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266章】 好奇害死兽人

【第266章】 好奇害死兽人

 热门推荐:
    时间紧迫,刻不容缓。

    在兽人进攻前,每多一颗地雷,就多一分胜算。根据蒙斯的侦查,兽人已经在寻找合适的地方,准备扎营。急于复仇的兽人,显然没什么耐心,或许在几天内,就会发起全面进攻。

    就在帐篷里面,只用了短短几分钟时间,一根拇指粗细的引爆导管安装完成。之所以速度这么快,实际上是利用了现成的霰弹,没有弹头的特点,倒转过来就是完美的引爆部,上面加装金属套管,设置撞针、弹簧的和限位卡销即可。

    基础版的地雷触发方式大致分为松发式、压发式和拉/绊发式三种,其中拉发绊发的技术含量最低,构造也最简单,缺点也很明显,不够隐蔽,耐久性差。

    考虑到时间、材料等问题,以及最重要的,兽人的数量问题。

    地雷的杀伤性广阔,对付成群结队的步兵效果拔群。但三百个兽人,远不够多,压发和松发地雷,需要踩上去才能触发,在效率上有所下降。

    而拉/绊发地雷,可以通过延长拉线的长度,大幅度扩大防御范围。只要在爆炸部装填足够多的魔火棉,以及破片,增加爆炸威力,就能形成面杀伤。

    虽然并不一定致命,但并非全部的兽人都拥有自愈能力,普通的兽人战士,仍旧会承受伤害和痛苦。

    一旦大量破片进入体内,以兽人的技术条件,要想取出来简直是做梦。被炸残和炸伤的兽人战士,就会体验到生不如死的感觉,成为累赘,并引起其他兽人的恐慌,有效的拖延敌人的进攻。

    “这……这就做成了?”

    在他们的认知里,这种威力比兽人猎杀者更强大的武器,一定更加的复杂。谁都没想到,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望着秦颂的眼神变的更加敬畏,也明白了秦颂准备霰弹的用意。

    什么叫做,成竹在胸!

    什么叫做,高瞻远瞩!

    什么叫做,神机妙算!

    一瞬间,就折服了所有人。

    智慧,原来是这么强大。

    “还没完成,就差最后一步了。”秦颂微笑从爱丽丝手里接过那刚刚拴上拉线的引爆导管“这只是引爆导管,还需要装填魔火棉的陶罐。有人,愿意帮忙吗?”

    “我,我!”露娜兴奋的小脸发红,跃跃欲试。

    “我看大家都别闲着了。”威玛爵士爽朗的大笑起来“越多的反兽人爆裂者,意味为越强的胜算。既然这么简单,那么就劳烦爱丽丝,先用手头的霰弹,制造这种引爆导管。我们其他人,一起动手制造陶罐。”

    “对!”艾琳娜也握起小拳头“最好把地里全埋上这种东西。让那些恶心的兽人,尝尝失败的滋味。”

    卡瑞克也笑了来“收集陶罐的任务,交给我吧。各家各户的陶罐,看来都要捐献出来了。”

    “不止是陶罐,陶瓮、汤煲、花瓶什么的都可以用。装的魔火棉越多,爆炸的威力就越强大。”

    “哈哈哈,我要用汤煲,制造一个超大号的反兽人猎杀者!比你们所有人的都要大!吓死他们!”露娜骄傲的叉着腰哈哈大笑。

    沉闷和阴霾一扫而空,整个帐篷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地雷制造运动,风风火火的展开。

    构造简单的引爆导管,以爱丽丝的魔力,只用了短短两个小时,就制造出了四十六枚。要不是需要保留一些霰弹,作为备用,一天的功夫,足以制造上百个引爆导管。

    爆炸部的制造就更简单了,大家齐动手,在各式容器里填装魔火棉、破片、石子、陶片,压实后,留下凹槽,装上引爆导管,用黏土、木板等办法封堵缝隙。

    很快,一大堆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地雷诞生了。

    望着那些土里土气的陶罐、花瓶、陶瓮、汤煲,罗列在一起,秦颂很有一种梦入地雷战的感觉。

    四百米的防线,四十六颗地雷。加上距离合适的拉线,足以实现线覆盖。只要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来制造更加高端的地雷——比如诡雷、跳雷,进一步增大隐蔽性和杀伤力。

