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233章】 皇家海军,拦路打劫

【第233章】 皇家海军,拦路打劫

 热门推荐:
    

    “呼……呼……”

    

    沸腾的白色蒸汽,从鼻腔里喷出来,哈拉尔德迈着早已失去麻木的双腿,前进似乎成了本能,脱离了大脑的控制。

    

    整整一夜,瓢泼大雨中的急行军,哈拉尔德凭借着胸膛里的一口气,硬生生的拼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成为了领头羊。

    

    “我会成功,我能成功。呼……呼……”

    

    眼前的视野都开始模糊起来,哈拉尔德抹了把湿漉漉的额头,手心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青筋突突直跳。

    

    远远的,一丛篝火不断的摇晃着,身着华袍,高大英挺的身影,若隐若现。

    

    那是——统帅?

    

    前面是,终点?

    

    是的,这次拉练的终点,就是统帅的面前。

    

    任何能够以最快速度到达统帅面前的,就能成为考核的胜出者。哈拉尔德的心里狂喜起来,拼着最后的力气,向前跑去。

    

    “统帅,是统帅!前面就是终点!终点!”

    

    在他的身后,同样兴奋的声音响起来,体力早已透支的战士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身体里勇气莫名的力量。

    

    最后的力量。

    

    很快,哈拉尔德就听到身侧传来粗重的呼吸声,那些落后他的人都在进行最后的发力,争夺胜者的名额。

    

    “绝不能停下,绝不能停下。”

    

    哈拉尔德死死的咬着嘴唇,痛感激发了他的潜力,靠着坚强的意志,速度再一次提升起来。

    

    第一名竟然是哈拉尔德,有点儿出乎意料。早早的就骑着邪巢蛛魔的秦颂,在这里放出信鸦,误导运粮队,并点燃篝火,等待胜者的到来。

    

    看来这位饱受欺辱的贵族,并非是懦弱无能之辈。在数十人中脱颖而出,证明他的确有过人的意志和体力,还有他似乎还能识文断字,阅历也很丰富。

    

    这很重要,一个真正合格的军官,必然是有文化,有眼界的。

    

    值得培养。

    

    当然,前提是他足够忠诚。

    

    拖着疲惫的身躯,载着沉重的装备,哈拉尔德终于第一个站在了秦颂的面前,双手扶着膝盖,喘着粗气“统……统帅,我……我是胜者。”

    

    秦颂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你证明了你的意志,你的军衔将得到晋升。”

    

    军衔晋升。

    

    我……我做到了。

    

    一瞬间,所有的辛酸苦楚涌上心头,哈拉尔德那满是泥泞的脸上,写满了狂喜,随即眼前一黑,摇晃了两下,瘫倒在地上。

    

    哈拉尔德到达了极限。

    

    很快,第二个、第三个相继到达终点,并得到了秦颂的认可。前九名抵达终点者,将如愿以偿,成为新的高阶军士。

    

    当然,其中三个人都是原来的高阶军士,比如说矮个子的麦林,也凭借着坚韧的意志力,保住了他的军衔。

    

    从黑石领迎着晨曦出发,经过一天一夜的负重行军,到达道谈镇的西部荒野,期间在暴雨停歇后,进行了休息和进食,恢复体力,总路程在五十公里左右,证明这批军人已经初步具备了强韧的意志和体力。

    

    战士们陆陆续续的抵达终点,那些无缘军衔者,自然是垂头丧气,沮丧无比。不过在拉尔夫、胡恩等军士长的监督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掉队。

    

    或者说,是出于对诅咒的恐惧,谁也不想留在半路上,永远承受那无止境的折磨。

    

    “统……统帅……”拉尔夫也累惨了,要不是抹不开士官长的面子,也早早的就撑不住了“我们……我们完成了。”

    

    “原地休息,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是,是!”

    

    秦颂望着滚成满地葫芦的战士,满意的点点头。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一次简单的野外拉练,而是为了赶在运粮队抵达道谈镇之前,截获他们。

    

    那封加盖着密斯特勋爵印记的密信,内容经过篡改,成功将护卫骑士团调走。而由于雨后道路泥泞,运粮队的行进速度并不快,盈余出一些休息时间。

    

    中午时分,暴雨过后的天空澄明如镜,高高悬挂的太阳,发散着热烈的光芒。通往道谈镇的道路,经过长年累月的碾压,泥泞消退,变的通畅起来。

    

    皮里坐在马车上,手里捧着咸肉干懒懒的嚼着,顺手从怀里掏出羊皮纸,上面绘画着粗略的路线,按照凡森的指示,他们需要避开农夫的注意,偷偷的运到城堡之中。

    

    “这些贵族,心思还真是狡猾。”皮里把信揣进怀里,躲开农奴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不想让粮食运达的消息,提前在道谈镇散播。

    

    他们只是承运的车行马夫,并不是密斯特的僚属,对于这些贵族做派,颇为鄙视。

    

    “驾!”

