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相思劫了又劫 > 第九十二章探案组成立

第九十二章探案组成立

 热门推荐:
    静默三秒后,老头子抄起手边的竹简便冲了过来“臭小子!你还敢回来?”

    霁琰见势,往云玥身后躲去“老头……听我说!”

    他怎么摊上这样一个爷爷?

    老头追了半天也没能打到他一下,嘴里粗气喘个不停“你……你再跑个试……试?”

    “师尊!”云玥劝住了老头,将他扶到榻上坐下。

    “臭小子!给我过来!”

    “那老头你可不许再打我。”

    “不打不打。”老头罢了罢手,艰难地喘着气。

    “师尊喝茶。”云玥倒了杯茶递给了他。

    宫主接过茶“还是小徒弟贴心,不像那个臭小子,一天到晚只知道气我!”

    霁琰走近“老头我失忆了。”

    噗的一声,老头一口将茶水都喷了出来。

    什……什么?失忆了?

    经过一番解释,老头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过来,我瞧瞧。”

    霁琰十分听话在老头身旁坐下,袖子一挽,露出了手腕。

    老头凝神静气为他把脉,良久才道“不太好解不过也不是不能解。”

    霁琰闻言,道“老头到底是能解还是不能解?”

    “哼!臭小子,教你的都白教了吗?”

    “我倒是试过许多法子,可一点用都没有。”

    老头胡子一吹“那不就成了?”

    “对了老头,娘子过来。”霁琰将云玥拉到了宫主面前,握住她的手,道“老头,介绍一下这是你孙媳。”

    老头一个没坐稳,差点跌到地上,他今日受的刺激着实不少。

    “师尊!”

    “老头!”

    “没……没事,我自己起来。”

    待他坐稳,瞧了瞧孙儿,又瞧了瞧小徒弟,再瞧了瞧二人紧握的手,欣慰感叹“孙儿大了,留不住喽。”

    霁琰轻轻牵起嘴角“老头你这是同意这门亲事了么?”

    老头轻哼“我同意也没用,你的亲事向来是由你父亲做主,更何况他已经为你选了姜家的女儿,你小子的路还长着呢。”

    “父亲那边我自会去同他说,不过老头你可得帮我。”

    老头没再理他,反而是望向了一旁的云玥“徒弟,我孙儿若是有负于你,尽管来同为师说,我帮你揍他。”

    云玥一怔,随后不禁笑道“多谢师尊。”

    自从云家灭门,她便只能靠着自己,原来有人撑腰的感觉竟这般好。

    “好好好。”老头瞧着这孙媳甚是满意。

    “等等!”霁琰听着他二人的称呼感到有些奇怪。

    “娘子你叫老头师尊,那岂不是大我整整一个辈分?不行不行!你也随我一起叫爷爷。”

    云玥踮起脚尖,摸了摸阿琰的头“小师侄,叫句师叔来听听。”

    “娘子再叫一次试试?”

    “小师侄!小师侄!”

    “娘子再叫两次试试?”

    ……

    老头望着小两口打打闹闹,不禁感概道

    “你小子若是敢负了我徒弟,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老头,究竟谁是你亲孙儿?”

    老头眼眶有些湿润,他身边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其实琰儿一路受的苦他都极为心疼,而自己却又不是什么煽情之人,说不了肉麻话。

    “老头,你刚才啃的烧鸡呢?”

    老头心虚“臭小子你也不问问家里如何,怎的只想着吃?”

    “那老头你自己还躲起来吃,我和娘子全都瞧见了。”

    最后宫主还是忍痛割爱将烧鸡拿了出来。

    霁琰笑眼盈盈接过了烧鸡“老头,这临渊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老头一怔,叹道“宫里前些日子失踪了一名女弟子,昨日又有另一位女弟子在枫叶林出了事。”

    “老头,我知道那名失踪的女弟子在哪。”

    “你知道?”老头一脸惊讶。

    “在城外密林里的河里。”

    老头喃喃自语“竟有如此之事……”

    “老头,若抓不出凶手,临渊宫会如何?你会如何?”

    老头道“哼,临渊宫关门大吉!我一把年纪回家种田!”

    霁琰闻言道“那老头,此事便交给我了。”

    老头眼前一亮“此言当真?”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好好…”

    “不过老头,你得把出入这临渊宫的牌子给我,这样方便些。”

    “好说好说。”老头将腰间的令牌取了下来“有了这牌子,临渊宫任何地方你都能进,这宫里的侍卫你也能随意差遣。”

    霁琰和云玥从大殿出来时,已是后半夜,回去的路上,霁琰将牌子递给了云玥“娘子,这令牌你拿着。”

    云玥迟疑“为何要给我?”

    “娘子不是要查傀儡军的事么?有了这个牌子你查起来也方便些。”

    “可你查案怎么办?”

    霁琰嘴角微勾“我不用这牌子也能查。”

    原来这牌子竟是他特意为她要的,云玥心中一暖,扬起小脸道“傀儡军的事暂时没有眉目,这案子我陪你一起查。”

    霁琰一怔,随后笑道“好,那咱俩一起查。”

    第二日,伙房后院里扶溪听了查案之事后,二话不说便要求加入其中,阿琰要查案,怎能少了他呢?

    既得到宫主特许,又不用听学,这般好事,苏青寒自然也不愿落下。

    就在四人准备着手查案时,宫主老头忽然现身伙房后院,还带来了一个人……孟泽。

    苏青寒一愣“孟师兄?”

    孟泽礼貌一笑“二位师妹,师弟好久不见。”

    扶溪在嗓子里哼唧“昨日里不是才见过么?”

    “扶师弟在说什么?”

    “没……没,你听错了。”

    霁琰将宫主拉来了一旁,不满道“老头,你怎的把孟泽也带来了?”

    “给你找的好帮手。”

    “你带他回去,我们几个可以自己查。”

    “傻孙儿,这里可找不出第二个比孟泽还熟悉临渊宫的人,他又与你们同辈,对你查案只有好处。”

    霁琰仔细一想,老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也成,这人可信吗?”

    老头点了点“可信可信,我安排的人自然没问题。”

    商量完后,宫主直起身子,清了清嗓道“这案子便交给你们了,遇到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说罢,他甩了甩袖子,负手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