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067章】 都是同行的衬托

【第067章】 都是同行的衬托

 热门推荐:
    ps前文的【窥视之瞳】,感觉不够克化,换成了【三眼黑鸦】,作用描述和之前一致,不影响阅读,有兴趣的可以回看。

    “唉,其实我也没那么好啦,都是同行的衬托。”爱丽丝房间的阳台上,一只忧郁的,长着大小眼的章鱼,无聊的用腕足拄着下巴——勉强算是下巴的位置。

    大王乌贼被安排在道谈港口外的海域中,除了它本能的捕食习惯之外,最大的任务就是骚扰路过的商船,形成心理上的威慑。

    有了曲刃长柄镰刀和惠特尼轧棉机,黑石堡的秋收工作,基本得到解决。之所以是基本,是因为还有流亡者小镇这个不稳定因素。

    不管是为了黑石堡的将来,还是三星女巫露娜·海姆沃斯,秦颂都有必要,制定一个可行的计划。对黑石堡抱有敌意的血骨和科恩,必须要彻底铲除。

    当然,秦颂是不可能也不会亲自动手的。直到现在,他本体的攻击力仍旧有限,比如石化之眼、疯狂之眼这些具备强大杀伤力的器官还迟迟没有出现。唯一可以用作攻击的,有且只有【分裂触须】。

    经过【精华之触】和【分裂之触】的两次使用,【分裂触须】并没有顺利到达lv2,解锁新能力,原因在于另一个子嗣【摧心魔】,目前还没有使用过。

    控制老管家利恩,秦颂试验了【蛊心魔】的能力,而对付刀头舔血,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强盗——这种明显比利恩意志坚定的多的人,用【摧心魔】或许会有奇效。就算无效,也能当做升级lv2的过渡。

    摧心魔

    【隐态】在环境中进入隐匿形态;

    【幻象】在一定范围内制造虚无幻象;

    【威吓】当目标理智崩溃,发出震慑的恐吓,使目标彻底丧失理智,陷入疯狂。

    心灵低语的蛊惑和碎碎念,的确可以给人制造极大的精神压力。但仅仅只是制造压力,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一个意志坚定或者说本身性格就残暴狂妄的人,效果不容乐观。

    摧心魔的幻象,同样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但是对于那些长期行走在危险边缘,对威胁极为敏感,或者说生性多疑的人,幻象可以形成极强的心理暗示。

    比如说——总有刁民想害朕。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眼睛也是最具有欺骗性的。秦颂可没有忘记那位流亡贵族对科恩的评价——那条狡猾的老狐狸。

    耗费1点心智值,召唤了那只有着三只眼睛的黑色乌鸦,它虽然处于潜行状态,但并不是真的不存在。比如现在,秦颂控制着那只黑鸦,落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它的爪子和羽毛被微风吹动,泛着和真乌鸦一样的涟漪。

    这说明它具备一定的实体性,只是不会被凡人轻易看见而已。那么,它就有可能作为【摧心魔】的载具,毕竟同属秦颂的召唤物。

    当然,这只是一次理论上的试验。就算不行,秦颂也有别的办法,比如召唤梦行者之灵,找一只飞行的鸟儿携带过去,无非多耗费2点心智。

    不过现在是能省则省,梦行者之灵虽然廉价,但控制大王乌贼那样的生物,显然收益更高。

    增殖——【裂变之触】

    心智值消耗20。

    疲倦度上升10。

    重复增殖裂变之触,并没有带来完整度的提升,这在秦颂的意料之中。否则他大可不断的分裂廉价的蛊心魔,刷满完整度。不过随着白色粘膜干涸脱落,新生的触须给秦颂的个体,仍旧带来了小幅度的膨胀。

    转化——摧心魔。

    经过那奇妙的蠕动和脱离,从皮壳里钻出来的小触手怪,其惊悚恐怖的程度比蛊心魔有过之而无不及。它们大小基本一致,都是一指半长短,但脑袋却截然不同,蛊心魔有独眼和漏斗状,长满皱肉尖牙的口器。而摧心魔的脑袋,则完全由密密麻麻的蟾蜍卵一样的黑色复眼组成,像石榴籽一样攒成球形,每一个卵泡里都有一只滴溜溜乱转的猩红眼珠子。

    又是密集恐惧怪!

