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216章】 同病相怜

【第216章】 同病相怜

 热门推荐:
    

    “爱丽丝。”一直陪在爱丽丝身边的琳达,望着使者离开的方向,皱眉凝思“他们一定不会轻易放弃的。”

    

    “好啦,琳达。”爱丽丝给了她一个甜甜的微笑“我们有神明的启迪,智者的指引,不会惧怕他们的。走吧。”

    

    “嗯。”

    

    为了解决蒸汽机的震动问题,爱丽丝亲自动手绘制了一个实木的底座,方便运输的同时,也能增加稳定性。

    

    “戴林先生,这位是深水城的马特拉尔,和你是同行——木匠。还有这位,尼尔森,一个手艺精湛的裁缝。”

    

    在戴林的房间中,铁匠马布里带着木匠马特拉尔——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性格略显木讷,在深水城的工匠协会保守排挤。以及裁缝尼尔森——一个身材矮小,脸上满是雀斑的男人——由于长得其貌不扬,他的裁缝铺不太受顾客的欢迎。

    

    在马布里的带领下,特意前来拜访,增进双方的了解,以便更好的在黑石堡立足。

    

    对于性格爽快的马布里,戴林并不吝啬为他们讲述关于黑石领的大致情况。当然,关于这里的信仰问题,守口如瓶。

    

    “很高兴认识你,马特拉尔先生,尼尔森先生。”

    

    双方一一介绍过后,围着戴森房间的火盆席地而坐。有大嗓门的马布里,讲述着各种趣事儿,气氛还算活跃。

    

    “戴林先生,听说你有位女儿?今年十四岁了?”马布里闲聊着家常,听说戴林有位女儿后,心思忍不住活络起来。

    

    他有四个儿子,由于家境贫困,在深水城找不到合适的妻子,让他给愁坏了。铁匠的身份不算低微,比自由民还要高贵一些,因此动了联姻的念头。

    

    “是啊,十四岁半了。”戴林微笑的回答着,现在的艾琳娜让他骄傲,语气里也不免带着几分自豪。

    

    马布里拍着大腿道“我的大儿子米尔,今年十七岁了。或许,可以让他们认识一下,哈哈……我儿子很强壮,将来会继承我的事业。”

    

    强壮?戴林瞟着五大三粗的马布里,艾琳娜自从解开心结,现在越发的漂亮了,而且还是爱丽丝的好朋友,神明眷顾的宠儿。

    

    一个铁匠的儿子,你配吗?

    

    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含蓄的笑着“艾琳娜还不懂事,还是以后再谈吧。”

    

    “小孩子嘛,总是不懂事的。”马布里拍着身边尼尔森的肩膀“到时候,我扯些布料,让我们的朋友尼尔森,为你女儿做几套好看的衣服。”

    

    尼尔森陪着笑道“没问题。”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戴林语气委婉“艾琳娜现在和领主大人的妹妹是好朋友。我现在还经常见不到她呢。”

    

    马布里眼中一亮,好朋友?说的好听罢了,应该是贵族的贴身侍女什么的。

    

    正要继续夸赞两句,门外响起黄莺般清脆的声音“爸爸,你在吗?”

    

    房门随之打开,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肤色白皙,眼睛大大,下巴尖尖,一头棕色的头发荡着柔顺的波浪,她的穿着也很华丽,油亮的双层皮甲,深棕的羊绒束脚裤,脚踏锃亮的鹿皮靴,悲伤还披着柔软的貂皮斗篷。

    

    看起来哪里是什么工匠的女儿,明明是贵族的女儿打扮。

    

    马布里心里咯噔一声,自己的儿子优点是强壮,缺点就是只有这一个优点。而

    

    而眼前的女儿,论姿色身段,就算放在深水城,也绝对出类拔萃。根本不是他的儿子能高攀上的。

    

    而在她的身边,站着两位同样装束的女孩,一头泄地般闪光的银发,身材玲珑有致的琳达;以及金色闪烁,气质出众的爱丽丝,姿色出众,颦颦婷婷,精织的羊毛内衬,缀着美丽的花边,那张优雅的脸上,带着一种高贵的气质,嘴角含笑的打着招呼“戴林先生,你好。”

    

    戴林慌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行礼“爱丽丝大人,琳达小姐,艾琳娜,你们回来了?”

    

    马布里等三人,还在发呆。他们来了许多天,只见过卡瑞克管家,倒是听说这里的领主是位女士叫做莉雅,还有她的妹妹爱丽丝。

    

    “马布里先生?”戴林轻轻的碰了碰马布里的肩膀“这位金发女士,就是领主大人的妹妹,爱丽丝大人。”

    

    “喔,喔!”其余三人都慌忙站起来“见过爱丽丝大人。”

    

    “爸爸,他们是?”艾琳娜有些疑惑。

    

    “深水城来的铁匠马布里,木匠马特拉尔,裁缝尼尔森。”戴林一一介绍着,然后一拍脑门“还有一位石匠,罗伯斯先生,没来。”

    

    爱丽丝微微颔首示意,拿出领主的架子“你们就是招募的工匠吧。”

    

    “是的。”

    

    红砖很快就会批量生产,这些工匠倒是很快就能派上用场。爱丽丝的目光从他们的脸上扫过去,微微笑道“这里的生活还习惯吗?”

