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十章 有些诡异

第十章 有些诡异

 热门推荐:
    李氏这样想着,又进了厨房。

    “花儿,晚上有这么多麻雀肉,你看再吃点啥?”

    “饭就不用煮了,做点面疙瘩或面条都行。娘你看,麻雀烧好,定有不少汤,到时候把汤浇在面疙瘩或面条上,味道应该会不错。”

    “好,听闺女你的。”李氏点头。

    瞧,小闺女是她不让她动手,让她动手,多会算计着过日子,心头一阵舒畅,对王氏道:“老二家的,和面,擀面条,晚上就吃麻雀肉和面条。”

    “好嘞,娘。”王氏欣喜着应了,晚上不但有麻雀吃,还有白面吃,神仙一般的日子。

    李氏进了自己的房间,舀了一大瓢白面粉,还掺杂着一些杂粮粉,给了王氏,让她揉面做面条。

    锅里的麻雀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直往鼻子里钻,挡也挡不住。

    二房的明珍和明珠围着蔡紫君打转,三房的明亮和明秀,也站在厨房里流着口水,就连大房里明武和明娟都来了,二人毕竟大些,有些不好意思进厨房,就站在外面朝里张望。

    蔡紫君把锅盖掀开,拿筷子戳了戳麻雀,麻雀一戳就烂,又尝了尝味道,两个字:鲜,辣!

    “味道不错,可以吃了。”

    一听可以吃了,厨房里一阵骚动,个个眼巴巴的看着锅里香气四溢,散着着油亮光泽的麻雀肉,小明亮嘴角的口水流得更长了。

    蔡紫君先把麻雀肉盛了两大碗,对李氏道:“娘,这两碗先端上去,给爹爹和三个哥哥下酒。”

    李氏没说反对的话,立即笑着脸应了,当家的没有白疼这个闺女。

    等在一旁的明珍和明珠姐妹两个立即手脚麻利的把两碗麻雀端了出去,不一晌,就听到明珍脆脆的声音从堂屋传来,“爷,大伯,爹,四叔,小姑说,这是给你们先下酒的。”

    堂屋里坐着的四人立即眉开眼笑,说实在的,这麻雀肉太香了,他们早闻到了香味,又不能像孩子们那样直往厨房里钻,蔡大柱立即笑着道:“还是我家小闺女知道孝敬我!”

    三兄弟已经习惯了自家爹娘的偏爱,小妹做一点儿事就是孝敬,他们做得再多也是现所应当的,所以,习惯了,也就对这话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立即拿酒的去拿酒,拿酒杯的拿酒杯,拿碗筷的拿碗筷。

    老大蔡齐荣起身为老爹和两个兄弟,自己的杯子里都满上酒,笑着对蔡大柱道:“爹,你先来,尝尝妹妹第一次下厨做的菜。”

    “好。”

    蔡大柱乐呵呵的应了,满心都是被女儿孝敬的欢喜。

    尝了一口麻雀。

    “唔……好吃!”

    蔡大柱说完又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下去,朝三个儿子挥了手,示意三人也吃,这会子好吃得他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了。

    “好吃!”

    又辣又香,酥烂得不用牙齿用劲儿咬,三兄弟低头认真吃麻雀,觉得这麻雀肉好吃得能让人哭,差点儿连舌头都一起吞了下去,心中对蔡紫君厨艺的置疑早忘记得一干二净。

    堂屋内父子四人,喝着小酒,吃着麻雀肉,一片惬意。

    厨房内,蔡紫君把剩下的麻雀肉连带着汤法全部盛了起来,大半木盆,一家人吃,足够了!

    见最小的明亮流口水的可爱模样,蔡紫君不禁姨母心大发,拿了只小碗,从盆里夹了三只麻雀,递给明亮,“明亮,端去吃!”

    所有人看向蔡紫君,眼神里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她从来对几个侄子侄女都是不假辞色的,甚至还连累着他们挨打受骂,这……有些诡异!

    “花儿……”李氏有些不赞成,“大人没吃,小孩子怎么能先吃?”

    “娘……明亮才多大!他那么小,吃点不算啥,尊老爱幼嘛,对不?”蔡紫君朝李氏温言撒了个娇,把小碗塞进了明亮的手中。

    小明亮的一双小眼神顿时亮得吓人,伸手就抓上麻雀肉,站在那啃着吃,但并没忘记把小碗伸到姐姐明秀面前,明秀迟疑了一下,也伸手拿了一只,啃上了。

    胡氏看着自己两个儿女倒是先吃上了,感激的朝蔡紫君看了一眼。

    “你们看,你们看,平常你们觉得我偏心花儿,现在看到了吧,花儿多善良多懂事的一个孩子,自己忙了一天,都没啥得先吃上一口,上面照顾着老的,中间照顾三个兄弟,下面照顾着最小的侄子。以后你们想瞎叨叨时,多想想她的好处。”李氏见麻雀肉已经进了小明亮的嘴,立即借机教训。

    “奶,我们以后会孝顺小姑的……”

    三房的媳妇还未说话,倒是明珍先挑了头。

    “奶,我也会孝顺小姑的。”接着姐姐话的是明珠。

    “恩,这样才是好孩子。”李氏心中舒爽了,又看着明秀和明亮道:“你们俩个也记住,以后长大了记得孝顺你们的小姑,给她撑腰,不让她受欺负。”

    “奶,我记住了!”小明秀最是懂事,立即点头应了,还拉了拉被麻雀肉辣得眼泪鼻涕横流却舍不得吐出来一块麻雀肉的弟弟。

    “我长大了也给小姑买好吃的。”小明亮吞下嘴中好吃的麻雀肉,仰起小脸补了句。

    ……

    看着李氏一副为自己打算的模样,蔡紫君心中感动的笑了笑,“娘,水开了,可以下面了。”

    “哎……老二家的,快,下面了。”

    王氏和李氏二人忙着切面条,下面条,田氏坐着烧火,不时拿眼瞟一眼自己这个小姑子,还是那么黑,那么肥,那么丑,但她总感觉……她似乎今天醒过来后真的些不一样了!

    锅里下着面条,蔡紫君又盛了一大碗麻雀肉,给此时才来厨房的蔡明文,“明文,你把这碗再端了去,也和爷,你爹爹他们一起吃去,不用在厨房里和我们一起挤着。”

    蔡明文是家中的长孙,待人彬彬有礼,不似蔡明武那小子,蔡紫君在家人面前给了他最大的脸面。

    “好的,小姑。”

    蔡明文应下后,立即端着那一大碗麻雀肉,再拿了自己的碗筷,去了堂屋,坐在桌子上吃去了。

    一家子三个男孩,大哥有得吃了,明亮也有得吃了,就他没得吃,明武不服气了,他都站在外面等好久了,口水都不知道咽了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