教一句话给噎住了。

    果然,那万千之剑如同雨滴一般击在那光罩之上。

    “不敢要防御不住了。”刘洋眼看着光罩越来越淡,知道要坏事,本想在妹子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然后留下一副翩翩公子的形象,不过现在看来不能实现了,现在刘洋只希望等会不要败的太难看。

    头顶悬浮之剑,现在已经被刘洋握于手中,光罩破碎之时,这把剑就是刘洋最后的抵挡之物。

    果不其然,不一会光罩应声而碎,而那万千之剑此刻于一点全部朝着刘洋而来。

    刘洋大喝一声,手中之剑瞬间挡于身前。

    铮铮声不绝于耳。

    此事如果细看,已经可以看到刘洋的剑身之上已经被撞击出一个小点,小点四周已经有明显的细微缝隙,还在不停地扩大之中。

    刘洋咬牙坚持,口中不停地溢出鲜血,每撞击一剑,对刘洋都有不小的冲击力,而更别说这么多剑,而此时刘洋只能咬牙坚持。

    而此时韩烟柔满脸紧张的看着刘洋,真怕一剑给刘洋戳死了。

    “公子,你要不投降吧!”韩烟柔紧张开口说道。

    刘洋闻言,一头黑线,自己也想投降,不过要是投降的话,自己想要树立的英雄形象就没了,第二个就是现在想投降也不敢开口,现在全凭一口气撑着,如果开口,这口气泄掉,那自己想要在挡住就完全做不到了。

    韩烟柔见刘洋不开口说话,默认为刘洋能够坚持,也不在开口。心中对刘洋瞬间佩服起来,这剑是自己在这里比赛第一次用,以前从没有人能够完全接住这一剑,而此刻,刘洋竟然差不多全部硬接,顿时在韩烟柔心中身影高大起来。

    如果让刘洋知道,自己拼命咬牙坚持的抵挡,竟在韩烟柔心中立下高大形象,一定会激动的哭出来,不容易啊。

    终于“叮”的一声,刘洋手中之剑应声而碎,那烟雨剑的第一波攻击也结束,刘洋最终被撞飞了出去,口吐一口鲜血,不省人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