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惊鸿一瞥长相思 >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热门推荐:
    清风和明月心道下午在林府和那林夫人还没有聊够吗,晚上还要找她们来聊?

    但她们也就只敢在内心腹诽,还是乖乖的停下了脚步在秦云舒的示意下坐在了她的旁边。

    “你们觉得,我该再嫁吗?”

    这问题问得猝不及防,清风和明月双双一愣,随后对视了一眼,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清风无话,明月道:

    “主子,我们跟了您这么多年,您待我们极好,您的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用什么答案来回答您。但是,我们希望您能幸福和快乐,不管您做什么决定,我和清风都会一直跟随您。”

    清风在一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无声的附和着明月的话。

    “噗嗤。”秦云舒笑了起来,又重复了一下明月的话:“幸福和快乐…是啊,我不就图这个吗?”她轻轻的呢喃道。

    “但我嫁了两回,得到了吗?”她说得极轻,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只是单纯的为了说出来。

    “好了,我知道了,去备水吧,我要洗漱了。”

    “是。”

    翌日,秦云舒又去了闻人愫那,她的本意是来说她想清楚了,改嫁的事情,若是她娘有好的人选,她便见上一见。哪知,她还没开口,她娘倒是先说话了——

    “我挑日子定在了下个月十七。”说的自然是改嫁进门的日子。

    “这么快…”秦云舒脱口而出,说完才反应过来她这话有歧义,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有心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闻人愫倒是不介意,“不是我急,是上官靖急。我翻了黄历,给了他三个日子,一个是下个月十七,一个是下下个月初五,一个是明年的日子,他选了第一个,我自然是随他去。”

    秦云舒小心的观察着她娘的神色,试着问道:“我听说…我那准后爹,可是一直孤身一人的,从未娶过妻,府中也没有侍妾…”

    闻人愫:“是啊。”

    回得挺干脆啊…

    “他如今位高权重,正直不惑之年…他就一直打着光棍啊…?”秦云舒又往深的问了一些。

    闻人愫:“是啊。”

    嗯?那么…“可他怎么突然就要娶您了呢?”

    闻人愫:“你是猪脑子吗?是我亲生的吗?”

    ???”秦云舒莫名被呛,她反问:“是不是亲生的您自个儿不知道吗?”

    “那还问这么笨的问题?自然是他喜欢的人是我。”闻人愫极为无语。

    秦云舒貌似还看见她娘翻了个白眼表示她的无语,但万幸,还好她是亲生的,还好还好。

    虽然她还觉得她娘那句话有些自恋,但想起关于她娘年轻时的传闻,再看了看生了两个孩子且年近不惑之年还风韵犹存的闻人愫,她选择闭嘴。

    “那…他这些年都不娶,是…因为您…吗?”越往后问,她越慌,生怕她娘提起扫帚赶她出门。

    虽然提扫帚可能不太可能,但赶她出去,她觉得还是很大几率的。

    “你今天来,是干嘛的?”

    奇怪的是,闻人愫没生气,却也不回答,还抛出了一个问题,直接跳过当没听见。

    秦云舒心里一个咯噔,看她娘这反应,她大概是猜对了。她有点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冷静了一些之后才去想她娘问的问题。

    本来打算先说让闻人愫留意好人家的事情,但想了想,方才才说着她娘改嫁的事,现在再说她改嫁的事情好像不太好,话在嘴边绕了一圈,开口时说的是外祖家的事。

    “我前两天去了外祖家。”

    闻人愫:“哦。”

    这反应…?秦云舒看不出来她是想听还是不想听,语气是冷淡的,神色是平静的,只有拂袖的手是有一瞬间的停顿的。

    “外婆说您送了请帖,她们便去。”反之,不送就是不去。

    闻人愫皱了一下眉头,抬眼看去:“你这是当说客来了?”

    这下秦云舒倒是不慌了,缓缓的又喝了一口茶才迎上闻人愫的眼神,轮到她了。

    “是啊。”

    闻人愫:“……”

    “你倒是操心蛮多。”她语气莫名的说了一句。随后才道:“已经准备了。”

    闻言,秦云舒倒是放心了。那么下一件事:“您上回同我说的,问我改不改嫁的事情,我想好了。”

    闻人愫:“怎么?”

    “我想清楚了,一辈子还那么长不是吗?”秦云舒将她在孟府的处境和闻人愫说了,本以为她娘会说她傻既然知道了她婆婆看见她就难受还傻傻的留在孟府或者是什么别的,总归是说点什么损她或者说她笨之类的话。

    结果闻人愫听完后来了一句:“原来你跟那孟云熙不仅没有夫妻情分还连夫妻之实都没有啊?”

    “?”这是什么话,秦云舒纳闷,随后不解道:“我和楚希也没有夫妻之实啊。”

    “你都嫁两回了,你跟我说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闻人愫那淡定的神色瞬间保持不住了,声音都猛然的提高了一些。

    也不怪她如此惊讶,谁能想到呢,秦云舒嫁的两任丈夫,都是君子。

    第一任对她有情有义,但因为自知活不久,不想拖累秦云舒,便真的就说到做到一直没碰她的身子,除了有时情难自禁的亲昵之举。

    而第二任则是直接将婚姻当儿戏当一场交易,虽然新婚之夜便去了边关,但回来之后虽然残废却也没有对秦云舒做什么逾举之事,这位是完完全全的把秦云舒当成了朋友在对待。

    闻人愫无语了。

    想她活了半辈子,自己活得也算是奇葩了,她这小女儿倒好,青出于蓝胜于蓝,比她更奇葩。

    “你这让人如何是好?”无语完,她又苦恼这个。秦云舒知道自己是处子之身,她的两任夫家知道,闻人愫知道。

    可别人不知道啊!总不能每相一个人家,都要对人家说她是处子之身吧?

    再说了,既是处子之身,又是大理寺卿庶女,是现忠义侯的外甥女,又是六部尚书的准继女,这么多层身份,闻人愫原本挑好的人家可以全部弃了。

    “这样吧,我给你一张百花宴的帖子,你先去参宴,届时我再看看有没有人家是中意你的,我再从中给你挑。”纠结了半晌,闻人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