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笔虚妄录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有事干了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有事干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

    颜海暗中观察,怕她们两个出事,没想到事没出,倒是先被发现了。

    “谁在那里!”叶明率先发现了颜海。

    颜海大声道:“我是魏理的朋友,你们不要怕,我怕你们出事才跟过来的。”

    他从树后面走出来,两个姑娘吓的魂飞天外。

    叶明怒喝一声,捡起一块石头就往颜海上砸,大概是从小就干这活,准头非常好,不费吹灰之力,就砸到了颜海脑袋上。

    “哎哟!你练过的你!”颜海气的直跳。

    叶明拉着堂妹迅速往河边走,一边走一边大喊:“你别过来!”

    颜海道:“我过去?你想的美。”

    叶明怕他耍流氓,他还怕叶明看上他呢。

    好在魏理飞奔着过来了,气喘吁吁:“叶明,你没事吧。”

    叶明手里还拿着魏理埋掉的镜子,听到是魏理的声音,松了口气,刚要走过来,忽然脚腕上冰凉,动弹不得,低头一看,一只手从水中伸了出来,湿漉漉的抓住了她,将她往水里拖去。

    “叶明!”

    魏理大叫一声,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颜海吓了一跳,连忙凑上前去,道:“魏理,没事吧。”

    魏理扑腾一下,冒出来一个头:“救命,我不会水!”

    颜海:“……”

    最后还是颜海将人从水鬼手里抢了回来,看着这一对鸳鸯抱头痛哭,互诉衷肠,自己出人出力,在旁边跟个落汤鸡似的多余,顿时哼了一声,再一看叶明的表妹长的跟个大鸭梨一样,冲着自己笑,立刻湿漉漉的跑了。

    ……

    过了三月,京城越来越暖和,这些有钱人约好了似的请客办酒,今天你家纳第十三个小妾,明天我家儿子满月,后天他家儿子抓周,再后天又有好几个做十大寿的,怎么闹怎么来,还变着法子下请帖,想请宁昭去捧场。

    宁昭去了几次,一个子都掏不出来了,干脆闭门谢客,连小白也不许出去交际,叫上御步和颜海在清水街打牌。

    御步冷着脸坐在牌桌上,将几粒麻将子按照花色大小摆的整整齐齐,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幼稚!

    胡大痣就坐他上手,也不知道他要什么牌,又不敢接他的炮,心道牌场无父子,赌场无兄弟,不管了。

    “二筒!”

    御步将牌整整齐齐一推:“胡了。”

    宁昭和颜海看着他推出来的牌,一二三四五六七按照顺序排列,就是不知道要胡哪一张。

    胡大痣将这些牌重新整了一下,还真是单要这一张二筒。

    “御步,你理牌你不能按照花色和数字大小来,你得这样……”颜海想指点一下御步。

    御步面不改色:“牌在我心里。”

    颜海:“……”

    宁昭:“……”

    初二,打牌。

    初三,打牌。

    初四,宁昭反省自己,怎么能把阳司司长拘在这里打牌,明天就让他上值去。

    初五,打牌。

    初六,御步忍无可忍,掀翻了牌桌,小白装模作样的拦了他一下,就让开了,不敢多拦。

    胡大痣更不敢拦了,蹲在地上假装捡麻将,都不敢放一个。

    宁昭连忙追了上去,道:“走走走,吃饭去。”

    颜海道:“我们出城去吃啊,上次在城外吃的片儿汤好吃。”

    为了吃顿饭,大老远的出城去,也只有颜海想的出来。

    御步道:“你们去吧,我要去阳司。”

    宁昭道:“你不去我们也不去,是吧颜海,就去食宝记吃。”

    颜海心道御步不去,谁付账啊,还不是只能在京城里挂账,点头道:“对,就去吃烧鹅。”

    御步这才同意了,严厉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不许再叫我打牌。”

    宁昭道:“你连赢四天,怎么还这么不高兴?”

    御步哼了一声,并不认为自己浪费时间,赢了一兜子树叶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一片树叶就是一两银子,一群王蛋全部记账。

    而且做这种无聊的事,简直就是浪费他的时间。

    三个人去了食宝记吃烧鹅,颜海又叫了一只烤鸭,和宁昭吃的两手都是油,以至于一个信客来送信的时候,他们四只油手争先恐后的去拿信,御步半路拦截,伸出长手,将信拆开。

    上面一笔龙飞凤舞的大字,长胳膊长腿的伸展着,虽然不太好看,但是另有一股喝醉了似的洒脱。

    洒脱的意思就是字跟字之间谁也不服谁,横竖撇捺都跟拿着丈蛇矛一样,随时准备打起来。

    颜海道:“这不是曲靖吗,怎么还写上信了?”

    宁昭道:“你在江湖上的朋友?”

    颜海摇头:“颜远山家的邻居,我十三岁他就搬去梁州了,他这个字,我一眼就能认出来,写的什么?”

    御步道:“请宁昭帮忙。”

    颜海道:“宁昭的名声都传到梁州去了?”

    御步道:“不是,信里写的是颜远山跟他写信的时候说的。”

    颜海道:“这个大嘴巴。”

    三页纸写的满满的,可是因为字太大,其实并没有多少内容,大概意思就是说自己招惹了一点东西,想请宁昭前去帮忙。

    报酬就是让他们去梁州玩一个月,管吃管住。

    因为字迹太过豪放,三张纸实在写不下,于是地址就潦草的写了一个颜远山。

    大概意思是颜远山知道。

    颜海对着宁昭乱眨一气眼睛,恨不能现在就去一趟梁州,边眨边道:“梁州的打卤面好吃。”

    宁昭道:“你吃过?”

    颜海摇头:“我听颜远山提过,他去过梁州。”

    宁昭果断答应了。

    颜海又去看御步:“你也一起去啊。”

    出门在外,总是要带一个钱袋子才觉得保险。

    御步巴不得他们两个赶紧滚蛋,还自己一个清净,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就拒绝了颜海的请求。

    颜海道:“你真不去?”

    他想再好好劝劝御步,御步已经飞也似的走了。

    宁昭道:“你是不是傻,你直接要他把银子留下不就行了?”

    颜海道:“也是。”

    两人打着饱嗝出了食宝记,准备散步去颜远山家里,走到一半,忽然人群一片乱哄哄的,好像油锅里进了一滴水一样,炸开了。

    “出什么事了?”颜海往里面挤。

    如此看闹的他,在挤了一半之后,也猛的往后退了一步,对宁昭道:“粪坑炸了。”

    实在是太臭了。

    而这股臭味还在奔着他们而来,宁昭定睛一看,就见那个满挂屎的人竟然是胡大痣!

    “宁少爷!颜少爷!等等我!”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