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了个光头怎么办 > 第六十七章 试探与变故

第六十七章 试探与变故

 热门推荐:
    月光像是顺滑的丝绸,搭在秦若若的脸上,恍若无物。

    萧万已经带着她和她父母从谷底回到了地面,遵照着两人刚谈好的条件,他现在该放人了。他轻轻抬手,就有人替秦家夫妇解开了绳索。

    秦家夫妇恢复了自由身,秦母不愿意将女儿一人留下,可拗不过拉住自己的丈夫,只一步三回头地望着秦若若,满心担忧地下山去了。

    跟在队伍后面的陈怀笙和杨戬也按照计划里的安排抄近路离开,他们得保护好秦若若父母的安全,然后去村口和秦若若汇合。

    眼看着这对夫妇的背影远到看不见,萧万转过身,不耐烦的情绪逐渐漫上心头,“现在可以解开封印了吧?”

    秦若若手腕轻动,无谓笑笑,“当然可以,我已经解开了,你现在就可以试试。”

    萧万掏出“离魂珠”,将信将疑地伸出手,将一道灵力缓缓注入。

    就在此时,“离魂珠”附近的空间隐约出现了一阵扭曲。

    秦若若转了下手腕上的荼,不过是一道恍然咒加上隐身咒罢了,不是什么难事。

    早些年在梧桐山上凤殷曾教过她这种咒术,可以使人神情恍惚,并引出中术者心中最隐蔽的情绪将它无限放大。

    本来这种捉弄性质的咒术该是很好防备的,只要用灵力稍作防范,它就会失去所有的作用。可惜,萧万却根本连看都没看到这张符咒,更别提如何防范了。

    秦若若紧紧盯着萧万,观察着他的神情,生怕万一他没有中术,那她可不得不采取别的手段离开了。

    萧万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下一秒,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就在他脑子里炸开。

    这叫声尖锐高亢,他一手托起“离魂珠”,一手捂住自己的头,猝不及防地跪倒在地。

    周围的黑袍人瞬间紧张起来,秦若若一左一右的两人也没了之前那副好说话的样子,钳着她胳膊的力道骤然加大。

    秦若若疼的龇牙咧嘴,不满地挣扎开来,“哎呦,你们干什么,这是正常反应,谁知道你们家萧大人会看到什么?”

    “老实点!别耍花招!”

    秦若若从善如流,闭上了嘴,心里也在好奇萧万心里最隐秘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这个男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也不见他拿别人的性命当一回事。这样的人,心底会有什么秘密呢?

    萧万跪在地上眉头紧锁,那阵尖叫过后,他看到了自己,一个被束缚在黑暗中的自己。那个人在拼命冲自己说着什么,可惜到了他的耳朵里却一个字也听不懂。

    然后,他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他的父母。他们一脸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像在看一个怪物。

    母亲的眼里还噙着泪,泪水滑落脸庞,渐渐和溅到脸上的鲜血混在一起。

    萧万最后看到的画面,就是这双直到最后也没有合上的泪眼。

    诡异的感觉逐渐退去,睁开眼确定了周围的情况,他起身一步一步冲秦若若走去。

    少女的眼睛反射着月光,荡起一片水气,静谧安恬。眼白和眼仁黑白分明,就这么静静地瞧着他。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可以让我走了吗?”秦若若被他看的浑身发凉,终于还是先忍不住眨了眨眼错开目光。

    萧万将身上的黑雾散去,收进掌心。不知是说给秦若若,还是说给自己听,喃喃道,“当然了,让你走,我亲自送你。”

    感觉到这话里的森然意味,秦若若顿觉不妙。若她现在是狐狸形态,那浑身的毛铁定都炸成了球!

    话音刚落,两人就同时行动了。

    萧万将蕴含着他全身力量的手对准秦若若,想要抽出这女人的灵魂,将她好生折磨一番。

    而秦若若早就将手里握着的绳结扯开,拧身躲过。

    “哦?原来留了后手。”萧万饶有兴味地说道。

    他见一击不中,又将黑气收回身体表面,不知是不是月光太皎洁,这片漆黑好像比之前更加幽深了。

    “你有一句话说的对”,秦若若时刻警惕着周围对她虎视眈眈的七八个黑袍人,舔了下有些干裂的嘴唇,“你的话不能信。”

    “你走吧。”

    萧万突然冲手下摆摆手,大家互相看看,一起往后退了一步,给秦若若让开了一条离开的路。

    秦若若傻眼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已经撕破脸皮到了这一步,这男人的态度居然能九转十八弯成这个样子。

    放她离开?骗鬼呢?!鬼信了她也不信,谁爱信谁信!

    杵在原地,秦若若分外踌躇,她不自觉蹙眉,这么明显的坑,她是跳还是不跳?

    “不走?”萧万好像特别喜欢欣赏她困惑的样子,危险上挑的尾音带着丝愉悦。

    秦若若咬咬牙,脸上阴晴不定。

    萧万他们虽然有些诡异的本事,但也多半来自他们背后的人,他们自己在“生前”也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一直不曾有人发现过她妖的身份。

    而如果一会儿她实在招架不住动了手,那就等于跟萧万暴露了自己不是人的事实。

    等他跟那个背后的人汇报完这一切,可能自己会遭到空前绝后的报复吧?

    秦若若转念一想,即使过一段时间被人追杀,也总比现在就丧命强。

    “我走!”

    转过身去,她吞了下口水,抬腿冲黑袍人给她留下的缺口走去。

    灵识探出,集中在后背,秦若若不疾不徐地迈出步子。

    第一步,身后的黑袍人聚拢,放她出去的缺口再次消失。

    第二步,萧万走上了前,盯住她的背影。

    第三步,他举起了手。

    秦若若后脖颈上汗毛直立,将灵力灌入脚底,骤然加快了前进速度,疯了似的往斜前方跑去。

    与此同时,一团浓郁得似乎能吞噬一切的黑雾在萧万手心已经成型。

    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从哪个草丛里窜出一条威风凛凛的中华田园细犬,浑身毛发漆黑,像一条黑色的闪电,吭哧一口咬在了萧万的大腿上。

    “啊啊啊啊啊啊!”

    疼痛来的太猝不及防,萧万的怒吼响彻山间,激得十数只麻雀扑棱棱地冲天而去。

    手上的黑气已然打偏,可怜了周围的那棵歪脖子树,被黑气腐蚀得正在冒烟。

    他抬起头,异象横生,漫天的白雾死死地拢住这片山头。

    萧万恨恨望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连刚刚咬他的那只狗都瞧不见,更别提早就兔子一样跑出老远的秦若若。

    “叮咚-”

    雾气中有什么东西慢慢靠近他,他支起耳朵努力辨认,似乎有铜铃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