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他心尖上的光 > 第42章 你要雪藏我

第42章 你要雪藏我

 热门推荐:
    透过玻璃,姜洛笙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心里也开始有了答案。

    深更半夜,两人都在床上辗转难眠,叶凌霄两手放在脑后,平躺着,双眼盯着天花板看得出神,就连一旁的手机来了信息也没注意到。

    也不知过了多久,晨光微露,这才翻身拿起枕头旁的手机打开一看,他直接在床上坐了起来,眼角眉梢都透着一股欢喜。

    ——那我们试试吧!

    这几个平平淡淡的字眼,却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惊喜,内心的激动狂压不住,他被兴奋冲昏头脑。

    他一个冲动就拨通了姜洛笙的电话,也不管这时候她是否已经安睡。

    接了电话的姜洛笙害羞的不敢吱声。

    “你答应了?”

    姜洛笙想了想:“可是叶凌霄我有个条件?”

    “你说。”叶凌霄二话不说就让她说。

    “我们暂时还不是正式的恋人关系,如果高考后你还喜欢我,那时候再说。”

    这边叶凌霄顿了顿,轻笑:“姜洛笙,你这是要雪藏我?”

    姜洛笙听着他吊儿郎当的语气,不坑声。

    叶凌霄又问:“真要这样?”

    姜洛笙恼了,愤愤道:“你不答应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过。”

    声音软糯糯的,听上去没有虽然有股恼劲却没有任何杀伤力。

    “好…好…好,我答应就是了。”叶凌霄即刻妥协,从来都是别人向他妥协,现如今倒是他向她妥协了。

    “听到没?”叶凌霄等了许久也不见她吱声,心里越来越没底,皱着眉问她。

    “那我挂了。”叶凌霄就这样一脸懵的被她挂了电话。

    他不是都答应了?

    她这什么意思?

    她该不会要后悔吧?他心里一堆问号,无法排解。

    春节来临,每家每户都在准备丰盛的年夜饭,父母在厨房里忙得焦头烂额,姜洛笙坐在客厅里只管等吃就行。

    ——新年快乐

    姜洛笙看着叶凌霄给她发来的信息,嘴角含笑,乐滋滋地也给他回了句

    ——新年快乐

    刚发过去电话就叶凌霄就打了电话过来,姜洛笙一脸慌张,赶紧挂断了电话给他发信息。

    ——我爸妈在呢!

    很快他就回她——你怕?

    姜洛笙撇撇嘴,心里很无语,她能不怕吗?埋头打字发了过去——你说呢?

    ——什么时候出来?

    看着他发过来的信息,姜洛笙皱了皱眉,刘文林他们四个人约好吃完年夜饭后一起去放烟花的,撇过头忘了眼乌黑的夜空

    ——饭都还没吃呢!

    发完,姜洛笙悠悠地叹了口气,看着空荡的饭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摆满了,唉~

    两个小时后,姜洛笙饭吃到一半就听到敲门声,母亲起身去开门。

    “阿姨,你好!”刘文林的声音传过来。

    姜洛笙瞬时脸色煞白,视线往门外扑捉,扫视了一番没有看到其他人,这才恢复平静的脸色。

    “哎呀,小林啊,快进来。”

    “不用了,阿姨,我来叫姜洛笙一起放烟花的。”刘文林在门外客气的回答,坚持不进去,他是被叶凌霄给逼着来的,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过来喊了。

    母亲知道每年刘丹琴,刘文林他们都要去放烟花的,反应倒也平常,回头望了眼正在扒拉最后几口饭的姜洛笙,说:“她还没吃好呢,快进来我们一起吃个饭你们再去也不迟啊!”

    刘文林苦恼着不知该怎么拒绝,一道嘹亮的声音:“妈,我吃饱了。”

    姜洛笙急匆匆来到门边,见母亲微微无奈的表情,半笑着,说:“妈,那我们走了。”

    小孩子都贪玩,母亲也不好多说什么,就让她们注意安全,别玩太晚,就让他们去了。

    刚出门就看到转角处的叶凌霄,黑夜下看不清他脸色是悲是喜,但她知道,他肯定是没那么开心的,在这万家团聚的日子,他却……

    叶凌霄看到姜洛笙,嘴角微杨,她穿着一件黑色长外套,整个人裹得圆不溜秋的,两只水灵灵的眼望着他。

    叶凌霄把手里事先准备好的围巾给她围上,幽深的黑眸凝视她,轻斥道:“每次都不戴的,生病了怎么办。”

    听着像是在责怪,实则宠溺到不行,姜洛笙用手摸了摸他给她套上的黑色围巾,娇羞的低下头。

    “怎么样,开心吗?”叶凌霄将她额角被风吹乱的发给她整理好,笑着问。

    姜洛笙抬眸与他对视,接着撇过头,看着寂沉的夜空,努了努嘴,略微遗憾:“就…感觉缺了一场雪,好久都没看到雪了。”

    叶凌霄挑眉,垂眸注视着她,想了良久,说:“那以后我带你去看雪,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刘文林皱眉看着在他面前眉来眼去的两人,埋怨又心痛的说:“你们两个大过年的一定要这么伤害我?能不能别撒狗粮。”

    姜洛笙听了脸微红,为了掩饰自已的尴尬,跑上去追着刘文林打:“我让你乱说。”

    “姑奶奶,我无辜啊,只准你们做,还不准我说了?”

    “我让你再说。”

    “哎哟喂,疼啊,下手不能轻点的?”

    “你活该。”

    打闹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街道里,吵闹过后,只有一阵阵寒风吹过。

    又去刘丹琴家接她,她们来到城边一处比较空旷的空地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下了车,刘文林和叶凌霄去后备箱里搬烟花,姜洛笙拉着刘丹琴来到边上的一条小溪旁。

    溪流清澈见底,皎洁的月光倒影在水光中,尤其美丽,波光粼粼。

    姜洛笙忍不住把手从长长暖暖的衣袖中露出来,半蹲下来,用指尖轻轻沾了沾水,立刻皱起眉头:“好冰啊!”

    刘丹琴无语的瞥了眼她,说:“傻,谁让你去摸的。”

    姜洛笙气不过,什么叫傻,她就是觉得好看才想玩玩的,突然一个坏笑,姜洛笙将通红的双手往刘丹琴脸上抹去。

    刘丹琴一边闪躲一边说:“姜洛笙,你疯了,这么冰,我生病了你要负责。”

    姜洛笙还在继续追赶,笑着说:“没事,我会负责的。”

    “姜洛笙,你行了啊。”

    “不行。”

    叶凌霄和刘文林把烟花摆放好,转过去才看到在溪边追逐打闹的两人,他们两个脸上都浮现出宠溺,柔和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