    

    皮里挥着皮鞭,催促着驮马,天气越来越冷了,运完这一趟,他就准备回到深水城,安安稳稳的过冬。

    

    转出一处小山坳后,眼前的视野变的平坦起来。

    

    “快了!”皮里笑眯眯的享受着扑面的轻风,米特看不上小镇的酒馆和妓女,他可不在乎那些,酒和女人是长途旅行后的最佳补品。

    

    然而就在他全身放松的时刻,前面的树林里,突然冲出来一群人,全都穿着整齐的水手制服,大摇大摆的拦在路上。

    

    皮里心里一紧,立即紧了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等他回头的功夫,车队的左右两侧,以及后方,都出现了不少人,有的衣着褴褛不看,有的穿着水手制服。

    

    “戒备!戒备!”皮里大声的呼喊一声,作为车行的马夫,他们可不仅能够驾马,刀剑功夫也是必备的技能。

    

    果然,那些车夫们都从坐垫下面,抽出了各式的弯刀和长剑,警惕的望着四周逼近的人群。

    

    皮里强自镇定着心神,冲着前方的人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住我们?”

    

    头戴双角帽,穿着船长服的拉尔夫,一颗独眼冷冽的望着皮里,嘿嘿怪笑着迎上前去,提高了嗓门“我们是凡登公国的皇家海军,你们的车队现在被征用了!”

    

    “征……征用?皇家海军??凡登公国?”

    

    皮里一脸懵逼,看他们许多的服装,的确是制式军装,但他根本想不通,凡登公国的海军,为什么会来到提亚王国的陆地,还拦路征用他们的车队?

    

    究竟什么鬼?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皮里顿时紧张起来“我们是深水城密斯特勋爵大人的马队,你们根本无权征用。”

    

    “无权?嘿嘿……”海盗出身的拉尔夫,劫掠那是基本技能“我管你什么狗屁勋爵伯爵,在我们皇家海军面前,必须无条件服从。”

    

    站在拉尔夫身边不远的高阶军士哈拉尔德,眼皮子跳了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算是半个皇家海军。

    

    皇家海军,拦路打劫

    

    这是什么套路?

    

    统帅的决定也太奇怪了,难道是要挑起两国的争端吗?

    

    皮里瞪大了眼睛,厉声道“你们这是抢劫!”

    

    “就是抢劫!”拉尔夫怪笑两声“奉劝你下车投降,不然我们皇家海军,可要不客气了!”

    

    皮里迅速的扫了眼前后左右,从人数上来看,他们是劣势,但他敏锐的注意到,对方的队伍中,几乎没有人拿着兵器。

    

    难道是海难流落到这里的海军?

    

    皮里来不及多想,在提亚王国的地盘上,密斯特勋爵就在镇子里,这批粮食绝不能有什么闪失。

    

    “伙计们!”皮里双手握住缰绳,大声的招呼着同伴“别害怕,看到了吗?他们手无寸铁,只是在虚张声势。抓紧缰绳,给我冲!拿起你们的刀剑,砍掉他们的脑袋和手脚!冲啊!”

    

    二十三辆大篷马车迅速的动了起来,这的确是明智的做法。原地作战,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对方的人数不算多,且没有兵器,依靠着马车的冲击力,有很大的把握冲出包围圈。

    

    就算留下几辆马车,也无伤大雅。密斯特勋爵,一定会把帐算清楚的。

    

    眼看着马车的速度即将提升,皮里满脸狰狞的斗志,手里挥舞着弯刀,任何敢要攀爬马车的人,都要尝尝刀刃的味道。

    

    然而,拉尔夫、胡恩并没有避让,而是掏出两把铁管,对准了马车。

    

    愚蠢的家伙。

    

    驮马的冲击力,的确不如军马,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抗衡的。

    

    只要从正面冲开缺口,拉开速度,他们只能跟在后面吃土。

    

    皇家海军?

    

    我呸!

    

    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只有十多米,就能将前面的‘皇家海军’撞翻在地。

    

    嘭!

    

    嘭!

    

    两声震耳的巨响,那两根铁管里喷出两道火舌。

    

    紧接着那两匹驮马就痛苦的嘶鸣一声,踉跄着栽倒在地上,马车轰隆隆翻了过来,装着粮食的亚麻布袋,咕噜噜的散落一地。

    

    发生了什么?

    

    摔了个狗啃泥的皮里,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赫然发现那两匹驮马躺倒在地,脖子上洇出猩红的血迹,鼻腔里喷溅着血沫,很快就不动了。

    

    后面的马车收势不及,撞在散架的车厢上,也轰隆隆的翻了过去。

    

    整个车队都因此停了下来,皮里目呲欲裂,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他见过强盗,也很强盗交过手,骨子里就有种血性。

    

    “伙计们……”皮里高高的举起书里的弯刀,刚要呼喊伙伴。

    

    嘭的一声。

    

    又是一声巨响。

    

    皮里只感觉胸前一股巨力传来,整个倒飞出去,整个胸膛里火辣辣的剧痛,鲜血随即喷涌而出。

    

    这……发生了什么?

    

    瞳孔中最后的影像,是那位海军船长,掰开那根铁棍,从里倒出两个铁壳子。

    

    皮里的副手辛泽兰,冲了过来,也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顾着抱住皮里的身躯摇晃“头儿,头儿,你怎么了,怎么了?”

    

    当他抬起头时,那位‘海军船长’举着铁棍,满脸阴森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