    由于直接使用霰弹,保证了引爆率,甚至连试爆实验都不需要做。

    而兽人几乎不会在白天发起进攻,为了保证地雷的隐蔽性,临近天亮前是埋设的最佳时间。所以在秦颂的提议下,这些地雷被装上大篷马车,在凌晨运往前线。

    为了保证安全,不仅女巫全体出动,战士们也全都荷枪实弹,浩浩荡荡的准备——埋雷!

    由于拉线需要一定的高度,这些地雷不用完全埋在土里,而森林边缘的荒凉地带,遍布着碎石和灌木丛,成为绝佳的隐蔽物。

    “注意,布设时千万不要用太大的力气。互相之间的距离,也要保持。越大的就要装配越长的拉线。这里的灌木——石头,都可以用来捆绑拉线。大家应该明白,就像是绊马索那样,兽人只要触碰拉线,拔出卡销,就能触发爆炸。”

    “千万注意,不想被炸的四分五裂,就一定要拿捏好拉线的力度。”

    在秦颂的千叮咛万嘱咐下,选出了十位埋雷工兵,也就是前几天的试枪中,熬到最后的那十位,手特别稳的战士。

    “先埋我这个,我这个!”露娜兴奋的指着她亲手制造的花瓶地雷,让战士小心翼翼的半掩埋在灌木丛中,牵出一根拉线,摔在不远处的石头上。

    “小心,大家都小心。听到统帅的话了吗?不想死的话就手稳一点儿。”

    ……

    “格鲁克,那些人一大清早的在做什么?”森林边缘的一棵茂盛的榉树上,两个兽人战士隐藏在茂密的枝叶下,透过缝隙,远远的望着百米远处那些忙碌的人影。

    由于天还没亮,光线昏暗,仅仅能分辨出人影,看不清楚究竟在做什么。

    “看不清楚。”旁边的树杈上,靠着个五大三粗的兽人,嘴里嚼着草根“他们不会愚蠢到想要进攻丛林吧?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

    “哼哼……可别小看了这里。我听头儿说,卡穆罗带领着三十个勇士,进攻这里,至今未归。”

    “你说那位头儿的手下败将?呸……这样弱小的人类,居然也没办法消灭?还真是无能。”格鲁克扒开树叶,望着远处忙碌的人群,眯起眼睛,残忍的笑起来“这份荣耀,注定是属于头儿的。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要尝尝鲜血的味道了。或许,我也可能成为先祖庇佑的鲜血勇士。”

    “我总觉的有些古怪,那些人到底在做什么?找东西?还是什么?一会儿扒拉草丛,一会儿搬运石块。还有,那些奇怪的大罐子,是什么东西?”

    “洛姆老弟。”格鲁克嘿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人类总是搞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种庄稼……哈哈。”

    “头儿交待过了,这里不寻常。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必须要打探清楚,这是我们的责任。我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回去受刑。”

    “这太好办了。等天黑之后,叫上兄弟们去看看,他们能搞出什么鬼。”格鲁克满脸的怪笑,舔舔嘴唇“或许他们在给自己准备墓穴。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啊,就是有点儿浪费那娇嫩可口的血肉。”

    当太阳的光芒重新笼罩大地,那些人也全部离开,只留下一望无际的旷野,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仿佛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兽人们,在焦急而漫长的等待中,终于迎来了他们最喜欢的夜晚。

    “兄弟们,你们都看到了吗?那些人,在做什么?”

    “不知道。”

    “在找东西?”

    “好像在搬石头。”

    太阳最后的余晖没入山巅之中,胡雷克森林的边缘地带,五六个兽人集结在一起,蹲在地上讨论着。

    然而,距离太远,根本就看不清。

    但这种怪异的举动,成功的引起了兽人的好奇心。很快,他们就一致同意,趁夜摸过去,瞅瞅到底发生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