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202章】 势不可挡,死者之颅

【第202章】 势不可挡,死者之颅

 热门推荐:
    作为肉盾型的女巫,魔力是琳达最大的桎梏,战斗技巧上的差距,让她的消耗加倍。坠岩震击相当于保命大招,一旦释放失败,就面临着没有石肤护盾的困境,这也是她仅仅有把握干掉两个兽人的原因。

    岩刺重拳逐渐消散,琳达剧烈的喘着粗气,目光望向远处的黑暗。

    不知道艾琳娜那边究竟怎样了。

    那位人头骨别在裤腰带上的兽人,一边谨慎的扫视着周遭的黑暗,一边捡起落在地上的短柄手斧。

    腰带上的头骨,眼眶里的绿光跳跃着,似乎也在黑暗中搜寻着什么。

    远处的艾琳娜,调匀了气息,才意识到她刚才犯了个极其严重的错误——黑暗跃迁的距离长短,决定了魔力的消耗高低。

    而她刚才下意识的逃避,很不明智的选择了最愚蠢的策略,也是最本能的策略——最远距离跃迁,这也导致她的魔力瞬间消耗一大半。

    最聪明的做法,就是短距离跃迁,只需要躲避飞斧。而剩下的魔力,则可以支撑一次黑暗沸腾,就算烧不死那只兽人,也能将他烧成残废。

    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这无关智商的高低,完全是战斗经验上的巨大差距。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跃迁的距离足够远,那只兽人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寻找到她的。

    “咻咻……”

    那位兽人返回艾琳娜消失的地方,用鼻子仔细的嗅着气味儿,瞬移所造成的气味儿中断,让他很是困惑,不得不加大搜索的范围。

    兽人的惨叫和怒吼,惊醒了沉睡的农庄,大人的疾呼喊叫,夹杂着孩童的哭声,此起彼伏,一片骚乱。

    但那个兽人却不为所动,他明白——真正的敌人就在附近。

    “咻咻……”

    伴随着搜索范围的加大,趴伏在黑暗中的艾琳娜,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她没有贸然选择逃跑,脚步声会暴露她的方位。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静下心来,等待魔力的恢复。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快点,快点。”

    艾琳娜满心焦急,体内的神力正在涓滴汇聚。

    蓦然间,那兽人的脚步瞬间停下,那张狰狞的脸突然转向艾琳娜的方向,秋风给他带来的气味儿的线索。

    事实证明,艾琳娜只适合做一个黑暗中的刺客,她的两大能力,黑暗沸腾和黑暗跃迁,一个是随燃烧范围和时间,持续消耗魔力;一个是随跃迁距离的长短,消耗的魔力高低不同。

    短距跃迁,瞬时燃烧,再辅以物理杀伤,才是最佳的选择。

    可惜,没有人教导,艾琳娜还完全没有意识到。

    或许,经历这次战斗,会让她重新审视自己。

    但现在,她面临着能否活下来的问题。

    “呼哧,呼哧……”

    兽人那因为紧张而加剧的呼吸声,亦步亦趋,不断的在黑暗中回荡着。

    艾琳娜紧握着手心里,浮现出细密的汗珠,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加剧,差一点儿,还差一点儿啊……

    咔吧一声。

    枯木断裂的声音响起,那兽人脚步一个停顿,双持手斧,嘴角咧出狰狞的弧度,两个大跨步,就来到了艾琳娜的藏身处。

    艾琳娜猛地抬头,瞬间对上那双闪烁着凶光的棕红眼睛,破空声随即响起。

    这种距离,就算是黑暗沸腾,也无法阻挡利斧的劈砍。情急之下的艾琳娜,不得不再次使用黑暗跃迁。

    唰的一声,跃迁的距离很短,堪堪来到兽人背后的两三米之外。

    砍空的兽人警觉转身,望着艾琳娜,表情有些惊讶,当他注意到艾琳娜急剧欺负的胸脯,眼里闪过一道了然的光芒。

    兽人飞扑而上,艾琳娜再次进行短距跃迁,险之又险的躲过那双利斧。

    “呼……呼……”

    艾琳娜再也控制不住粗重的呼吸,魔力耗尽所造成的精神疲惫,让她的黑暗视觉也变的模糊起来。

    糟糕!

    千钧一发之际……

    “希律律……”

    一声高亢的马鸣声,撕破夜空。在远处的黑暗中,升腾起白色的火焰,莉雅骑在马上高喊“艾琳娜!”

