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旷世秦门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危机

第四百五十四章 危机

 热门推荐:
    众将出帐,秦泽独留风吹雨一人。

    他缓步走到一十三州地形图前,手掌轻轻放在那粗布麻纸上,若有所思,良久不语。

    突然,秦泽竟是笑出声来,声音当中有几分无奈“我终于明白,当年苏大哥跟我说的那番话。这世上哪里有什么正邪之分,你我现在所做的,是正,是邪?不过是成王败寇,如是而已。”

    风吹雨点了点头,他走到秦泽身边,口中道“的确如此,这天下本就是大争之世。掌神器者,书写史诗。既然走上了这条路,便再也回不了头了。你,后悔么?”

    后悔?倒是有过那么一瞬。只是现在说后悔,已经为时已晚。秦泽所能做的,便是竭尽所能,助秦如楠一统天下,推翻刘氏王朝。

    对于他来说,还有很多事情为尽。罗子阳大仇未报,罗玥尸骨未寒。但秦月炎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成长到如今这般地步,他花了八年。纵使他天分再高,若无奇遇,想在剩下的十二年内达到九转归仙境界,破空而去,简直是痴人说梦。

    他看着身前的一十三州地形图,眼中的迷茫逐渐消散“风大哥说的对,这天下本就是大争之世,既然要争,那便要争的光芒万丈!拿下扬州,基业可成。”

    风吹雨看着秦泽,他微微皱眉。眼前这个少年,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多太多。他的成长及蜕变,风吹雨看在眼里。虽然并无不妥之处,但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他正想开口说话,却见一位少年步入正堂。定睛看时,正是当日江南王降卒当中的那位少年,无彦。

    “拜见军师,拜见世子大人。”无彦走至二人跟前,跪伏拱手。

    秦泽有些意外,无彦的出现,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们二人之间,本不该有交集才是。

    风吹雨见了此人,当下向传音道“此刻不宜道出此人身份,留当后用。”

    秦泽应了一声,便朝无彦道“起来吧。这么晚了,有何要事么?”

    无彦缓缓起身,朝着秦泽拱手再拜道“无彦想伴随军师世子左右,还望世子大人成全。”

    这话说的让秦泽有些惊讶。此人本就皇室后裔,留在身边已经是个隐患,现在更是主动提出要接近自己与风吹雨,这让他一时之间难以做出决定。

    他看了看风吹雨,后者脸上虽然没有做出任何表情,但仍然暗中传音道“可留在身边,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样。此子修为平平,想来作不出什么乱子。”

    秦泽闻言,便依了风吹雨的意思,不过为了慎重起见,还是询问道“你现在何人帐下?军中是否有人欺压于你?你可如实告知于我。”

    无彦摇了摇头“在下如今在曹将军帐下当一小卒。实不相瞒,秦军将士十分照顾在下,并无欺压。”

    “那你为何”

    无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这还是秦泽见到他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笑“无彦只是想多看看,多学学。仅此而已,并无他意。”

    不知为何,秦泽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莫名的不快,但他仍然答应下来“如此,便命你为军师侍从,伴随军师左右,如何?”

    “多谢世子大人!”

    风吹雨白了秦泽一眼,不由传音道“你倒好,将这苦差交付于我,自己倒是落得清闲。”

    秦泽正欲答话,却见一人闯入正堂,跪伏于地“禀告世子大人,府外一人自称无心,说是世子大人故交,正在府外等候。”

    “无心?”秦泽将这二字琢磨了一番,不由看向风吹雨“是她?”

    风吹雨点了点头,但脸色有些难看。当日在凰琊因为了尘牌位一事,险些与宋文宛撕破脸皮,二人之间关系紧张。风无心的出现,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以风吹雨对自己妹妹的了解,倘若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她绝不会违背师命。

    得到风吹雨印证的秦泽当即朝着那军士道“快将那人请来。”

    军士领命,径自去了。

    秦泽看了看一旁的无彦,不由皱眉道“你先回到自己营帐内,从明日起,便搬来内府居住。”

    无彦见状,知晓来访之人并不简单,至少,不是自己能够见到的。他并未多言,只是朝着秦泽拱手一拜,领命去了。

    不片刻。只见一人身着黑袍,头戴兜帽,缓步走入正堂。

    “我说,你这打扮,真是让人”

    风吹雨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风无心道“时间紧迫,长话短说。接引尊者现在凰琊,点名找你。掌教命我来此,让你近日万万不要抛头露面。”

    “来的好快。”风吹雨听了这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眉头紧锁,紧接着又道“可还有他话?”

    风无心抬起头,露出兜帽下的面容,她秀眉微皱,口中责备道“你们杀了听雨轩掌教,本来无事。只是那常天君临死前射出的灵引,被你们所截获。那灵引,是送去北都登仙台的。你们连给接引尊者的灵引都敢截获,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风吹雨听罢,不由问道“你怎知道,那灵引是送去北都的?”

    “我自然不知。但你难道不曾听说,三人成虎?”风无心脸色凝重,她玉手轻摆,整个城主府便被她的真元笼罩在内,形成了一道无形的结界“是豫州传出的消息,有人想至你于死地。”

    秦泽大吃一惊,若当真如风无心所言,以接引尊者的实力,秦门便是倾巢而出,也无法抵挡。这散布消息之人,可以说是下了一手必杀之棋。

    “我们与豫州之间并无战事,这消息为何会从豫州传出?”秦泽疑惑地看着风无心,想从她口中得知更多消息。

    风无心看了他一眼,正欲开口,却听风吹雨道“想来应该是朱恒与豫州之间做了什么交易吧?”

    风无心无奈地点了点头,轻叹一声道“豫章集结大军五十万,蓄势待发,不知所图,你们一定要小心。尤其是你,这些日子便收了你的神通,万万不能走漏风声。我先行一步,晚了,怕是要被人看出破绽。”

    话音刚落,风无心当即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是我大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