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268章】 鲜血摇篮,恩赐之血

【第268章】 鲜血摇篮,恩赐之血

 热门推荐:
    “你到底在说什么!”巴加萨听的一头雾水,狂躁的撕开他胸前简陋的皮甲,数块黑色的血斑,赫然入目,呈黑乎乎的半凝固状态。

    眼见洛姆瞳孔涣散,言语含糊,明显受伤严重。巴加萨暴吼一声“快送到摩力克长老那里!祈求鲜血摇篮的恩赐,我们必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老大!”

    兽人的临时营地最中央,用石块搭起一座半掩埋在地面下的圆形地堡,在兽人战士的搀扶下,沿着阶梯一路下行。

    摇曳的火把,在阴森的地堡中,映出一个佝偻的黑影,正手举着权杖,背向入口,发出意义不明的祈祷“ki-tuo-les,aku-bangge-nalisaer!wahgha!”

    巴加萨脸上的凶厉之气散去,变的恭恭敬敬。这种意义不明的语言,就是只有兽人长老才能资格学习的神血之语,能够得到血肉吞噬者的启示。

    血语仪式,意味着长老正在和先祖沟通。任何打断仪式者,都将受到先祖的唾弃。

    摩力克长老扔在专注的祈祷着,那身兽皮包裹下的身躯,发出暗淡的红光光芒。

    在他的正前方,一座石块垒成的池子,蓄满了散发着浓郁腥味儿的鲜血。鲜血中孕育着一大块丑陋臃肿的肉块,形状扭曲不定,半透明的表皮上,布满的巨大的瘤突,像心脏一样不断的勃动着。

    “katerrrsi!——ali!”

    祈祷结束,摩力克长老拄着骨杖缓缓转身,一双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十分诡秘“巴加萨勇士,先祖之灵,感受到了羞辱。卡穆罗的魂灵,遭到了先祖的抛弃。他们不会回来了,失败就是他们的坟墓。”

    “他的聚落覆灭了。”巴加萨语气低沉“我会接收他的子民。摩力克长老,我们需要鲜血摇篮的赐福。”

    “我注意到了!”摩力克佝偻着身躯,从阴影中走出来,目光落在生命垂危的洛姆身上,骨杖点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闭上眼睛“恐惧,退缩。你的心中,尽是懦弱。战士的荣耀,已不复存在!”

    即便是濒临死亡的洛姆,也猛地打了个哆嗦,眼里满是惊恐,一个懦弱的战士,注定要被同伴唾弃,先祖抛弃。

    这对于兽人来说,就是一生最大的耻辱!

    “我们必须要知道他遭遇了什么。摩力克长老。”巴加萨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有资格充当斥候的,都是精挑细选的战士,是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如此害怕?

    “别急,勇士。”摩力克长老从血池前的石头上,拿起一个斑驳泛黄的人类颅骨,拄着权杖向血池中跳动的肉块,低语几句,然后用骨杖上的尖刺,戳穿一个瘤突,猩红的血液瞬间喷涌在颅骨中。

    “感谢鲜血摇篮的恩赐之血。喝吧,懦弱者,或许你的供词,也是你的遗言。”

    那种鲜血有着独特的治愈作用,被灌入口中之后,萎靡的洛姆,瞳孔开始聚焦,身上的伤口也在自行愈合。

    很快,他就能独自站立,精神似乎恢复正常。

    但周围的兽人,目光却都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洛姆脸上丝毫没有高兴的神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从他们发现人类的奇怪举动开始,一五一十的讲述起来。

    “最后,如同雷霆般的巨响,在我耳边炸开。当我清醒过来时,格鲁克已四分五裂,考特克他们也全都血肉模糊。”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巴加萨有些愤怒,直到说完,洛姆都没描述过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究竟遭遇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只有石头和灌木。没有人,什么都没有。就那么,一声巨响,大家就死了。”

    “该死的!”巴加萨一脚踢翻洛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什么雷霆,难道你们遭遇了雷击吗?”

    “不,那不是天上的雷。是地上的雷,身边的雷。头儿,相信我,我现在感觉恢复了,我不在懦弱了,我会勇敢的……”

    “滚开!没用的家伙。”

    “冷静些,巴加萨。”摩力克长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慢悠悠说道“或许他没有说谎,那些狡猾的人类,一定设置了什么陷阱。巫术陷阱!”

    “巫术陷阱?”