    “我在……”

    利斧劈空而至。

    声音卡在喉咙里的艾琳娜,用尽了仅剩的魔力,朝着莉雅的方向,进行了最后一次黑暗跃迁。

    黑暗中,六足神驹奔腾起来,耀眼的白光,画出跳跃的尾迹,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艾琳娜奔驰而来。

    六足神驹,势不可挡。

    哒哒哒,哒哒哒,密集的马蹄生中,速度达到巅峰,神驹前方的黑暗中,掀起一轮锥形的光晕,仿佛旋风般不断的盘旋着,朝着强壮的兽人冲撞过去。

    那兽人显然意识到了危机,迅速的侧身躲闪,但依旧被锥形的光晕波及到,浑身气血上涌,眼前阵阵发黑。

    嗤的一声。

    锋利的细剑从他的肩膀上方贯入。

    “希律律……”

    进行了一波冲锋的六足神驹,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身躯,六蹄狂奔中,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再次冲撞过来。

    轰的一声,兽人强壮的躯体被撞的飞了起来,重重的落在地上,还没等他清醒过来,六足神驹高高的昂起码头,四条粗壮的蹄子弓起,以雷霆万钧之势,碾压下来。

    咔吧咔吧,密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兽人的口中血沫汹涌,眼睛渐渐的失去了光彩。而他腰间悬挂的人头骨,那绿油油的光芒也随之熄灭。

    莉雅持剑俯身,看到那具死的不能再死的尸体,长长的松了口气,两波冲锋的六足神驹,光芒缓慢的消散。

    “来,艾琳娜。”

    抓住艾琳娜的手将她拉到马上,莉雅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艾琳娜摇摇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语气充满自责“莉雅,对不起。我太愚蠢了。”

    “没事了,艾琳娜,我明白的。”莉雅生怕她陷入自责中,难以自拔,一边驭马返回农庄,一边温声劝慰“四个兽人,就算是我,也不会选择逃避的。”

    “不是的,莉雅。”艾琳娜苦恼的摇摇头,紧紧的咬着嘴唇“我有足够的力量杀掉他们的,但我做了个最愚蠢的决定,我真是个笨蛋。”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再说。”

    艾福尔岗哨点燃了篝火,先一步返回的琳达翘首相望,看到莉雅和艾琳娜安全返回,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艾琳娜从马上翻身下来,飞奔着扑进琳达的怀中,抹着眼泪“对不起,琳达。对不起,大家们,我太愚蠢了。”

    随后下来的莉雅,脸上挂着苦笑,拍拍琳达的肩膀“艾琳娜可能受到了惊吓。”

    “谢谢你,莉雅。”艾琳娜哭着摇头“要不然,我这个笨蛋,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大家了。”

    “没事了,没事了。”琳达抚摸着她的后背“我们进屋再说吧。”

    举着火把的民兵队,在埃里克的带领下,慌里慌张的涌过来“莉雅大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听到了兽人的吼叫!”

    “危险暂时解除了,埃里克,让大家不要惊慌。”莉雅看着正在骚乱中的农庄,沉着脸到“让民兵队去安抚大家的情绪。”

    “是,大人。”

    远远的,一支举着火把的骑兵队也赶了过来。威玛爵士亲自带队,发现了农庄的火光后,就立即整队赶来。

    “莉雅阁下,发生了什么?”

    “威玛阁下,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

    ……

    遥远而晦暗的黑雾森林中,一条奔流的河边,分布着二十多个兽人窝棚。其中一间位于中心位置,最为高大的窝棚中,闪烁着火炬的光芒。

    一个穿着长袍,弓腰驼背的兽人,披着兽皮斗篷,手里拄着权杖,那张狰狞的脸有着不同于其他兽人的肤色,呈现出血红色,眼睛里也冒着暗淡的红光。

    在他的身边,站着以为系着钢铁护腰和钢铁肩甲的魁梧兽人,脸上,胸膛都用鲜血画着符文,肩上扛着一柄巨大的鲜血战锤。

    “塔克玛……告诉我,你透过死者之颅,看到了什么?”那兽人粗哑低沉的声音,仿佛野兽的低吼。

    塔克玛的面前,一盆浓稠的鲜血中,隐约闪耀着某种暗淡的幻象。

    “挑战!我看到了挑战。勇猛的卡穆罗。嘎嘎嘎……嘎嘎嘎……”那兽人的嗓子就像被火烧过一般,如同乌鸦般尖锐难听“我们的伟大先祖,渴求充满力量的血食。死者之颅,溺毙者之血,为我们昭示了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