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面对本心

第二百三十二章 面对本心

 热门推荐:
    “今天的蚊子真给面子。”

    顾婉在裸露的手臂擦防虫药水,抹过露在裙摆外的双腿才发现周围没有蚊子。

    这处山坡虽然有徐徐吹来的凉风,但风力不足以把蚊子全吹走。

    李十三拍了拍胸脯,“被我的气场震走了。”

    这话倒也没有乱说,黄金喷雾…应该、大概、勉强算气场的一种吧。

    “乱讲!”

    顾婉嘴嬉笑着,伸手从篮子里取出一份三明治,“尝尝看我的手艺,可惜没法和那你的那个召唤兽比,也没法跟青瓷比,只有些基本的自信…”

    “挺好吃的。”

    李十三大口咀嚼着三明治,也帮顾婉拿了一个。

    壶壶会做饭的事情至今是个未解之谜。

    青瓷也离奇得很,除了琴棋书画,烹饪方面同样很强,只是没法像壶壶那样把简单的食材做得无比美味。

    “李十三。”

    “嗯?”

    “我快装不下去了…”

    用不着多问内容,李十三默默叹了口气,顾婉这副健康活泼的样子完全是自己在强撑。

    云姨和青瓷其实早就知道这个情况,反倒是扮演了第二层的伪装,想让顾婉顺心。

    事已至此,没必要多说什么空洞的安慰。

    “顾婉,你现在能感觉到自己的状态…”

    “非常奇怪,没有以前那么痛苦,但是疲惫一天比一天深,可能会在某一天长睡不醒吧。”

    李十三咬紧牙关,不暴露出太夸张的难过情绪,“不等大学开学?”

    “应该等不到了吧…我倒是能看看最后考了多少分。”

    7月,成绩快出来了,要么在明天,要么后天。

    顾婉轻轻用手指拨弄着发梢,“要是以后我们三个人还能在同一个城市,该多好呀。”

    “那就报同一个城市的学校咯。”

    青瓷的去向早已经定了,家里人要求她进入圣兰女子学院,成为6区乃至世界顶级家族的名媛贵妇,坐标虹海市。

    顾婉想考过去应该没问题,也就李十三估摸着自己有点悬,虹海市这样的一线城市大学分数普遍比较高。

    “想太多。”顾婉稍稍靠近了一些,“我等不到那天的。”

    李十三低头沉默,去年得知顾菱菱想要找到雪拉比,尝试触发时间倒流,回到5年前拦下前往第五禁区的妹妹,当时觉得这办法有点愚蠢,是个老好人傻姐姐。

    如今第一次感同身受,无力拯救,只能诉诸于玄之又玄的方法。

    不过,就算真的找到雪拉比,应该也不能随便改变历史吧…

    “李十三,你是不是很奇怪,青瓷今天怎么没有来?”

    “接到电话的时候很奇怪,现在模模糊糊能想到个大概。”

    肯定是顾婉找青瓷说了点话,才创造了这么个独处的机会,具体说了什么,就没法猜了。

    “告诉你答案吧,我跟青瓷说…给情敌放一点水。”

    “嗯?嗯…”

    顾婉话中的意思相当明显。

    “李十三,你喜欢我吗?”

    “还行吧。”

    李十三叹了口气,感情这方面还是坦白一些好,虽然说出来会在双方分别的时候造成更大的遗憾。

    “那…你喜欢青瓷吗?”

    “喜欢呀。”

    “渣男!”

    李十三露出苦笑,咱只是说喜欢而已,什么都没做呢,反倒是任劳任怨服务了这么久。

    “真是的。”顾婉也只是半开玩笑地调侃,“不过,这样一来,我的心愿至少完成了三分之二。”

    大学似乎没法去了。

    完成的心愿一是像正常学生一样参加了高考,二是邂逅一场恋情。

    李十三看着天边越来越暗淡的晚霞,“这样就行了吗?”

    “不然呢。”顾婉的浅色的嘴唇靠近,“让你做我的男朋友?”

    李十三还没来得及答复,后续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不行的,不行的。”

    顾婉眼角泛着泪花,“不能让你眼睁睁看着初恋女友离去,那你也太可怜了,所以,这样就可以了…”

    “别想太多。”

    “不,我有问题…我不想刚有个优秀的男朋友就离开这个世界。”

    顾婉轻轻擦掉眼角的泪水,脸挂起笑容,“送我回去吧。”

    “嗯。”

    李十三伸出手,让顾婉纤细的手掌轻轻搭,拉起她的时候甚至觉察不到多少分量轻飘飘的。

    “李十三,抱我回去。”

    顾婉显得相当虚弱。

    在说出心底的诉求成了自己的状况后,突然变得相当虚弱。

    李十三默默拿出自行车,默默把顾婉抱在怀里,顺着矿山山道往回开。

    “李十三,有没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差不多。”

    从第五禁区回来的时候,顾婉也是一副极度虚弱的样子,有将近整个月的时间坐在李十三怀里赶路,到达虹海市勉强捡回了半条命。

    胸前的衣服被紧紧拽住,顾婉把脸完全贴在李十三的胸口。

    “李十三,我忍不住了,我想说真话…”

    “说吧,周围没有别人。”

    矿山停工几个月了,附近山道连个路灯都没有,李十三顺手灭掉顾婉带着的‘球灯’,自行车在完全漆黑的环境行进,两边偶尔传来一阵虫鸣。

    “李十三!”

    顾婉的情绪完全释放,哭得声嘶力竭。

    “其实我根本没有看开…根本…根本没有你们想象中那样坚强又豁达!我…不想死啊!”

    李十三感觉心头一阵悸动,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顾婉的长发,不知该说些什么,老油条累积下来的经验在这儿完全用不,反倒鼻子酸酸的,也想哭。

    “呼…”顾婉的泪水打湿了大片衣物,许久之后才缓过劲。

    “我任性了。”

    “你要是早点任性也不至于过得这么辛苦。”

    顾婉跟着母亲相依为命,其实心里默默装着许多沉甸甸的负担,直到生命终结前才在李十三怀里宣泄,哪里称得任性?

    自行车离开矿山区,逐渐回到灯火通明的城市道路,顾婉这才拽着衣服擦干眼泪。

    “别叫出租车好不好?这样送我回家,多抱我一会儿。”

    “好的…”

    顾婉没有后续交谈,静静看着周围熟悉的夜景,这些本地人或许都快看腻的事物,她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回到出别墅外,顾婉挥手道别。

    “李十三,刚才你说喜欢我,不是因为看我可怜才哄我的吧?”

    李十三摇摇头,“真不是,别误会。”

    “那,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