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夜寒深深醉思量 > 24.没有退路了

24.没有退路了

 热门推荐:
    夜之醒和六神,还有穿越后的明昭,三人一路狂奔,终于在弯弯绕绕的密林小径中,暂时逃脱了白骨杀手的追捕。

    “小夜夜你实在太不够意思了。居然把老子一个人扔给白骨妖啃,你带着小明明去跑路,好意思吗?亏得老子脚下功夫够快,不然就只剩下一张皮了。”灵猫六神气喘吁吁,它小心翼翼拔下自己屁股上的一枚箭头,疼得龇牙咧嘴。

    很神奇,血淋淋的伤口愈合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已经完好如初,只不过这灵猫有些肥壮,爪子又不够长,有一个插在尾巴根儿上的箭头,费了半天劲都够不着。

    “喂,你别光看着啊。快帮老子拔箭!等等,还是小明明来吧,怎么忘了,你可是明堂第一医官啊。”六神舔着脸,用巨大的猫脑袋蹭了蹭明昭的脸。

    “嗯,你别后悔。”她冷笑着,伸出手掌。

    “哎,你会后悔。”夜之醒捂住眼睛,不忍再看。

    果不其然,随着明昭衣袖一挥,手中已经多了一枚箭头,连带着一大块皮毛,还沾着血肉。

    六神嚎叫着,捂着屁股在石头上蹦了好一会儿。

    “小明明,你是什么医官啊?怎么下手这么狠重?”六神用毛爪抹着眼泪,嘟囔着:“小夜夜,你对她做了什么?小明明以前可不是这样啊,多温柔的小娘子。”

    “谁是你的小明明?”明昭拽过夜之醒的袖子,擦掉手上血污,冷笑着:“小夜夜?我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夜不行,这菜花猫是公的吧,你和它,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菜花猫?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六神啊。她怎么了,磕着脑袋吗?”

    六神的伤口已全部愈合,它从石头上跳下来,围着明昭打着转,耳朵上的金毛一抖一抖的,它神情匪夷所思。

    “她是明昭,不是小十。”夜之醒无奈地抖落着衣袖,尽可能离她远点儿:“我想,进入溟洞出了点小问题,她们的魂魄互换了。”

    “什么,魂魄互换,这可不是小问题?”六神一听炸了毛:“别说是你,就是你师父九阳真人都不见得能扭转乾坤,糟糕,实在糟糕!”

    “你说什么,我变不回去了?夜之醒,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明昭听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她踮起脚尖,一把薅住夜之醒的衣领,气势汹汹:“信不信,老娘打断你狗腿。敢骗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六神吓了一跳,往后蹦了一步,猫爪捂住自己的胸口,惊叹着:“好泼辣的小娘子。”

    “明姑娘,有话好好说。你别信那头傻啦吧唧的猫,它除了贪吃和勾搭漂亮的小娘子,最喜欢谎话连篇。这魂魄互换的法术,也许我是搞不定。但我师父九阳真人白若尘可是大颂顶尖的术师魁首,他老人家一定能帮你和小十,把魂魄换过来。我保证,我发誓!”夜之醒讨好地笑着,轻轻拍拍明昭的手腕。

    “你师父现在哪里?”明昭丝毫不肯放松,目光炯炯。

    “家师就在东京汴梁不夜山庄。”夜之醒哂笑着。

    明昭看看正在舔着毛的六神,后者被她犀利眼神吓到,忙不迭站直身体,重重点头。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汴梁。我们现在哪里?”明昭松开了夜之醒,垂眸思忖着。

    “咱们在朱雀镇,距离汴梁有十天路程。”六神认真回答。

    “好,既然如此,即刻出发吧,去找你师父。”

    “等等,明姑娘。你现在暂时不是明昭,而是明思令,可不能说走就走啊。至少,也要跟明堂打个招呼吧。”六神小心翼翼:“如果没有明堂庇护,这酆都的白骨杀手可不好对付。”

    “你的意思,我没退路了呗?”明昭抬眸,意味深长。

    “不。我永远是你的退路,会护你周全。”夜之醒笃定而认真。

    “好,我考虑一下。我的包呢?”明昭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登山包。

    “包?什么包……哦,想起来了,让我给你背着那个又重又大的包……六神,包呢?”夜之醒用胳膊肘狠狠戳了下六神的胖肚子。

    后者恍然大悟,赶紧一躬身,从血盆大口中吐出了明昭的登山包。

    沉甸甸的背包落地,激起了许多灰尘。明昭嫌弃地捂住口鼻,郁闷道:“我去,居然被你吃了?没有沾到口水吧。”

    六神和夜之醒同时肯定地摇头,看她那犀利眼神,那点头无异于是找死行径吧?

    明昭挽了挽袖子,打开包翻了翻,手机虽然还有电,但屏幕已经没有任何能显示的迹象。她郁闷地扔回背包。

    她翻出一瓶功能饮料,拧开盖子猛灌了几口,方才有了回魂之感。

    最后,她从包里又翻出了一根小巧的电棍,握在手里把玩着。

    明昭想着心事,夜之醒悄悄靠近,指着那粉红色还能发出啪啦啪啦火星的小棒子,好奇不已:“明姑娘,这是什么神器?蛮好看的。”

    他话音未落,她便顺手将电棍轻轻点了下他腰肢。后者惊呼一声,蹦得老高,浑身颤抖着。

    “你们术师,不是不畏雷杀吗?”明昭鄙夷地瞥了一眼夜之醒,似笑非笑问。

    “咱们八尾灵猫最怕雷杀,长得好看的小娘子,万万手下留情!”六神最能察言观色,和看起来柔弱的小姑娘保持了绝对的安全距离。

    “说说看,这个明思令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长得这么丑,身体还这么弱!”明昭打量着夜之醒和六神。

    “明思令乃明堂圣女,身份尊贵至极。再过一个月,她就年满十八,可以继任堂主之位。明堂虽然这几年有些败落了,但依旧还有二十几个分舵,麾下还有数千位杏林高手。在江湖上也算有着赫赫威名啊。所以,明姑娘和小十互换身体这段时间,绝对不会吃亏的。”夜之醒信誓旦旦。

    六神重重点点头,又与夜之醒低声道:“就这位小娘子的做派,放在儿恐怕也不会吃亏吧?”

    “闭嘴,你敢诋毁明姑娘,当心她劈了你。”夜之醒眨着鸳鸯眼,讨好道。

    “嗯,腹谤也不行!”明昭瞥了一眼男人和猫,笑容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