    摧心魔在地上蠕动的样子,上百个眼珠子一块晃动,让秦颂想起了一种非常恶心的玩意儿——负子蟾蜍。只要脑袋里一闪过那形象,鸡皮疙瘩就窜遍全身。

    要不要这么真实,我还只是个完整度只有5的未成年神啊。

    比起摧心魔来说,仅仅只多了一只眼睛的三眼黑鸦,简直可以用可爱来形容。在秦颂的召唤下,三眼黑鸦落在阳台上,而那只摧心魔则蠕动着攀爬过去。

    惊喜的一幕出现了,摧心魔顺利的用腕足勾住三眼黑鸦的腿,沿着它身上的羽毛,一直爬到它的脑袋上,和独眼组成了惊悚怪异的头部。

    奇葩又怪诞,让人感到强烈的不适。

    在秦颂嫌弃的目光下,三眼黑鸦展开羽翼,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

    “嘿嘿,恐齿兽人?在北地魔龙面前,只是一顿饭后甜点。”

    流亡者小镇,秦颂之前观察过的空房间中,一个半张脸被火烧过,布满扭曲疤痕的棕发男人,脖子上挂着一根皮绳,挂着七八根血红色的手指骨,他手里抓着一枚金龙,在手指上熟练的翻来翻去。

    烛光摇曳,映照着火灼过的脸愈发恐怖,就连强盗们都不清楚他的真名,只喊他的绰号——血骨。

    “魔龙吗?我倒是想看看。”他的旁边有个矮胖的家伙,是他的手下奥姆高尔,满脸赤红,胡须卷曲,席地而坐,旁边横着两把短柄手斧。

    一阵笑声传来,年过四十,体态丰盈的马黛儿端着一盘咸肉和黑麦啤酒走过来,她是血骨的姘头,十五岁起就被卖到深水城的妓院。年轻的时候也当过红牌,过一次夜就要花费五枚金币。

    “当你看到的时候,你就注定离开这个世界了。”血骨发出嘶哑的笑声,喉咙像是被滚烫的烟熏过一样“那是比城堡可小不了多少的魔兽。”

    “我听说,北地魔龙并不多。最后一次有人目睹,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奥姆高尔固执的说“而且,还有人见过魔龙的死去的墓穴。”

    血骨端起黑麦啤酒爽快的灌了一大口,一把把马黛儿扯进怀里,胡乱的亲吻了几下“哈哈,我也见过墓穴,不过是女人的。”

    “我父亲常说,北方的魔兽,南方的兽人,西方的虫人,都是人类的威胁,真正的恐怖世界。”奥姆高尔也大口大口的喝着黑麦啤酒“不过它们之间似乎也在不断的争战,才给了我们休养生息的机会。”

    “不,不,不!奥姆高尔。”血骨略微有些醉意,摇着头纠正“在更远的地方,还有许多你想象不到的恐怖存在。我听说那里有独眼的巨人,残暴的魔鬼,以及许多不可名状之物。你说的魔兽、兽人和虫人,和我们一样都在苟延残喘。相信我,那是我从一位炼金术师的口中听到的,他曾是圣灵大教堂的圣灵骑士。”

    “或许吧,但这些都太遥远了。”马黛儿媚笑着享受着血骨的抚摸“科恩那老家伙,今天匆忙赶回来,可带来了我们附近的,水手们的故事。大家想听听吗?”

    “马黛儿,你连科恩那老头子都不放过吗?哈哈……”

    “去你的!他那把老骨头,那里经得住折腾。我只是碰巧听到,科恩和威玛聊天……无意中听到的。”

    “科恩和威玛?”血骨的目光忽然凝滞,脸上的疤痕因为皱眉显得非常扭曲“他们……在聊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