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249章】 黑石防线

【第249章】 黑石防线

 热门推荐:
    “献祭自己的孩子?”露娜瞪大了双眼,感觉有些不适“那些兽人父母,也太狠心,太变态了吧?”

    “兽人是崇尚力量的生物,为了得到力量,他们甘愿奉献一切。”莉雅满脸的苦笑“我以前也从未听过如此耸人听闻的事情,但我们不得不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只凭借雷区,恐怕不够。”

    “的确不够。”秦颂赞同的点点头“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急于召集大家的重要原因。我们需要调配整个黑石领的人力物力,在雷区的边界外,建造一条防线。”

    “防线?”

    “对,是防线。但不是城墙,是一条由射击地堡和地下通道组成的防御网,我称之为黑石防线。”

    “大家来看。”秦颂掏出一张羊皮纸,在桌上摊开,上面绘着黑石领的简略地图,与胡雷克森林接壤的地方,明确标准了雷区。而在雷区的不远处,则呈交错状,画着小型地堡,以及交叉联通的线路。

    灵感来自现代战争的地堡和掩埋式堑壕,来弥补人类个体上的弱势,起到充分的保护作用。

    呕泥酱——到了你闪亮登场,发光发热的时刻了!搭配上足够的黏土砖,在雷区的掩护下,发动全部力量,建造半覆盖式堑壕地堡网络。

    “这种地堡不需要太大,半掩埋在地下,以节省材料,空间能够容纳六人自由行动,并设置射击垛口。这些线路,也不是城墙,而是地下通道,只需要支撑结构和荷载封顶,完全掩埋在地下,并设置巨石覆盖。”

    “众所周知,兽人的体型比人类要庞大的多。所以,我们的通道,要设置的狭窄,能容纳一人通行即可。这样一来,就算兽人打破通道封顶,也无法进行有效追击。我们的战士们,就能够沿着地下通道,从容前往各个垛口,逃生,或者重新组织防御。”

    “另外,每个地堡都预留逃生通道,直通这里,我们的最后防线。一旦兽人突破防线,接到信号的战士们,会迅速的返回这里集结,重新组织进攻。”

    “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在地堡之间的空挡,我们还要密集设置反兽人爆裂者。地堡和通道的屏障作用,能保护我们的士兵不受伤害。”

    “秦,可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材料了。”

    “爱丽丝。”秦颂从容的笑起来“相信我,就算不需要铁器,我们也能制造。比如说木壳、箱式、踏板式,以及全挖抛射式等等。知识从来都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元和多变的,智慧的潜力是无穷的。”

    “所以,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秦颂从容而自信的扫视一周“如果没有的话,明天凌晨时分,我希望暂停一切生产活动,组织起足够的人力,以最短的时间完成黑石防线。这条防线,将成为我们致胜的关键。”

    威玛爵士最先发出感叹“智者阁下的智慧,令人不可思议。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也从来都没听过这种奇思妙想。”

    “这条防线,必将成为兽人不可逾越的天堑!”爱丽丝的眼里满是自信。

    拉尔夫和胡恩等人对视一眼,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感动,虽然统帅对他们很苛刻,很严格,但是——在刚才的解释中,不断的重复提到保护士兵的生命安全。

    这是多么深沉的爱。

    能为这样的统帅效忠,那简直是他们的幸运。

    好吧,事实上是因为秦颂实在兵力有限,死一个少一个……

    “秦,我保证,你的计划将会实现。”莉雅站起来,拍着胸脯保证“整个黑石领都将动员起来。”

    “那么,散会!”

    ……

    “老大,他们又来了!”

    胡雷克森林的边缘地带,巨石环绕的空地上,燃着一堆旺盛的篝火,一匹被扒的干干净净的狼,焦红的肉皮上呲啦啦的冒着油水。

    兽人百夫长巴加萨,手里拎着条狼后腿,锋利的獠牙轻易的撕开筋肉,吃的满嘴流油“鲜血恐兽即将抵达前线,慌什么慌?一些简陋的巫术陷阱?哼哼……他们一定会感受到被鲜血恐兽支配的恐怖!”

    “不是的,老大。这一次,他们来了许多人,足有几百人那么多。”兽人斥候表情有些焦急,语音粗的像拉风箱一样“他们都扛着锄头,还牵着马和牛,看起来是要设置更大的巫术陷阱。”

    “更大的巫术陷阱?”巴加萨的动作凝固住了,血红的眼珠子里带着愤怒和难以置信“这是蔑视!蔑视!对先祖荣耀的羞辱!该死的人类,他们怎么会掌握这么多的巫术。走,带我去看看!”

    当巴加萨亲自赶到前线时,整个兽人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两百多米远的荒原上,乌压压的到处都是一堆一堆的人,有骑着马的骑士,有衣衫褴褛的农夫,甚至还有妇女和孩子,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工具,热火朝天的在地上劳动。

    有人挥着锄头挖掘,有人抬着筐子运土,还有的人在搬运石块,就那么大摇大摆,在光天化日之下,又是挖坑,又是挖沟。

    什么鬼!

    他们究竟在酝酿什么阴谋?

    有气又怒的巴加萨,感觉脑子里嗡嗡直响,一股无名邪火无处发泄,重重一拳轰在树干上,树皮迸飞,硬生生砸出砂锅辣么大的裂痕。

    “老大,这么多的血食,我们要是全都抓住。先祖一定会恩赐我们的。”

    “抓住?”巴加萨嗬嗬冷笑,呲着带肉丝的黄牙“这一定是他们的阴谋,他们在引诱我们踏入巫术陷阱。可恶,鲜血恐兽还未到达,要不然——他们这些蔑视先祖者,都将在恐惧的哀嚎中,献出血肉。”

    这场面,就像是摆了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中间却隔了道烧红的铁丝网,只能流着口水眼睁睁的看着,根本就吃不到。

    堂堂恐齿兽人,哪里受到过这种羞辱?

    第二天……

    “老大,老大,他们又来了!这次挖了更大的坑,更长的沟。”

    巴加萨“……”

    第三天……

    “老大,老大。好消息,他们不挖坑,也不挖沟了!”

    “真的?”

    “不过,他们拉来一车又一车红色的石头。”

    巴加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