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136章】 放我出去啊!

【第136章】 放我出去啊!

 热门推荐:
    

    “能有新的伙伴,首先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现在的黑石堡不同往日,爱丽丝下定决心和锡兰公爵为敌,总会有撕破脸皮的那天。依靠黑石堡的兵力,等同于以卵击石,毫无胜算。最大的依仗,就是神明的超凡力量,伙伴越多意味着越强大。

    

    所以,得到新伙伴的消息,爱丽丝发自内心的高兴。但关键在于,露娜的身份有些尴尬,不管她的人品如何,至少她的父亲侵犯了领主的权威,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爱丽丝并没有乾纲独断,而是看向琳达和艾琳娜,微笑道“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需要我们三个人一起商量。”

    

    琳达沉默不语,似乎有些犹豫。她和爱丽丝友谊深厚,清楚的记得爱丽丝得知强盗营地的那天,所蒙受的耻辱。

    

    可是神明的谕示,不容置疑。

    

    “琳达,说说你的意见吧。”爱丽丝握住琳达的手“我对神明的预言没有质疑,但我们需要讨论究竟应该怎么应对,才能获得亲密的伙伴。”

    

    “爱丽丝。”琳达犹犹豫豫的说道“我并不是怀疑神明的预言,而是担心你……”

    

    “我没关系的。”爱丽丝宠着她眨巴眨巴眼睛“她只是个小女孩而已,算不上什么强盗吧?而且,我听说,那个威玛是王都的流亡贵族,这么说,那小丫头还是个贵族子女。对吧,卡瑞克?”

    

    “的确如此。”卡瑞克点点头。

    

    “他们侵占黑石领,的确令我感到耻辱。不过,这并不可能是一个小女孩的责任,不是吗?”爱丽丝思维清晰,冲着琳达点点头“所以,琳达,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接着她握住艾琳娜的手,神情认真“艾琳娜,你也可以大胆的发表意见。我们是伙伴啊。”

    

    “我……”艾琳娜抿着嘴唇,捏着衣角,面对敌人她可以勇气澎湃,但在交流上,就有些不善言辞了。

    

    “别紧张。”爱丽丝像个大姐姐一样,鼓励的拍拍她的肩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和琳达都仔细听着呢。”

    

    “嗯。”艾琳娜轻轻的嗯了一声,组织了半天语言“我觉得挺好的呢。爱丽丝,神明教导我说,要明辨善恶。我每天都在仔细的想,后来有点儿明白了,就是——嗯,就是比如说吧,贵族里有坏人也有好人,农奴里有坏人也有好人。所以,我觉得强盗里,可能也不都是坏人。”

    

    “然后呢?”爱丽丝饶有兴趣的追问。

    

    “然后,然后……没有啦。”艾琳娜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想到这么多。”

    

    “很好的建议!”爱丽丝毫不吝啬称赞“我觉得你说的,真的很好。怪不得神明要你做正义的裁决者呢。强盗不一定都是坏人,琳达,你觉得呢?”

    

    “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真的吗?”艾琳娜期期艾艾的抬起头,她的话非常简单朴实,却没想到能得到伙伴的称赞,让她心里有些小甜蜜。

    

    “当然是真的。”爱丽丝笃定的点头,目光和琳达、艾琳娜交汇在一起“那么,我们的决定出来啦!那就是遵循神明的预言,接纳她。”

    

    “嗯!”琳达和艾琳娜齐齐点头。

    

    “卡瑞克,你替我写一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爱丽丝稍微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亲手动笔回信显得更有诚意。

    

    望着相处融洽的三个女孩,卡瑞克发自真心为爱丽丝而高兴,而骄傲。但对于锡兰公爵的担忧,却始终放不下。

    

    “爱丽丝,纵火者交待了一些事情。”卡瑞克的表情略显凝重“那三个钉在木桶里的人,都是深水城臭名昭著的罪犯,其中一个绰号灰鼠的家伙坦白,他们是受到神秘雇主的雇佣,来放火烧掉我们的冬粮。其余两人也附和他的说法,至于为什么,我分开问过,他们都不知道。”

    

    “神秘雇主是谁?”爱丽丝眯起眼睛,露出几分寒意。

    

    “他们并不太确定,只说可能是公爵府的管家,因为给他们传达消息的那个家伙,在山洞里死掉了。”

    

    “公爵府的管家?”爱丽丝嘴角噙着冷笑“山洞里的那个活口呢?”

