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105章】 疯狂脑补

【第105章】 疯狂脑补

 热门推荐:
    

    爱丽丝的梦境,充满悲伤。

    

    琳达的梦境,充满寂寞。

    

    艾琳娜的梦境,充满仇恨。

    

    而露娜的梦境,充满了浓郁的——中二气息。

    

    魔法森林、独角兽、小精灵、还有那丑萌丑萌和灰太狼一个台词的怂包恶龙,而她自己则扮演穿着一身恨不得闪瞎狗眼的神装,逼格爆棚的屠龙勇士。

    

    可能是勇士逗恶龙的故事看多了吧,毕竟是从大都市来的,接触的较多,在她这个喜爱幻想的年纪,说起来倒也比较正常。

    

    对付其他陷入困境的女巫,灌点儿高深莫测的鸡汤就可以了。可是对付中二属性的女巫,秦颂一点儿经验都没有,总不能陪着她一起中二吧?那也太掉价了,假如以后让爱丽丝和琳达她们知道,辛辛苦苦建立的神秘和威严,可能一夜之间就会一扫而空。

    

    不行,绝对不行。丢不起这个神啊。

    

    仔细想了想,还是静观其变吧。有了相位触须的便利,多观察几次寻找突破口,才能更加的稳妥。

    

    流亡者营地实在太简陋寒酸,不过这里的人或许可以利用一下,这样一来,东有黑石堡,男有海盗,西有流亡者,整个黑石领才算是完全掌控。

    

    而突破口,或许就是露娜一家。

    

    是时候除掉血骨了,扶植威玛彻底控制流亡者们,至于老狐狸科恩,到时候就看他识不识相。

    

    当然,秦颂一如既往的不会亲自动手。

    

    科恩的房间中,烛火熄灭,只燃着一盆奄奄一息的篝火,却仍有两个人影正在低声交谈着。

    

    “爸爸,你是说,血骨的属下里的出现了叛徒?而且还不止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藏在阴影中的身躯,强壮魁梧。

    

    “里克。”科恩刻意压低着声线“尽管我不知道那些血字从何而来,但我确定,那绝不是一般的启示。最贪婪的一张将吞噬所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爸爸,您的意思是?”那魁梧而强壮的家伙,正是科恩的儿子里克,也是科恩最亲近信任的人。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科恩道“最近这段时间,血骨的行为越来越古怪,就连他的手下们,互相之间都开始猜疑。别说占领黑石堡,我恐怕他们不久就会内乱。而以血骨残暴的性格,他一定会察觉的,到时候,说不定狗急跳墙,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爸爸,我觉得你多虑了。只要威玛不站在他那边,我们又有什么危险?论实力,我们可和那个自大狂差不多。”

    

    “这可未必!”科恩摇着头“血骨什么都干的出来,你明白吗?”

    

    “暗杀?还是怎样?”里克的语气满是不以为然“以他的脑筋,也只能想出这样的办法了。”

    

    “你的脑袋是木头做的吗?”科恩训斥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愚蠢的儿子。一个自大狂可没多少人性,你明白吗?我们的难题在于难熬的冬天,只要他不是太傻,一把火烧掉所有的庄稼,就能把我和威玛全都逼上绝路,不得不配合他的行动。”

    

    里克倒抽一口凉气“不会吧?”

    

    “不会?你觉得他没有胆量,对吗?我告诉你,威玛一定不会,但血骨一定会。他现在内忧外患,几乎没有退路了!就算我们知道是他做的,到时候也不得不和他绑在一起。”

    

    “那我们该怎么办?杀了他?”

    

    “杀,杀,杀?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呢?唉……真是愁死我了。”科恩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我们在防备他,你以为他不会防备我们?连他的心腹奥姆高尔都被一剑刺穿心脏,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

    

    里克沉默了,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房间里逐渐沉寂下来,科恩搓了搓发寒的腿“天气越来越凉了啊。”随手拿起木柴,添进火盆之中,火苗逐渐的旺盛起来,房间里也随之光亮。

    

    垂头丧气的里克,不经意的一瞥,表情顿时紧张起来,吃吃的指着科恩的背后“血——有血,父亲!”

    

    “什么?”科恩吃了一惊,慌忙移开身子,在他背后的木板上,一滩触目惊心的鲜血蔓延开来,诡异的纹路,似乎在组成模糊的字迹。

    

    “快,拿火把来!”科恩的精神立即紧张起来,这是血字!

    

    火把亮起的时候,流淌的鲜血停滞下来,组成一段隐晦的文字“叛徒燃起火焰,巨口张开獠牙,沉默者丧失一切。”

    

    “爸爸,这是什么意思?”

    

    “你先别管!”科恩皱起眉头,目光巡视“去,拿着火把在其他地方寻找,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字迹。”

    

    里克拿着火把转了一圈,再没什么发现。

    

    “叛徒,火焰。巨口,獠牙……”一个个词语在科恩的脑袋里盘旋着,贪婪的巨口早就被他认定为血骨,而沉默者又是谁呢?

    

    我?

    

    还是威玛?

    

    或者两者都是!

    

    最贪婪的一张将吞噬所有!

    

    “奇怪,真的像您说的那样奇怪。这不是真的鲜血。”里克用手刮着血字,同样没有闻到任何的血腥味。

    

    “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科恩越想越不对劲儿,开始在房间里焦躁的跺起步来,忽然间脑袋里灵光一闪。

    

    叛徒和叛徒达成了交易,说明并不止一个叛徒。

    

    最初他认为是血骨中的手下出现了叛徒,可是现在,他突然想到,万一这两个叛徒,一个在自己身边,另一个在威玛身边呢?

    

    而他们的幕后主使——正是血骨!

    

    假如真的是这样,当火焰燃起,庄稼化为灰烬,他们就不得不和血骨绑在一根绳子上,到那个时候,潜藏的叛徒趁机——

    

    我的天哪!

    

    科恩的额头上浮现出细密的热汗,开始疯狂脑补,如果一场大火烧尽了庄稼,而黑石堡并没有攻打下来,那么后果如何?继续回到幽暗潮湿的山洞中,像野兽一样苟延残喘?

    

    与其那样,还不如和威玛站在一起,至少还有个栖身之地。

    

    “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科恩咬咬牙,下定了决心,眼里发出凶光“血骨可比威玛要危险的多!看来我们要先动手了。”

    

    里克有点儿委屈的说道“你看,还不是要动手除掉他?反正我不去,我可没这个本事。”

    

    “说你是蠢货,你还真是蠢货啊!”科恩劈头盖脸的骂起来“我真担心我前脚死了,你后脚就跟着来!”

    

    “那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提防血骨的可不止我们,除了威玛,还有人!”

    

    “谁?”

    

    “嘿嘿,黑石堡啊!你以为他们的领主像你一样没脑子吗?就算秋收的时候,他们都派出了城堡守卫,搭建了瞭望塔,警戒着一切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