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305章】 群星升起,众恶伏诛

【第305章】 群星升起,众恶伏诛

 热门推荐:
    整副画面直观形象,每一个人物,每一个细节都极尽精细。包括那些贵族、教士、官僚的欢笑享乐,以及底层民众的痛苦承载的表情,都入木三分。

    最令人觉得毛骨悚然的,就是桌子上拿天平的怪物,臃肿肥胖,面目模糊不清,像是人形,却又长着狭长的翅膀,锋利细长的前爪,显得十分诡异。

    一层一层的围观者全都陷入了沉默,整个画面所表露出的含义,一目了然。

    那杆称量金币和美酒的天平,看起来十分刺眼。

    作为最底层的民众,这幅画激起了他们内心深处潜藏着的委屈和怨恨。他们就是那些被踩在脚下的凳子,供他们享受着桌上的美食和美酒。

    农民起义并非是华夏的特有产物,在中世纪的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多次,例如法国的扎克雷起义;英国的沃特·泰勒起义;以及轰轰烈烈的德国的反神圣罗马帝国群众武装斗争等等。

    但是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所以鲜为人知。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并非底层人民心甘情愿被人奴役,而是因为力量悬殊过大。其一,贵族阶级普遍尚武,掌握着充足的军队和资源,农民无法与之抗衡。

    其二,各地贵族普遍自治,有善于经营,爱护领民的,也有苛待领民的。两地的生活水平是不同的,一地农民起义,未必能得到附近农民的响应,无法串联起来。

    其三,地广人稀,即使有阶级压迫,也不能像泱泱华夏般,掀起波澜壮阔的战争。

    人是一种拥有复杂感情的生物,所以,不是农民没有怨恨,不想改变,甘心被奴役,而是根本没办法改变。

    一声声叹息在人群中响起,愤怒、怨恨和无奈的混杂情绪,充斥着他们的内心,石碑上的壁画,又何尝不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

    可是,又能怎样?

    “侧面,侧面还有!”巴尼怀着一种复杂的情绪,黑着一张脸扒拉开石碑的两侧,同样是简单易懂的画面,贵族阶层的享乐、宴会、歌舞穿插着底层民众耕种、挑水、忍饥挨饿、流离失所……

    贫富反差更加的强烈。

    “别挖了,伙计。让贵族看见,会惹祸的。”

    “是啊,是啊。赶紧埋起来,就当没看见。”

    “我觉得上面画的都是真的。”

    “真的又怎样?你说啊。”

    长久的压抑,让农奴们从心底里惧怕贵族阶层。但巴尼显然不在此列,骨子里还残留着一丝血性,或者一点尊严。

    总之,他不在乎任何人的议论,继续奋力的挥舞着铁镐。

    没有人离开,围观者反而越聚越多,外层的向内层的打听,内层的压低声音解释,传播速度极快。

    “快看,背面好像不一样。”

    “是啊,上面的那是什么?”

    “看起来是眼睛,还有,三条胡子?”

    “不对,像是太阳,你看还有光芒,还有星辰。”

    石碑的背面,上部刻画着一只硕大的眼球,下面缀着三条对称的流畅线条,四周散发着光芒,点缀着漫天繁星。而在光芒的下面,站着一群形形色色的人,扛锄头的农夫、抱孩子的农妇、牙牙学语的孩童等等,脸上都挂着欢笑。

    “不对,你看,这抱孩子的女人,好像就是那被脚踩的女人。”

    “是啊,是啊。还有这个农夫,他们的脸都一样。”

    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光芒下站着的农夫,不少人都对应着前面壁画中的人物。但表情截然相反,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阳光和欢笑。

    “快挖,快挖。”

    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那些欢笑的底层民众,激起了同理心,点燃了内心深处对于美好生活的渴望。

    “粮食,快看!”

    “还有牛羊。”

    “美酒。”

    “面包和羹汤。”

    人群的面前同样摆着一张长桌,上面摆满了美味佳肴,一列穿着长裙的容貌圣洁的女士,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面向人群,双手奉上美食美酒,一大群小孩子围着她们拍手唱歌。

    意思同样很直白,这些穿着长裙的女士,正在分发食物。

    “快看这个人!”

    “不对,他的模样好奇怪。”

    桌子的正中央,一个穿着长袍的高大身影满脸都是微笑,面孔和人相仿,眼睛里却跳动着火焰。

    “这是谁?”

    疑问在人群中传播开来。

    “下面还有,快挖啊。”

    “我来帮你!”

