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了个光头怎么办 > 第八章 老套的剧情屡试不爽

第八章 老套的剧情屡试不爽

 热门推荐:
    狐狸心里绝望极了,只以为是那可怖又狡猾的人类特意设下陷阱,此时是要来抓它去剥皮的!

    脚上的痛钻心刺骨,却抵不住求生的,它已经能感觉到那人握住了那条困在夹子里的后腿。

    它拼命地挣扎着,松软的泥土被刨得四处都是。

    刘郎的胳膊上已经挨了几爪子,血淋淋的伤口看上去有些吓人。

    他却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胳膊上绷起结实的肌肉,继续将这小东西从捕兽夹里救出来。

    刘郎不喜欢这些捕猎者,总觉得他们太过残忍,又不是为了果腹,为什么要和这山里的动物过不去。

    也总有人和他辩论,说畜生的死活哪有让家境富裕起来重要。

    刘郎没法阻止别人家境富裕,也说不过那些人,但他心里还是不认同他们的做法。

    “嘤!”狐狸突然觉得后腿一松,竟是从那可怕的铁疙瘩里脱身了。

    它嗖地窜出好远,转头戒备又诧异地望着那个将它救出的年轻人。

    还好刚刚虽然处境危急,它也没忘记将第二条尾巴收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人类,和它听说的那种不一样。他没有把它带走剥皮,而是救了自己,还有,他有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

    刘郎见这狐狸挺有灵性,哑然失笑,“走吧走吧,莫再被逮到咯。”

    说着,还从背篓里抓出几样草药放到地上。

    做完这些,他便起身,好笑地摇了摇头继续往山里走去。

    秦若若歪头看着还呆愣愣站在原地目送刘郎的狐狸,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它已经沦陷了。

    这剧情老套的不能再老套,但是,还真是屡试不爽。

    秦若若摇摇头,又是一个被救后美人倾心的故事,不对,是美狐倾心。

    果不其然,这只狐狸自此之后有事没事就往去刘郎的家门口的那条小路上跑,有时蹲在路口一等就是一整天。

    刘郎看到这狐狸先是诧异,随后也慢慢接受了它的存在。

    本就是单身汉,上面也没有双亲,这只来报恩的小狐狸成了他清苦平淡的生活唯一的调味剂。

    他还给它取了名字,小仙儿。

    刘郎常抱着那狐狸,抚着它的皮毛,像是在撸一只小猫,絮絮叨叨地说着没人听的废话,

    “你这狐狸通人性的很,莫不是个还没成的狐仙?那叫你小仙儿好咯。”

    “仙儿,跟着我吃不到肉,只能啃两个果子,可辛苦。”

    “仙儿啊,咱这穷日子可啥子时候到个头嘛…”

    “仙儿,我没爹没娘没老婆,要是没有你,我这日子可咋个过噢,白开水一样。”

    ……

    已经叫小仙儿的黄狐狸眯着眼,一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在刘郎腿上假寐,抖了抖耳朵尖,心思转得飞快。

    秦若若在一旁看得憋笑,还真是难为小仙儿了,在这种语言环境下,口音居然还能那么标准。

    她吐槽着,要是跟它交手时,小仙儿一张口就是川普,那点阴森恐怖的氛围肯定马上烟消云散,一点都不剩。

    第二日刘郎再去山里采药,却发现小仙儿一直在他前面,像引路一样走走停停,不时地回头看他。

    小仙儿得意地眯了眯眼,不就是药材嘛?它的鼻子什么天灵地宝感受不到?

    刘郎很开心,自从有了小仙儿引路,他每天都能采到平日里难得一遇的药材。

    眼看着手里的钱越挣越多,小日子越过越好,刘郎喜得合不拢嘴。

    他激动地抱着小仙儿,差点把好好一只狐撸秃。

    “仙儿!你真是我的乖乖,等到日子过好,跟到老子吃香喝辣!”

    小仙儿不满地给了他轻轻一爪子,刘郎赶紧停下来给他的小狐狸顺毛,语气也轻柔了下来。

    “仙儿,你若是个幺妹儿,一定乖的很,老子一定娶你…”

    秦若若蹲在狐狸面前,看得直摇头。她已经知道,那刘郎有钱后就去娶隔壁的村花了。

    男人的嘴,骗狐的鬼。

    不过话说回来,哪里会有把跟一只狐狸的承诺放在心上的人呢?

    可小仙儿,偏偏就把这话放在了心上。

    它更努力地修炼,企图用自己的勤奋来填补那和三尾之间几十年的距离。

    秦若若看到这里也对狐妖的尾数大概有了了解,一尾是普通狐狸,二尾开灵智,三尾可化形。

    小仙儿是想赶快化形,然后想办法和刘郎在一起。

    可是这尾数的修炼哪里有那么容易?

    一晃三年过去,小仙儿等啊等,练啊练,距离三尾还是差了那么多。

    然而,时间不等人,它的刘郎已经要迎娶那个村花了。

    据说吸食人类的精气可以快速提高修为,可是它不想这样,因为那些都是刘郎的同类。

    小仙儿很焦灼,它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正在这时,她听到了族里几位长者的谈话。

    各界苦苦寻觅了几十年的灵砚现世了,虽然封印只破开一点,以它们的道行只有离得近了才能略微感受一二,却也足够让人激动。

    通灵宝砚,可研磨万物,即使是妖力和佛家经法这种相冲的力量,也可以在灵砚的调和下变成合适的法力供主人使用。

    况且灵砚内本身还有许多其他的妙处,若是可以继承这一切,晋升三尾还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而在探查到砚台的守护者是一只妖力很弱的小妖后,小仙儿彻底动心了。

    于是这才动了歪念,将秦若若引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想要强行逼问灵砚的下落。

    被陈怀笙打伤后,它实力大减,甚至不能再用魅术来控制一个之前没被控制过的人。

    无奈之下,它控制着李萌走出房门,然后附了她的身。

    它昨天才刚刚控制过这个人类女孩,现在占据起来,那片混沌的意识连一丝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小仙儿心思坚定,哪怕是借着别人的身体,它也要跟刘郎先说清楚。它的刘郎,知道真相后一定会推掉婚事等着娶她的!

    它穿过平日里常去的那片树林,一路往刘郎家奔去。

    山路崎岖,人类的皮肤薄嫩,“李萌”的脚上已经伤痕累累。

    它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只想快一些见到刘郎。

    刘郎还不认得这具身体的面孔,挥着手要赶它走。

    没关系,它还有魅术,可以让它的刘郎安静听话,听它把一切说清楚。

    可正在这时,昨晚那个和尚却从天而降,逼得它不得不先用尽全身力气对付他。

    还好和尚在意着杀生戒律,这具人类的身体还有刘郎就是它最好的挡箭牌。

    几人紧紧缠斗在一起,打得热闹非凡。

    秦若若揪着衣角正看得紧张,突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冲向战场。

    一个头发凌乱的疯子般的女人突然出现,拿着个扁担就冲刘郎腿上一扫。

    啪-

    画面没了,周围恢复了黑暗。

    秦若若一脸铁青地站在原地,沉默了不知道多久。

    “你这破砚台没必要这段也放给我吧??!!!”

    秦若若无语望苍天,自己看自己抡着个扁担干架,很羞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