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039章】 我真傻,真的!

【第039章】 我真傻,真的!

 热门推荐:
    钱、人和资源,攀科技搞生产的三大要素,其中金钱尤为重要。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就可以买到人和资源。爱丽丝的设想,就是用‘解药’换取足够的金钱,来缓解黑石领的困境。但在秦颂看来,果汁的确有前景,不过前提是形成量产,而量产缺乏的不仅仅是先进的技术,还有重要的人力资源。

    黑石领实在是太贫瘠了,连秋收的农夫都凑不出来,还有军事力量,经过锡兰公爵的阴谋坑杀,黑石骑兵团早已羸弱不堪。而莉雅这次出征,带走了最后的骑兵主力,只剩下寥寥数十人的城堡守卫,一旦中了圈套,恐怕黑石领再无骑兵。

    只有金币,才是真正的解药。广袤的漩涡海中,不知还沉睡着多少商船残骸,多少金银财宝。怀着激动的心情,秦颂开始绕着沉船的周边探索,可是很快发现,在茫茫大海中寻找沉船,靠的不是探索,而是运气。

    至少在沉船周边一两百米的范围内,仅此一艘。饶是如此,秦颂也花费了巨量的时间,兴奋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靠目前的小身板发掘散布在海洋深处的沉船,属于异想天开,并不现实。

    能够找到眼前这一艘,就是今天最幸运的事情了。要知道,沉船不会离开,这个世界也几乎没有人有能力进行打捞,只要稳定的进化下去,那些金银财宝,都将重见天日。

    秦颂悠哉悠哉的钻进箱子里,哗啦啦把玩着钱币,让它们覆盖全身,享受着被金子银子包围的快感。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宣誓完主权,秦颂很快就悲哀的发现,这箱子太大也太沉了,依靠腕足仅仅只能擦着海底淤泥缓慢移动。而他现在距离大陆架,至少有上千米的距离,大部分还是上陡坡……

    我擦!

    这意思是——带不走?

    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就像阿里巴巴芝麻开门,终于找到了宝藏,却发现宝藏都被焊死在地上,抠都抠不出来。

    但是,这无法消除他对亮闪闪金币的执念,用腕足抓起一把把的金币,塞在旁边空置的陶罐里,装了满满一罐,然后用腕足兜起来,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奋力的游起来。

    依依不舍的回望着剩余的金币,秦颂一阵肉疼。谁知道下次再来,还能不能顺利的找到沉船。

    回去的路上,秦颂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茫茫大海,昏暗幽静,东西不辨,要想精确的记住沉船的位置,简直是痴人说梦。秦颂这才意识到,在梦里他可以呼风唤雨,但现实中——是个连箱子都抬不走的弱鸡。

    很快,他的精神再度遭到暴击。

    辣么大的龙虾!

    在一丛玫瑰色的绚丽珊瑚丛下,一只有着巨大螯钳,斑斓体色,体长在半米以上的大龙虾,正摆动着尾巴,钻来钻去。

    目测至少在五斤以上,放在前世的餐桌上,最低也得好几百。要是放在笼屉里蒸熟,扒开甲壳,拿出虾仁,沾点儿酱油……

    秦颂在很多视频里见过吃货主播塞的满嘴。

    嗯,只是含着口水见过,同时脑袋里开始幻想我左手大龙虾,右手帝王蟹,蓝旗金枪在身前,佛抢杀佛,魔抢屠魔。

    是的,秦颂在梦境中逼格满满,受人敬仰。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他无法享受属于普通人的幸福——比如美食。

    在和爱丽丝相处的这段时间,秦颂无数次见她吃着面包,喝着鱼粥,心中逐渐积累了对美食的渴望。

    哪怕是个青苹果,能抱着啃一口也好。

    眼睁睁看着这么大龙虾,却无处下口,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悲哀。

    我擦……

    又一只!

    比刚才那只还大!

    就那么在秦颂的眼皮子底下,憨头憨脑地晃来晃去……

    带不走的金币,吃不到的龙虾,作为吃货帝国优秀的文明传承者,秦颂有点儿后悔这次的海洋之旅。那被他强烈压制在内心深处的,作为普通人的,都被勾起来了。

    我真傻,真的!

    秦颂的心情像祥林嫂一样落寞,就连陶罐里的金币,似乎都不那么吸引人了。意兴阑珊的回到岸边,天色已近黄昏,秦颂把陶罐藏在悬崖的缝隙中,记清了位置,才趁着昏暝的暮色,赶回城堡。

    爱丽丝和琳达同样是在黄昏时分,风尘仆仆的赶回城堡,比秦颂只晚了一会儿。她们今天的收获很丰富,整整两大筐黄橙橙的野山梨,几乎都成熟了,以至于整个工作间里都弥漫着梨的甜香。

    饥肠辘辘的爱丽丝回到房间,换下被汗水浸湿的衣服,穿上贴身的棉睡衣,把老女仆玛丽叫了进来“玛丽,麻烦给我准备一份撕好的面包,还有咸肉和鱼粥。”

    “好的。”

    当老女仆玛丽转身出门的时候,爱丽丝忽然想到了什么“等等,这些你都多准备一份,送给住在二层的琳达。哦,顺便告诉她,辛苦了今天!”

    玛丽愣了一下,农奴实际上是没资格享用松软的面包的。但是她习惯了服从命令,没有任何质疑,转身出去准备。

    自从住进城堡,琳达每天的生活似乎都变的充实了,不再像往常一样,只能和卡拉相依为命。和爱丽丝的相处,让她感觉到了淡淡的幸福。

    “卡拉,喏,给你。”

    坐在窄小的木板床上,琳达从角落里的亚麻布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半块黑面包,用力的掰开来一块,先丢给卡拉,然后才撕下一块儿塞进嘴里,就着一小撮风干肉丝,狼吞虎咽起来。

    这种储存了好几天,硬的能当凶器的黑面包,实际上正确的吃法是在热水或热粥中泡软,才能顺利下咽。但琳达不仅皮肤坚如岩石,就连牙口也很好,和着唾液可以勉强咀嚼的动。

    至于味道嘛,能填饱肚子就不错,没有一个农奴会在乎味道这种花里胡哨的感觉。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传来,琳达连忙从床上下来,嘴里还塞着没咽下去的面包,匆匆忙忙的打开门。

    老女仆玛丽手里端着个木托盘,上面摆着一份撕好的面包,切好的咸肉,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鱼粥“琳达,这是爱丽丝大人,让我给你准备的。”

    琳达的眼里带着疑惑,有些不敢相信地用手指了指自己。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城堡里的人也明白她的身份,所及即便住了好几天,厨房给她供应的也只是黑面包和风干肉。

    “这是爱丽丝大人,亲自吩咐的!”老女仆玛丽认真地点点头,把托盘递到琳达的手中“爱丽丝大人,还让我告诉你,辛苦了今天!”

    当老女仆转身离开,消失在转弯处。琳达的眼中还保持着惊愕,突然间,一股暖流涌向眼眶,泪花闪烁中,眼泪不受控制地淌了出来。

    这种被人关心和感谢的感觉——太久太久没有感受到了。

    关好房门,转身靠在门板上,琳达止住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清晰而准确的说道“谢谢你,爱丽丝。”

    那僵硬四年的嘴唇,似乎重新变的柔软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