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家世子有妖气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铃铛

第二百二十一章 铃铛

 热门推荐:
    君琪此话一出,不光是太学的人,就连旁边其他院的顿时心中也窝火起来。

    这各学院出去参加箭术比赛的个个都是精英翘楚,全院中最厉害的存在,这六学之中各派三人,组成一十八的人的队伍。这姜岚在这里面位居第五,已然说明水平不凡。

    这君琪这般说岂不是将这全盘的人都骂了进去,说他们不思上进,沉溺于声色犬马。若是往日也就罢了,这如今祭酒和各位大人在台上看着,这虽听不到他们在议论着什么,但是若是从旁中听到这一言二语的,这不就误会了吗。

    “君学子,你这话说的也太了些许吧。这我们不善箭术可并不代表我们心中没有怀着爱国的情怀。

    我们刻苦研读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报效国家,我们是不善箭艺,但也不是毫无缚鸡之力只会死读书的文弱秀才,要不要出去比试一场拳脚?”

    君琪不耐烦地看着这些突然朝着自己叫嚣的小喽啰,“你们此时为姜岚说话,不就是看着他是卫国公府世子吗,各个道义凌然的模样,倒是装的的可以。”

    “君琪,你不要太嚣张了!”

    庞然瞬间逃离姜岚的束缚站在,一副拉不住要干架的样子。

    “怎么庞然?是想动手吗?这国子监可是禁止打架斗殴的。你要是动手了,可在也不能在国子监呢?这样你还有动手吗?”

    “我”

    姜岚赶紧将冲动的庞然拉道自己身后,自己迎上这得意到自己来找茬的君琪。

    “你就不是想比试嘛,说比什么?”

    计划得逞,君琪看着姜岚终于站出来不藏在后面,便道,“不欺负人,就比箭术。”

    听到君琪这般说,姜岚也就放心了,这箭术一项,上天入地除了井言,也没人敢跟自己比箭术。

    “好,你说这么比。”

    “就比等下的那局,谁射的铃铛多,谁就获胜。”

    姜岚疑惑的看向庞然,“铃铛是怎么回事?”

    庞然立刻解释道,“这射箭的最后一轮便是挂着十个左右摇晃的铃铛,每人三箭,取三箭中射到铃铛多的一箭为最终结果,谁射的铃铛多,便是最终的胜利者。”

    “十个左右摇晃的铃铛?”姜岚道。

    庞然指了一下场上正被十几个人抬起的巨大木支架,上面的一条横杆上确实挂着一排十个铁铃铛,发着“叮叮当当”的声响。

    君琪走上前看向姜岚,“这若是输了这便要做另一个人的跟班,为期一个月。现在你若是反悔不敢来,还来得及。”

    “说什么了,君琪,我们山风兄才不是那样胆小怕事无胆的人!”

    姜岚睁大双眼看着这个替自己做主的庞然,心道,“不就是认怂嘛,干嘛没事逞英雄,不累吗?”可是如今已然被赶鸭子上架姜岚也没有办法,就说不同庞然比试,这想要出这个国子监的大门,自己也得赢得这场国子监的箭术比赛。

    “可以。”

    看到姜岚如此爽快,君琪不免有些怀疑,刚才自己手下从姜岚书童那里打探到的消息到底对不对,不是说这个姜岚最多射死物,对于这活物一道却是一窍不通。

    很快第二轮的比试便开始了,这太学除了姜岚,明彦也已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了下一轮。庞然一路送他们两人到赛场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的跟姜岚将其中的技巧。

    “你平日里射中过几个?”姜岚在上一轮也见识过庞然的箭术,只能说是不错,但算不得什么出彩。她确实没射过这活动的一排铃铛,想问问难度,只好找射过的人作比较。

    庞然摇摇头,“山风兄你也知道,我的技术要是射射这死靶那还算行,要是真的射这铃铛,那也只有捡箭的份。倒是明彦兄,去年参加过一次,其中一箭射了四个,着实厉害。”

    姜岚一听便大概可以知道,这一轮是真的难。

    明彦的箭术已然相当不错,之前的一轮全部正中红心不说,后面两只箭更是将前面的一只一分为二,在射中靶上,那样的技术和把握的力度,真是出彩。

    若是光看人,姜岚真不敢相信这文质彬彬的一介书生竟然有如此大的臂力,果然人不能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见到姜岚有些疑虑等下的议论,明彦宽慰指点迷津道,“姜同窗,这射铃铛的关键并不知在于把握每个铃铛的摇晃而算准那重合的最多的一瞬间,最重要的在于这箭没射到一个而带起的震动会让后面的铃铛的摇晃幅度改变,越往后偏差越大,这之间的把握极为难得。”

    姜岚一听便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若是私下练过还还说,这她可从未练过这射铃铛,这之间的分寸真的极难把握。

    担心的姜岚不免问道,“这君琪往日最好的成绩是?”

    “三个。”

    姜岚点点头,“那就是射中四个便好,行,我尽力。”

    旁边的庞然倒是炸毛了,“山风兄,这是尽力就可以的吗,您要加油啊,这若是输了可是要当一个月的跟班。跟班啊!那可是奇耻大辱,山风兄您一定要全力以赴,创得佳绩,这一切的一切可就看您了!”

    然后便是入场,一只唠叨的庞然被阻挡在外面。姜岚褥子和明彦进了场。

    这一共五人,太学出人意料的进了两名,姜岚和明彦。算学一名,上轮得了头筹的沈开。广文馆一名,得了第三的君琪。还有一个便是四门馆的人,上轮的排名比姜岚高了一名,排在第四。

    “规矩很简单,八十步之外一剑射得铃铛最多便是这箭术一轮的赢家。”杨助教道。

    看台上的祭酒也恭谨地少年郎介绍到,“圣上,这六学武场大比一直是我们的传统,这第二场的箭术一直是一难度著称。这射铃铛这有记录以来,六学之中能射中六个的便是罕见。圣上您看。”

    陈情顺着国子监祭酒的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圣上,这人名叫沈开,出自沈将军府,排行第七,箭术了得,最多时可一箭射中七个铃铛,着实厉害!”

    陈情嘴角上扬,“朕知道,之前便是他同表哥比试投壶。若不是他朕还真不知道,表哥这么能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