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荒野求生开始作妖 > 第499章 你们忒双标了

第499章 你们忒双标了

 热门推荐:
    沈觉这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就连李成新都十分赏脸的跟着点了点头。

    “我说,这个气氛也挺合适的,我听说漫天风雪的时候能看到雪女,姚老师知不知道雪女的故事?”裴心悠嬉笑着,怂恿道。

    “心悠姐,你这是再给我找素材呢?”姚云儿乐道。

    “你就说你知不知道吧?我挺好奇的。”裴心悠说。

    “我还真知道一点……”姚云儿低着头,抬起眼皮,笑着的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看起来十分像个神经病。

    不得不说,姚老师在气氛烘托这一块,天赋异禀,做得极好。

    “传说中啊,这雪女是东洋岛国的一种妖怪。”姚云儿开口说道。

    “呼……”卡罗林跟悬着一颗心忽然找到慰藉似的,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动静有些大,而且十分异常,大家都朝卡罗林投去好奇的目光。

    “额……那个……那什么……”卡罗林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只是觉得,那雪女既然是东洋岛国的妖怪,应该不会漂洋过海到咱们这座岛上来,对吧?”

    “额……”四下鸦雀无声,寂静得只剩下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

    “卡罗林,你这笑话挺冷的啊……”费尔曼扯着嘴角,尴尬的笑道。

    “是吗?我怎么觉得是真的冷?哥,竹棚的帘子都放下来了对吧?”裴心悠朝沈觉问道。

    “都放下来了,”沈觉点了点头,“冷是错觉,过来,我给你暖暖。”

    裴心悠将椅子往沈觉那边挪了挪,两把椅子靠在一起,卡罗林依偎到沈觉的怀里去了。

    “呕……”姚云儿也不知道是在打嗝还是真的想吐,看着沈觉和裴心悠一脸一言难尽。

    “姚老师,继续吧,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裴心悠微笑着,对姚云儿说道。

    姚云儿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顺了顺气,继续讲道。

    “雪女,顾名思义,就是雪天才出来的妖怪,住在深山老林里面,长相极美,性格冷酷,孤僻且偏执。”

    “传说啊,这个雪女有个最大的爱好,就是把自己喜欢的男人勾引到自己的老巢里面,跟他接吻,接吻的同时将其完全冰冻起来,取走其灵魂食用。”

    “哇,这是摄魂怪啊!”卡罗林说道。

    “不一样好吗?摄魂怪长得黑漆漆的,丑了吧唧的,雪女是极美的,又冷又美,一个美一个丑,差别大了去了!”姚云儿纠正道。

    “都是吸人魂魄的,你们也太双标了吧,颜狗本狗了……”沈觉说道。

    “不是双标,是一种体验好吗?就比如,摄魂怪亲你吻你,吸你魂魄,你会不会感到恶心或者恐惧?但雪女就不一样,雪女吻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很幸福,这么大个美人,死了也值了,对吧?”

    “魂魄都被吸了,那肯定是死透了……”李成新乐道。

    “这雪女好偏激啊,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就要这样对待他呢?”裴心悠可能是其中唯一一个认认真真听故事的人,就连问出来的问题都引人深思。

    “其实雪女一开始不是一样的。”姚云儿说,“雪女在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的时候,是会想跟他长相厮守的,也不会吸他魂魄,除非那个男人背叛了她。”

    “雪女在对方违背誓言的时候,那一瞬间就会毫不留情地取人性命,美丽而又恐怖。”姚云儿说道。

    “所以说,这雪女是个赌徒咯?”沈觉挑眉,问道。

    “也可以这样说吧。”姚云儿点了点头,“只不过十赌十输就是了。”

    “真惨啊,长得这么漂亮,还这么惨……”卡罗林摇摇头,心疼不已。

    “只能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然雪女为什么就没遇到过长相厮守的人?”姚云儿气呼呼的说道。

    “估计这雪女运气不好吧,渣男体质什么的……”沈觉说完点了点头,再次肯定了自己的说法。

    “这也行……?”裴心悠抬头看了一眼沈觉。

    “这不讲故事嘛,全看讲的人怎么编。”沈觉答道。

    “就你话多……”裴心悠白了沈觉一眼,笑着回过了头。

    几个人懒懒散散围着火堆烤了好一阵子,终于想起院子里还有一堆事情没做。

    “怎么样,现在开始吗?”沈觉靠在椅子上,朝对面的李成新抬了抬下巴。

    “现在吗?应该还早吧。”李成新垂眼,看着火堆最下面的火焰发呆,看样子并不是很想动弹。

    “不早了吧,咱们吃完饭在这儿坐了也都一个多小时了……”费尔曼说的是大实话,但身体也很诚实。

    一动不动,坐立如山。

    “你们先把屋顶上的积雪弄下来吧,我们几个负责打扫院子里的雪。”裴心悠看了看屋子里的三个男人,不同的面孔,同样的懒散。

    就连李成新都被带坏了。

    “话是这样说,可没人动啊……”卡罗林叹了口气。

    旁边姚云儿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惺忪的看着大家。

    “算了吧,睡觉吧。”裴心悠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

    “唉?我看这个主意挺好的,不然咱们先睡半个小时。”姚云儿一顿猛点头。

    “睡吧,待会儿到了晚上,积雪把屋顶压垮了,明天咱们也不用扫积雪了,重新搭房子吧,挺好的。”裴心悠说着这话,面上笑着,心里呵呵哒。

    “唉?你怎么还气呼呼的啊?”沈觉弯过上半身,凑过来仔细看了看裴心悠愠怒的表情,乐道,“心悠,明明你也困了,来,靠着我眯一会儿吧。”

    沈觉说着,将裴心悠往自己的腿儿兜里带了带,“脚圈上来,不然待会儿脚麻了。”

    “脚麻了正好,跟闹钟似的。”裴心悠说。

    “心悠,你怎么还自虐起来了?”沈觉无奈笑了笑,“你就睡吧,啊,放心,待会儿我会叫你的。”

    裴心悠侧卧在椅子上,头枕在沈觉的大腿上,抬眼看了看沈觉,终于困倦来袭,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闭上眼睛不过几秒的功夫就睡着了。

    “哎……”沈觉抚了抚裴心悠的鬓角,摇头轻声笑道,“明明自己也困了,还撑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