    “异神的卑劣手段!”摩力克长老声音嘶哑“但是,不要怕。先祖的勇士们,异神是弱小的,卑鄙的,毫无荣耀的。在先祖的庇佑面前,他的力量不值一提!第三只鲜血恐兽即将孕育。我们会以绝对的力量,扫除一切,为先祖敬献最甘甜的血肉。”

    “我感受到了,先祖的力量,愈发的强大了。更多的血勇士,即将诞生。鲜血摇篮,所哺育的子嗣,很快就能拿起利斧,成为优秀的战士。”

    “我会亲自前往前线,验证人类的卑鄙手段。摩力克长老,请你赐予我死者之颅,我们要揭穿这些巫术陷阱。”

    “我们需要一个溺毙者……”摩力克阴森的笑起来。

    瘫倒在地上的洛姆,目露惊恐,忽然间,他开始抽搐起来,嘴角的鲜血汩汩流出。那杯恩赐之血,的确治愈了他的外伤。

    但是,那数枚生锈的破片,仍在他的五脏六腑之中。伴随着脏器的蠕动,形成二次割裂。

    “啊……”

    那犹如刀子在体内搅拌的痛苦,令他嚎叫起来。

    但在兽人的眼里,这是恐惧的表现,更加的鄙视。巴加萨冷酷的瞥了他一眼“一个懦弱者,就是完美的溺毙者。”

    “不,老大,别这样……”

    身边的两位兽人战士,从地上把洛姆拎起来,拖拽着来到血池边上,在摩力克的点头示意中,将脑袋按在了血池中。

    噗噜噜……

    噗噜噜……

    血泡沸腾起来,摩力克长老扬起骨杖,再一次吟诵者神血之语。那池子里的肉块,更加活跃的跳动起来。

    很快,洛姆就失去了声息。

    ……

    压发式地雷,装药量小,需要30磅的压力才能激活。不仅节省魔火棉,也大幅度提高了携带、运输、埋设的安全性。

    为了更快的布设防御雷区,这项工作,成为目前最紧要的工作,每个人都投入其中。

    当然,秦颂除外。

    难得的独处时间,秦颂并没有闲着,进入沉睡状态,返归本体。

    当他庞大的躯体,出现在道谈港口海域时,这个昔日的交通要枢,彻底的荒废,成为了死港。

    午夜的道谈教堂,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雾气中。

    骑士团的营帐,就搭建在教堂广场上。那些骑士团即便是入眠,也全穿着盔甲,准备随时作战。

    烛光照亮的书房中,本尼迪克正在翻阅着一本从藏书室找到的典籍,书脊上用金箔压印着书名——《外魔及其仆从》,记录着不可名状邪魔的古老典籍。

    “你听说过温迪古吗?勋爵阁下。”本尼迪克皱眉问道。

    “我承认我确实听说过,是偶然从导师那里得知的。那是一种出没于墓地的夜魔,信奉的是恐怖的,不可名状的存在物,静寂中的幽灵。”

    “我当过图书管理员,所有有机会和很多冷僻的东西打交道。”本尼迪克撑开书页,上面描绘着一种抽象的黑白图画,一个类人生物,但手臂和身体等长,面容扭曲,像野兽一样趴伏在墓碑上。

    “这倒是我第一见到他的形象。”密斯特勋爵眉宇间满是愁容“听说死者会被他摆布,发出生前的怪声。他细长的双手,就像掘墓者的铲子,能轻易的把尸体从墓穴中刨出来。这东西——丑陋,怪诞。徘徊在墓地的恐怖阴影。”

    “但我们现在还不能断定。”本尼迪克合上书本,长长的叹着气“烧掉尸体,或许解决了一些问题。但它,肯定还没有离开。”

    “我们现在的麻烦,还不止这个。”密斯特勋爵摇着头“我感觉,这座小镇被诅咒了。猖獗的兽人,也在北方出现。这里人心惶惶,处处笼罩着恐怖。我们必须,要有明智的选择。”

    “您想放弃这里吗?”

    “不,这里的领地,属于教会。别忘了,我们还有城堡。本尼迪克,你这里还有粮食,或许可以支撑到我们的援兵。兽人无法突破城堡,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本尼迪克的目光阴影不定“那么领民呢?”

    密斯特嘴角扬起残忍的微笑“亵渎者,应该承受惩罚。不是吗?牧师,这里的唯一命运,就是净化!”

    对于密斯特勋爵来说,道谈镇彻底的糜烂了,根本没有拯救的必要。他需要的是领地,领地就是一起。

    至于领民?

    等明年春暖花开,邪恶尽除。

    就会诞生新的,虔诚的信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