    

    “习惯,习惯。”

    

    “习惯就好。”爱丽丝“你们会得到许诺的报酬。当然,前提是拿出你们所有的本事。我们黑石堡尽管偏远,但是对于真正有本事的工匠,是不会亏待的。”

    

    “一定,一定。”三位工匠之所以来到黑石领,原因各有不同,但总结起来就是,在深水城混不下去,只能尽力的陪着笑点头。

    

    “对了,那位石匠呢?”

    

    红砖产量爬坡的一大前提,就是有石匠建造更大的砖窑。这次回来,不仅是打发道谈镇的使者,爱丽丝见见那位石匠。

    

    戴林微微皱眉,这几天马布里他们倒是时不时来做客闲聊。但那位石匠,一直都深居简出,很少露面。

    

    马布里蠕动着嘴唇道“回大人的话,罗伯斯先生,最近有些不太如意。”

    

    “不太如意?”

    

    维罗妮卡是疯子的事情,根本瞒不住。至少这些同行的工匠,都或多或少的知道。马布里也不敢隐瞒“她的女儿……嗯,脑袋不太好。”

    

    “脑袋不太好?”

    

    木讷的马特拉尔冒出一句“听说是个疯子。”

    

    “什么?是个疯子?”爱丽丝有些惊讶,旋即皱起眉头“怎么会招募这样的人呢?守着一个疯子,还怎么工作?”

    

    “是这样的。”马布里打着圆场“罗伯斯先生以前在深水城也是鼎鼎有名的石匠。就是因为女儿得了疯病,才不得不来到黑石领,赚取酬劳,为女儿治病。”

    

    “鼎鼎有名吗?”

    

    “是的。”

    

    这倒还可以接受,黑石领最缺的就是有本事的工匠。爱丽丝点点头“你们带我去见见他。对了,艾琳娜,你可以留下来,陪你爸爸说会话。”

    

    “嗯。”对于爱丽丝的体贴,艾琳娜感觉心里暖暖的。

    

    “好吧,爱丽丝大人,请跟我来。”

    

    工匠的住处都是统一安排的,马布里他们也都算是邻居。一路引领着来到潮湿的走廊,喧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马布里的两个小儿子,正在走廊里打闹说笑。

    

    “你们两个小混蛋,都给我让开。有大人过来了。”

    

    那辆虎头虎脑的小子,胆子倒也不小,嘻嘻哈哈的笑起来“老爹,刚才我们听到有人在交换,特别的惨。”

    

    马布里心中一凛,呵斥道“都给我回去。”

    

    爱丽丝忍不住皱起眉头,和秦颂一起生活久了,习惯了蓝天白云,简陋却窗明几净的石屋,对这种潮湿晦暗的环境,的确有些排斥。

    

    那两个小家伙吐了吐舌头跑回去,马布里忧心忡忡道“爱丽丝大人,请不要责怪他们的无礼。我想,应该是罗伯斯的女儿发病了。这个,或许有危险,您看……”

    

    “没关系,带路吧。”有琳达陪在身边,爱丽丝全然不惧。

    

    “是,是。”

    

    还未来到门前,就传来罗伯斯低沉嘶哑的声音“维罗妮卡,你给我清醒一点儿啊。求求你了,再绑着你,你的手就要烂掉了。”

    

    “敲门。”

    

    “是。”

    

    咚咚咚……

    

    马布里试探着道“罗伯斯先生……”

    

    自从那天被马布里目睹两块咸肉后,罗伯斯就彻底断了和马布里接触的念头,毫不客气的回答“别来烦我!”

    

    “是领主大人的妹妹,要见你。”马布里满脸的尴尬。

    

    房间里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一条缝隙,罗伯斯那憔悴的脸上,挂着黑黑的眼袋,看见皱眉的爱丽丝,表情动了动“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开门!”

    

    爱丽丝表情凝重。

    

    不管罗伯斯多么看不上黑石领,他也没资格和贵族叫板,咬了咬嘴唇,缓缓的打开房门。

    

    房间里很是杂乱,墙角堆着干草堆,简陋的木床上,毛毯打着麻绳,裹的像个蚕蛹一般正在挣扎。

    

    “罗伯斯先生,你的手。”马布里注意到,罗伯斯的左手裹着白布,上面还挂着暗红色的血迹。

    

    爱丽丝没有搭理罗伯斯,径直走到床前,才看到一张苍白而狰狞的脸,嘴里塞着一团棉布,散乱的淡金色头发,用麻绳束成花辫。那双眼睛眼神涣散,一双银灰色的瞳孔扩散的非常厉害,几乎没有焦点。

    

    罗伯斯有些怨恨的盯着马布里,一定是马布里告的密。

    

    爱丽丝和琳达对视一眼,走近了一些,那个蚕蛹般的人正在奋力的扭动着,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响“你的女儿?”

    

    “是的,我的女儿,维罗妮卡。”罗伯斯满脸颓丧,告饶道“大人,我会看好她的,保证她不会伤害任何人。希望你,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爱丽丝反问。

    

    “不要把她当成魔鬼。维罗妮卡原本不是这样的,她很聪明,很灵巧,她是恩菲尔德家的骄傲。”

    

    爱丽丝挑了挑眉毛“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把她当成魔鬼?”

    

    琳达的表情有些触动,她曾经也被认为是魔鬼的怪胎,看着这个可怜挣扎的女孩子,颇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