    “我也来。”

    一双双手伸了出来,齐心合力清理着煤灰。

    画面的下半部分,画风突变,由一格格狭小的洞窟组成,密密麻麻,洞窟里都拥挤着密密麻麻的人。

    每个洞窟里的图像都不同,有的是一群赤身果体,断手断脚的人,像蛇一样纠缠在一起;有的则是穿着华美长袍的贵族,围着一张圆桌,桌上摆着恐怖的蛇蝎毒虫,蠕虫蛆虫,以及未知的浓稠汤汁;有的被绑在石柱上,嘴巴用刑具撑开,一袋袋的金币从嘴里灌进去,撑得腹大如鼓;还有的干脆是一口蹲在烈火上的大锅,无数的人在里面痛苦的挣扎着……

    最下面的一副更加诡异,一只只从地下涌出的巨手,紧紧的扼住那只有狭长翅膀的‘圣灵’怪物,开膛破肚,鲜血混杂着王冠、宝剑、珠宝、盔甲、骨骸、脏器散落一地,撕掉的翅膀,淌着鲜血横在地上。

    狰狞的吐着舌头的脑袋被拧了下来,放在天平的一端,而另一端,则空无一物,却保持着诡异的平衡。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炼狱般景象,那痛哭的,嚎叫的,挣扎的表情,栩栩如生,让他们个个头皮发麻。

    “地狱,这一定是地狱。”

    “太可怕了!”

    “蛆虫,我的天,我想吐。”

    “赶紧埋了吧,我们闯了大祸。天哪!”

    恐惧和不安的情绪突然爆发,这幅画面所展现的分明就是,贵族沦落地狱,而农夫们享用美味佳肴。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渎神了,简直就是诅咒!

    “都闭嘴!”巴尼阴沉着一张脸,扫清了石碑的地狱下沿,那里刻画着一句简单的文字“有人识字吗?看看这里写的什么?”

    “我来,我来。”一个勉强认识几个字的自由民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凑了过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缓缓念了出来。

    “群星升起,众恶伏诛。”

    短短几个单词,表达的意思,立即引起轩然大波。

    再结合刚才的图画,几乎每个人都瞬间理解了其含义。而这句简短却带着强烈感情,以及预言元素的话,立即在人群中扩散开来。

    “群星升起,众恶伏诛!”

    “群星升起,众恶伏诛!”

    尽管声音都压的很低,那语气明显带着难以言喻的震惊。

    “都聚在这里做什么?”

    一声响亮的声音响起,矿工们纷纷回头,一眼就看到了威玛爵士带着几个扈从正匆匆忙忙的赶来。

    “贵族来了!”

    “贵族来了!”

    围观诅咒圣灵的石碑,显然是个大祸。

    轰的一下,威玛爵士的到来,如同捅了马蜂窝一样,矿工们迅速的就散开了,不少人都叫着“老爷,和我们没关系,和我们没关系。”

    “都慌什么慌?”威玛爵士手执马鞭,拨开人群,来到那石碑的面前,猛地皱起眉头,打量着石碑上的图画。

    “巴尼,巴尼。快走。”兰姆满脸的慌张,扯着巴尼的袖子“你惹祸了,知道吗?快离开这里。”

    “等一下。”威玛抬起头来,目光灼灼,语气严肃“这石碑从哪里来的?”

    巴尼咽了口唾沫“在这里挖出来的。”

    “挖出来的?”威玛爵士蹲下来,石碑的基座还没完全清理出来,用马鞭戳了戳,看见了下面的一行字,一字一顿的读出来“群星升起,众恶伏诛?”

    巴尼和兰姆齐齐打了个哆嗦,满脸的惊恐。

    威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站起来“你们两个挖出来的?怎么挖到的?”

    “我自己,不管他的事儿。”尽管非常害怕,巴尼仍旧十分的仗义“挖掘黑石时,镐头碰到的。”

    “哦。”威玛没有发火的迹象,喃喃道“这太奇怪了。”

    “爵士老爷。”兰姆开始求情“巴尼也只是好奇石碑上究竟是什么,绝对没有亵渎圣灵的意思,请您饶恕他的罪过。”

    “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也刻画不出如此精致的图案。”威玛摇摇头,拍了拍石碑,自言自语“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究竟代表着什么?”

    兰姆和巴尼对视一眼,心里惴惴不安,都不敢搭话。

    “来人啊,把石碑挖出来,带走!”威玛爵士冷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只是盯了他们俩一会儿“记住,没有我的命令,关于石碑的事情,不许再提!”

    “是,是,老爷。”

    当石碑被完整的挖掘出来,并蒙上亚麻布抬出矿场之后,巴尼和兰姆才劫后余生般,长长松了口气。

    但在矿场的不少角落里,都在进行着低声交谈。

    “嘿,伙计,刚才好像挖出了了不得的东西。”

    “是啊,太邪性了。”

    “不过我觉得更像是预言,你说呢?”

    “群星崛起,众恶伏诛。你这么说,还真的像。”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别说了,快干活吧。那石碑说不定很快就销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