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极限警戒 > 27节 暗夜脚步声

27节 暗夜脚步声

 热门推荐:
    海明珠内心颤了下,她看到宋经理一直以来的表现,就感觉的确很像鬼迷。可因为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迷信学校毕业的,这才一直提醒自己要信科学。但如此环境,再听荀家声这么说,心中其实已经对宋经理被鬼迷一事信了八成。

    “你认为他在亲测13楼不存在的时候就埋下了祸根,这时候才爆发出来?”沈约想了想说道。

    “原来你也是这样想!”荀家声如同遇到知己般,“我在电梯里时就感觉到了,那时候我就和你眼下这般想了!”

    为证明自己的未卜先知,荀家声随后道:“我再告诉你一个细节。”

    “请讲。”沈约客气的说道。

    荀家声低声道:“我们几个一直没有离开过彼此的视线吧?”

    “那是。”沈约毫不犹豫道。

    “那这留声机是谁开的?”荀家声神神秘秘道:“除了鬼,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呢?”

    海明珠感觉这个狗总说的的确有点道理的时候,留声机突然停了!

    众人本来已经习惯了留声机发出的婉转又有点凄迷的歌声,可留声机突然停了,歌声随即消失,室内忽的静了下来,吓的荀家声接下来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金鑫突然关掉了手电筒。

    “你!”荀家声想说你要做什么,可只说了一个字,听到金鑫发出“嘘”的声响,硬生生的截断下文,他不怕金鑫,却很怕鬼已经出现了。与此同时,沈约窜到了墙壁旁,伸手关了屋灯。

    厅内立即陷入绝对的黑暗。

    厅中瞬间由极亮转为全暗,荀家声、海明珠二人在那一刻,惊的呼吸都要停了。

    绝对的黑暗,并非绝对的寂静。

    还有留声机上的唱片空转剩下的沙沙声。

    不过那“沙沙”声更显此间的诡异,而伴随着沙沙的唱片旋转尾声,海明珠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是从客厅外传来的。

    海明珠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想喊又是不敢。她实在想不出这时候为何会有脚步声在厅外出现。

    难道说,是红衣女鬼发现了访客,这会儿前来热情的招待一下?

    若是在看恐怖电影,这种情况她或许觉得很好玩,不过如今身临其境,她剩下的只有惊悚。

    金鑫也是心中凛然,他几乎和沈约同时听到了脚步声,在关掉手电的时候,他已经窜到了客厅门口,悄悄伏低了身子,如同猎豹捕食猎物准备出击的姿势。

    他不知道来的是谁,可毕竟是安保界的拼命三郎,知道占据先手的重要性,只要来人进入客厅,他有制服来人的信心。

    可来的如果是鬼呢?他能够制服吗?金鑫如今也不敢确定。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居然有了冷汗在缓缓的滑落,这实在是少有的事情,可最要命的是脚步声偏偏在客厅外停了。

    留声机“沙沙”空转的声音也终于停了。

    不知过了多久,金鑫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他有点忍耐不住,感觉无论来的是人是鬼,他都要冲出去看看时,屋灯突然亮了。

    金鑫骇了一跳,回头望向墙壁旁站着的沈约,知道是他开了屋灯,不由诧异。他和沈约合作已经很长时间,可说是极为默契,因此搞不懂这时候沈约为何要将局势变成我明敌暗的不利局面。

    沈约向金鑫摆摆手,示意无妨,然后扬声道:“是铁泰安保的铁正先生吧?”

    金鑫怔了下,直起了身子,他不知道外边躲着的是铁正,可信任沈约的判断。

    厅外不闻声响,沈约倒没有意外,继续道:“我们这里有金汤安保的金鑫、海明珠。我是金汤安保的顾问沈约。对了,还有安心安保的荀总和宋经理。”

    脚步声终于再次响起,铁正从厅侧闪身现到厅门口,先是看了眼金鑫,颇有意外的表情。再仔细打量了厅中的局面后,终于先抱拳向金鑫打招呼道:“金总好身手。”

    金鑫客气道:“老爷子才是真正的好身手。佩服佩服。”

    二人互望,彼此倒像江湖人物的做派、很有惺惺相惜之意。

    金鑫少服人,不过对铁正是由衷的称赞,方才二人虽没有动手,但形势可说是极为险恶。真正的高手不但要身手好,还要知机知势,金鑫先伏击在门口,铁正后至,可铁正的警觉性显然极高,发现厅中的不对,这才忍住不出,单凭这份耐性和警觉,已是金鑫少见的人物。

    铁正缓步走入厅中,“你们也到了这鬼地方?”

    沈约听出铁正的未言之意,有些关心道:“铁娃呢?他也到了这个诡异的13层?”他略微有些奇怪,因为在44层会议室的时候,他也看出铁正极为关心铁娃,眼下没道理放着铁娃不理。

    “铁娃和冯总他们在一起。”铁正干咳一声,神色有点不自然。他说话时,不停的看着厅中的动静,看了眼痴痴呆呆的宋经理,皱眉道:“他怎么了?”

    沈约沉吟片刻,“这个嘛,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明白。”

    “是被鬼迷了?”铁正一针见血道。

    “还是老爷子见多识广。”荀家声凑过来道,“一眼就看出有问题了。”

    铁正的神色又有些不自在,像是对荀家声这种人亦不感冒,突然望向沈约道:“沈顾问是吧?”见沈约点头,铁正沉声道:“我冒昧的想问你个事儿,不知可以吗?”

    “请讲。”沈约客气道。

    “我这老头子年纪大,耳朵手脚其实都不算灵便了。”铁正感慨道:“适才在厅外,知道厅内有动静,可就是不知道是人是鬼。”说罢哈哈一笑,铁正喃喃道:“老了老了,反倒疑神疑鬼起来,还请几位不要见笑。”

    海明珠一旁道:“这种环境,疑神疑鬼是正常的。”

    铁正并不在意海明珠,只是盯着沈约道:“是啊,疑神疑鬼很正常,不过沈顾问好像有点不正常,你不怀疑厅外来的是鬼,为何一口咬定是我来了呢?”

    他这个问题,在场的众人其实都想问。

    沈约笑笑,“这个倒也简单。要是别人来,我也很难猜出来。老爷子有点独特,因此我倒容易猜。”

    “哦?”铁正还是想不明白。

    “就和老爷子说的一样,老爷子年纪大了,看起来又能打,老年风湿病痛在所难免。”沈约解释道:“我在四十四层会议室的时候,就闻到老爷子身上有股很浓的膏药味道,应该是身上贴了虎骨风湿膏什么的吧?”

    铁正恍然道:“原来你刚才在厅内嗅到老头子身上传来的膏药味道,这才猜到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