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悠闲小木匠 > 第七十七章 送鱼

第七十七章 送鱼

 热门推荐:
    李爽犹自洋洋得意,发现陈正和书吏的表情有些不对后,才问道:“这个名字不好吗?”

    书吏嘴角抽搐了一下,问道:“敢问公子,这名字可有什么讲究?”

    李爽大手一挥,很不在意地说道:“这名字能有什么讲究?取陈兄一个正字,取我一个爽字,合在一处,是为正爽也。”

    书吏听后,略微有些尴尬道:“好名字!好名字!”

    说完之后,书吏不由得在心中腹诽:什么破名字!

    上次出海回来,公子就全身酸软地塘外床上,休养了整整五天!

    也不知道在海上干了什么,这下好了,取个“正爽”的船名,生怕别人想不到啊!

    不过李爽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转身对陈正道:“陈兄还有什么建议?”

    陈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显然他不是很在意这艘船的命名。

    只是正爽两个字,貌似跟他那个世界的一个明星名字很像。

    陈正记不太清了。

    有了“正爽号”渔船的投入使用,这鱼的收成明显增加。

    “正爽号”第一次出海捕鱼,便带回来了一万多斤鱼。

    这还是受限于时间和航程的限制。

    等真正的七桅七帆渔船队建设好之后,那才是真正的捕鱼高峰期的来临。

    到时候,出海捕鱼肯定不再只是当天去当天回,也不会只在近海领域徘徊。

    广阔海域,大有作为!

    接下来的日子里,船坞越发的忙碌。

    不过有了第一艘大渔船的制造经验,之后的进度要快上不少。

    第二艘渔船用了九天的时间,第三艘用了七天半,第四艘用了六天就完成了。

    六天已经是极限了,因为就算是零部件供应充足,陈正也忙不过来了。

    两个月过去了,十艘七桅七帆渔船全部完成。

    而现在,也正是灾荒最为严重的时刻。

    洪江府,知府衙署。

    冯学永面容憔悴,眉头紧皱。

    朝堂下拨的救济粮已经到了,然而数量却远远不够!

    区区五十万斤粮,怎么分?

    怎么分也不够!

    各县的灾情报告,已经叠放在了冯学永的桌案上。

    可冯学永看了其中两封便看不下去了,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啊。

    有一个县甚至出现了“易子相食”的悲剧,其他县也没好到哪里去。

    只要能换到粮食,杀人、卖妻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

    静坐了片刻的冯学永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为什么没有见到东阳县的灾情报表?”

    旁边的长史有些犹豫,似乎是在斟酌如何汇报。

    “快说!”冯学永喝道,“东阳县如何了?”

    东阳县县令李岗与冯学永乃是同年科举,有着同窗之谊。

    李岗仕途不顺,一直在东阳县做县令,做了将近二十年。

    而冯学永辗转多地之后,虽然未能进入权利中枢,好歹也混成了一个知府。

    如今东阳县受洪江府辖制,冯学永对李岗颇为照顾。

    可如今灾荒正烈,为什么李岗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呢?

    长史见知府有些微怒,不敢再犹豫,只好如实应道:“自从两个多月之前,李县令上报建议封锁各县之后,东阳县就再也没有消息送来了。”

    冯学永感到有些不妙,两个月没有消息,难道……

    不敢想,不敢想!

    “速速派人去东阳县一探究竟,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冯学永吩咐道。

    “是!”长史领命。

    “等等!”冯学永又开口叫住长史,“将那五十万斤救济粮先分出十万斤,以备不测。”

    长史听了,心头不禁一颤,这知府对东阳县令也太好了一些,分出五分之一的救济粮做备用,啧啧啧。

    难道真的只是同窗之谊?长史心中是有些疑惑的。

    “报!”

    还没等长史离开,便有公差前来奏报。

    冯学永眉头又皱,每次奏报都又不好的消息,这次不知道哪里又饿死人了。

    “东阳县…”公差显然是跑步过来的,有些气喘吁吁。

    冯学永一听到东阳县三个字,便是心中一惊,抢先问道:“死了多少人?他们县令情况如何?”

    公差听了之后,突然有些懵,僵在那里,不知如何回答。

    “快说话啊!”还是长史忍不住,开口提醒。

    公差这才反应过来,道:“回禀知府大人,东阳县没死人啊!”

    “没死人?”冯学永一愣,“那你说东阳县怎么了?”

    “东阳县派人拉了两千斤海鱼,已经在衙署外面了。”公差道。

    这次轮到冯学永懵了,与长史对视一眼,问道:“你说李岗派人送来了两千斤海鱼?此话当真?”

    “当真啊!”公差点头道,“余舟渡大哥在门口镇着呢,您在不过去看看,恐怕就要遭哄抢了。”

    冯学永点点头,看来此事不假,自己得出去看看。

    于是,公差在前面带路,冯学永和长史紧随其后,往衙署门口走去。

    此时的衙署门口,几辆大车排成一排,一股鱼腥味四散开来,将洪江府的百姓全都吸引了过来。

    在这些人的眼中,那不仅仅是鱼,还是命!

    只不过,大车前面站着一个人,让他们不敢靠近,否则早就一哄而上,抢他个干净了。

    这人就是洪江府知府的护卫余舟渡!

    二余舟渡旁边,是负责从东阳县送鱼而来的魏大勇。

    “我说老余,最近吃的如何?”魏大勇随意的问道。

    余舟渡没有看魏大勇,始终看着周围的人。

    “勉强果腹。”余舟渡过了好一会儿白答道。

    魏大勇听了,吧唧了两下嘴,道:“我们那也不好过。”

    “那还往这里送鱼?”余舟渡问道。

    魏大勇叹了口气,道:“就是因为这鱼啊,天天吃,都快吃吐了,实在吃不了了,这不就给你们送过来些,尝一尝。”

    余舟渡没有说话,不过看他攥紧的双拳,和脸上凸起的青筋,就知道他不高兴。

    魏大勇却很是得意,继续道:“你还记得孟初九那小子吗?他现在可是做鱼的一把好手,以后若是去东阳县,可不能错过。”

    余舟渡一直没反应,魏大勇也感觉没什么意思,索性也不说了。

    “鱼在哪里?”冯学永还未出衙署的大门,便高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