    

    “那个家伙非常的硬气,至今都没有招供,一个字也不肯吐露。”卡瑞克摇摇头,那个铁塔般的壮汉,下了重刑也不肯招供,甚至几度试图自杀“我怀疑他受到了某种威胁,宁肯死也不肯招供。”

    

    “那就继续审问他!”

    

    “我明白。”

    

    ……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哦,天哪,我整个人都变形了。”

    

    阴冷潮湿,虫鼠猖獗的城堡地牢,经年不见天日,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味道。湿漉漉的牢房中,固定着三个捆的严严实实的木桶,里面不断传来痛苦的哀嚎。

    

    整整一天,像个罐头里的肉无啊动弹,骨骼无时无刻都承受着难以言喻的酸痛,以至于大小便失禁,恶臭在桶里发酵。

    

    那酸爽的感觉,让灰鼠生不如死。

    

    而在他们对面的牢房中,壮汉赫塔被绑在木桩上,身上布满纵横交错,血淋淋的鞭痕,双手也变的血肉模糊。

    

    耳边听着桶中的惨叫,想起惨死的伙伴和那诡异的凶手,赫塔一阵阵心烦意乱,破口大骂“你们这些白痴,蠢货。闭上嘴!”

    

    “赫塔,你这个王八蛋!”一腔邪火无处发泄的灰鼠,反口唾骂“你们不是很厉害吗?啊?游走在沙漠中的毒蛇?那个吹牛逼的家伙呢?死的惨吗?真是64的令人发笑啊,死得好,死的越惨越好。”

    

    “你这个下水道的老鼠,根本什么都不懂!”赫塔咆哮怒吼“你知道我们遭遇了什么吗?一拳就可以打穿你胸膛的强者,会让人全身起火的妖术!换做是你,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了。你们这些废物,活该被装进桶里。”

    

    “你唬谁呢?狗屎一样的东西。”灰鼠三人早就招供了,但却无法解脱,一直都把责任归咎于赫塔身上,充满了仇恨“还是痛痛快快的说了吧!就算是死,我也不想这样窝囊的死在桶里。”

    

    “你以为谁都是像你们一样的懦夫吗?”赫塔放声大笑,嘴里淌着鲜血“我们沙蛇,从不出卖同伴和雇主。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死在我前面的。哈哈哈……哈哈哈……憋死在桶里,真是64的太美妙了。”

    

    “握草你老母!”灰鼠疯狂的捶打着木桶,发泄着无能狂怒。

    

    哒哒哒……

    

    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灰鼠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声嘶力竭“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受不了啦!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我有重要的事情交代!我有重要的事情交代!”

    

    城堡守卫举着火把,最前面的卡瑞克强忍着恶臭,骂道“鬼叫什么?要不要再给你们木桶翻个个儿?”

    

    “不,别这样。求求你啦,大人,老爷!”灰鼠绝望的哭嚎着“你们想知道什么都可以。”

    

    卡瑞克冷哼一声“哦?是吗?那就先给我闭嘴。”

    

    “是,是,大老爷!”

    

    “说吧,究竟是谁指使你们的?我不想听到不确定的答案!”

    

    “是卢博斯!卢博斯,锡兰公爵府的管家!”求生欲让灰鼠彻底崩溃“我确定是他,确定是他。”

    

    “那么,原因呢?为什么?”

    

    “我……我……”灰鼠心里一急,慌不择言“我在酒馆里听过很多事情,关于锡兰公爵,求求你,求求你,我死了,你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