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了个光头怎么办 > 第七章 心愿

第七章 心愿

 热门推荐:
    秦若若心里涌起一丝慌乱,不见了刚刚的厉害样子,“我…我要内丹干嘛?”

    “法力,灵砚可以炼化所有类型的法力为主人所用…”狐狸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小妖什么都不懂是怎么被灵砚选中的?

    秦若若陷入了思考,她对于亲眼所见的事情接受度很高,不然也不会在十八岁失了忆后还能适应得这么好。所以虽然自从接触这砚台后就遇到一堆怪事,她也竟渐渐习惯了。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她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很好,在她现在遇到的怪人中,只有她是个弱鸡,什么都不会。

    她虽感激着大家的照顾,可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总归还是要靠自己才稳妥。

    如果真的像这狐狸所说,那砚台有这样的用处,那她是不是很快就要拥有那所谓的法力了?

    想到这里,秦若若在心里激动地搓搓手,使劲控制着抖动的嘴角不要上扬得太厉害。

    “那,你又需要我帮你什么呢?”她冷静下来,能不能达成人家愿望还不一定呢。

    狐狸气若游丝,盯着秦若若的眼神却分外执着,“我…我一会儿会将我的记忆也存在内丹里,你一看便知…请你…将我的心意,告诉他…我不求回应,只要他知道…就好…”

    秦若若听着这话,虽还怨着这狐狸伤人,也在心里引出几分真心实意的同情,“好,我答应你。”

    话音落下,狐狸眼中划过一抹释然,得到了保证,它再也支撑不住,闭上了眼。

    它轻轻张口,一个半径一厘米左右的光球就飘了出来停在秦若若眼前,淡黄色像极了它的皮毛,闪着莹莹的光,煞是好看。

    狐狸做完了这些,便将头一歪搭在前爪上,好像熟睡了一般。

    陈怀笙叹了口气,默默走过来,抚着这狐狸的头顶,开始念往生咒。

    秦若若诧异,“你在做什么?”

    陈怀笙不答她,念完了这段,手轻轻收回,在秦若若看去,那狐狸周身原本笼着的红光,现在竟一丝也无。

    “在念往生咒”,陈怀笙垂着眸,眼底满是慈悲,“若若师父不知道吗?没了内丹的妖,也活不成了。”

    秦若若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只想着是个价值相当的交易,没想到要让这狐狸付出生命。

    小光头也说过,它之前从没害过人,这一次虽动了坏心,却也罪不至死。

    一股深深的负罪感笼上心头,她呆呆地望着那乖巧停在自己面前的内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她轻轻将怀里小猫一样睡着的李萌和手上的扁担放到旁边的地上,伸手笼住了眼前的内丹,往地上盘腿一坐,皱起了眉。

    陈怀笙也不催她,只在她身边也盘腿坐下,静静打起了坐,倒也两不相扰。

    不知过了多久,秦若若的眉头终于解开,她摊开手心,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那狐狸发誓,她一定会实现它临终前的愿望。

    重重舒了口气,她懵懂地从兜里掏出砚台,正琢磨着该如何炼化这所谓的内丹,那砚台却自己动了。

    砚台本就是荷叶形状,那上面丝丝络络的纹路此刻像是活了一般,透着诡异的青黑色,嗡嗡地震动着,竟脱了秦若若的手自行向那内丹飘去。

    淡黄色的内丹刚一接触砚台,便想刚点燃的引信一样亮了下,随即快速地黯淡下去,被那砚台吸收的一干二净。

    砚台吸收完毕,在秦若若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又自己飘回了她的手中。

    她握着砚台颠了颠,和从前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秦若若挠了挠头,这砚台到底还有什么用?不然等回去缠着凤殷帮她写份说明书?

    她摩挲着砚台,心想着,那狐妖刚刚才说将记忆也封在了内丹里,现在内丹已经被砚台吸收,那么她是不是该像在古董店里那样尝试进到那个黑乎乎的地方?

    心念一动,砚台似乎有所感应,迸发出一阵强烈的吸引力,揪着秦若若的指尖,恨不能将她的灵魂吸到其中。

    秦若若再次眼前一黑,内心稳如狗,一回生二回熟,她这次不会再害怕了。

    一阵恍惚后,她再次来到了那个满是光点的世界。

    不过这一次,这些光点好像比之前亮了些,飘的也更快,跟秦若若心意的配合度也更灵敏了。

    一个念头刚冒了个头,那光点就飘飘荡荡地聚过来。

    秦若若惊讶之余,在大胆假设的基础上合理外推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吸收了狐妖的内丹,才导致这砚台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她不禁盘算起来,如果吸收更多的法力,这砚台该会变成什么样?

    哂笑一声,秦若若摇了摇头,她现在连砚台怎么用都不知晓,想这些做什么,还是先完成了狐妖的心愿是正经。

    像第一次做的那样,她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光点,在心里默默念着,让砚台将狐妖的记忆调出来给她看。

    心念落下不到一秒,秦若若眼前就出现了画面。

    这次的景象居然是立体的,她尝试着触碰,发现自己可以在这光点形成的三米见方的一片空间自由移动。

    周围是茂密的树林,秦若若四下打量,发现这里像极了村子的后山,就是她刚刚一路翻过来的那座小山包。

    她正站在一颗树旁,树下是那道熟悉的黄色身影。

    黄色小狐晃着它的两条尾巴,悠哉悠哉地围着树低头寻着掉落的果子。

    秦若若试探着想要摸一摸,却在触碰到狐狸的一瞬间扑了个空,自己白嫩的小手直接穿透了狐狸的皮毛,什么都没碰到。

    组成狐狸身子的光点闪烁了下,美得像被秦若若搅乱了的一池星河。

    狐狸像是听到了什么,嗖地往某一方向跑去,秦若若眼前的景色也飞快地往后退着。

    突然,画面停止了,狐狸躲在树旁竖着两只耳朵好奇地听着。

    秦若若也跟着屏息凝神。

    说来奇怪,她能很清晰地感觉到那狐狸所感觉到的一切,包括它心底的善意和对一切生灵的好奇以及对人类隐隐地防备。

    “刘郎,又到山里头挖药嗦?不早咯,可加小心,晚上野兽唬人。”

    远处传来了苍老又含着熟络关心的声音,这熟悉的四川口音秦若若认得,是在村口看到的那个老大爷。

    “晓得咯,挖挖就回到去。”

    这响亮的呼和声应当就是刘郎。

    刘郎离这里应该还有一段距离,秦若若并没有看到这人的脸庞。

    狐狸已经扫了扫尾巴,转身跳开,它并不想招惹这种两条腿的生物。

    它可是刚刚突破成为二尾灵狐,再努力修炼个几年,就可以晋升三尾然后化形了。

    若是在这个时候被人类捉了去,面对它的可不一定是什么呢。

    它听说这种生物很是嗜血,专爱剥它们狐狸的皮,还是活剥。

    它可不想还没等化形,便灰飞烟灭了。

    天有不测风云,小狐狸在转身往树林里窜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在一堆落叶的掩藏下,有一个闪着寒光的捕兽夹。

    等后脚踩在地上感觉到触感不对时,一切都晚了。

    “嘎!”狐狸吃痛,惨叫出声。

    秦若若皱眉,她看得清清楚楚,狐狸的右后腿被捕兽夹钳得死死的,锋利的锯齿在它的挣扎下咬着那块皮肉快要扯下来,她已经能看到里面露出的森森白骨了!

    “小东西,你咋个咯?”

    有人闻声而来,不用想便知道是刘郎。

    听到人类的声音,狐狸挣扎得愈发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