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涅槃重生之慕瑶 > 第四十章 秦慕瑶当选太子妃

第四十章 秦慕瑶当选太子妃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秦慕瑶刚从睡梦中醒来。怜儿打开房门,正准备去厨房打洗漱的热水,怎料陈景瑜突然出现在房门口,着实把怜儿吓了一跳,脸盆着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秦慕瑶被声音刺激耳膜,彻底惊醒。

    “慕瑶姐姐,有事找你,你赶紧跟我走。”

    “公主,我跟你走也得先洗漱吧,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如此急切。”

    “自然是大事,馨儿。”

    秦慕瑶接过馨儿递过来的衣服,打开一看。冰丝绸缎织就的流云外衫,配以金丝缎绣腰带,无论缎面还是织绣都属衣中极品。

    “公主,这是?”秦慕瑶看后一头雾水,甚是不解。

    “慕瑶姐姐,你就别问了,你今天只管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跟我走就对了。”

    “怜儿,伺候你家小姐梳洗,今天务必要让慕瑶姐姐成为全场最美丽脱俗的女子。”

    “是,公主。”

    怜儿放下热气腾腾的水盆,伺候秦慕瑶梳洗一番。

    在怜儿跟馨儿的伺候下,秦慕瑶当场将陈景瑜送来的华衫穿在身上。陈景瑜又挑选了陈景修七夕送的步摇戴在秦慕瑶的发髻之上。流云髻配上碧瑶,流云衫辅以落梅妆,气若幽兰眸含秋水,美艳灵动,仿若空气窒息,见者艳羡。

    “慕瑶姐姐,你今天绝对是艳压全场。”

    “啊?”秦慕瑶被陈景瑜的一番没头没脑的话搞得云里雾里,更加不知现在是何种状况。

    秦慕瑶在陈景瑜的陪伴下,早饭都未来得急吃,便了出门。

    秦慕瑶刚出房门,迎面撞上秦慕渊艳羡的目光。

    “瑶儿,这一大早的你打扮的如此美艳是要去哪里啊?”

    “慕渊,怎么样,慕瑶姐姐今天漂亮吧?”

    秦慕渊目不转睛,痴痴的盯着秦慕瑶,目光丝毫不愿意离开。

    陈景瑜见秦慕渊对自己的话丝毫不在意,脸上带着一丝丝不悦,走上前去,用手拍了拍秦慕渊的右肩。秦慕渊这才反过神来。

    “公主拍慕渊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问你慕瑶姐姐今天漂亮吗?“

    “漂亮,疑似九天仙女下凡尘。“

    陈景瑜听到秦慕渊的赞美,内心比谁都开心,就如同这番赞美是落在自己身上一般。

    陈景瑜作别秦慕渊,拉着秦慕瑶往门口走去。秦慕瑶在怜儿的搀扶下,上了公主府马车。

    “公主,我们这究竟是要去那儿?我早上都还没见过念清,等下他找不到娘亲恐会哭闹不止。“

    “慕瑶姐姐,你就放心吧,等下到了你就知道了。“

    马车缓缓向前行驶,不出半个时辰,马车缓缓停下,陈景瑜跟秦慕瑶走下马车。

    “这是陈宫。公主,我们今天进宫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你跟我皇兄的婚事。慕瑶姐姐你放心,等下到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只管静静的站着就好。“

    “这是为啥?“

    “等下你自然就知道了。“

    张公公见陈景瑜跟秦慕瑶已经到了宫门口,便亲自上前迎接。

    “老奴参加公主殿下,白姑娘。“

    “张公公,其他人都到了吗?“

    “回公主殿下,都到的差不多了。“

    “我君父跟皇兄什么时候下朝?“

    “快了,我让小德子在大殿外候着,等君上跟太子殿下一下朝就请去后院。“

    “好,那我们先去后花园坐坐吧,对了我跟慕瑶姐姐并未来得及吃早饭,你命人给我们准备一壶茶水,再备几盘糕点。“

    “好的,老奴这就让人去办。“

    秦慕瑶本想问问张公公今天究竟所为何事,但是陈景瑜却并未给她插话的机会,秦慕瑶只好作罢,跟随其后,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陈景瑜跟秦慕瑶刚进后花园,便看见花园内早已聚集了不是如花似玉的美娇娥,一个个花枝招展,婀娜多姿,看这情况怕是整个陈国国都内待字闺中的高门女子都已齐聚在此。

    秦慕瑶跟陈景瑜坐在花园凉亭间,悠闲的吃着糕点,喝着新砌的碧罗春,一副从容之姿。

    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张公公特意过来禀报。

    “公主,君上跟太子已经下朝,正在往此处赶来。老奴这就去请君后,这边就交给公主殿下了。“

    “张公公放心去吧,这边就交给我,这次我保证不再坏了皇兄的好事。“张公公说完,便转身离开。

    “慕瑶姐姐,等下你就听我安排,混在那群美娇娥中间就好。“

    “公主,你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出啊?“

    “这出戏名叫《太子选妃》。馨儿,怜儿,你俩赶紧给慕瑶姐姐整理下衣衫、发髻,保证让慕瑶姐姐成为全场最明艳动人的美人。“

    馨儿跟怜儿听完,便开始忙碌起来。

    馨儿跟怜儿刚整理完,不远处有一群人朝她们走来。陈景瑜朝远处看了一眼,便拉着秦慕瑶朝美娇娥聚集之地走去。

    “怜儿,你家小姐的幸福就看你的了,等下你机灵点。我跟馨儿就先去迎接君父跟皇兄了。切记如无必要少说话。“

    “是公主,怜儿记下了。“

    来人慢慢靠近,同行之人有陈国君上、君后、太子陈景修、平王陈景言,还有一干内侍婢女不等。

    “瑜儿参见君父母后。“

    园中美娇娥也纷纷下跪行礼。

    “好了,都起来吧。瑜儿,听说你主动给你皇兄选妃,为父甚是欣慰,我们的瑜儿终于长大懂事了。“

    陈景瑜听完冲着陈景修做了个鬼脸,露出一脸诡异的笑,这笑容让陈景修看得不觉心里一阵鬼畜。

    “皇姐这为了皇兄可是煞费苦心啊,看着这园中的美人,可谓是倾国又倾城。“

    “那是自然,给皇兄选妃怎可大意。“

    陈景修将园中美人纷纷打量一番,目光最终落在一个身着流云衫,头戴碧瑶的女子身上,不自觉眼中含情,嘴角含笑。

    “瑜儿,你费力给你皇兄安排这场选美,规则如何啊?“君后笑着问道。

    “回母后,一切规则就是以皇兄的选择为准。君父、母后觉得怎么样?“

    “你这鬼丫头,好,就依你。张公公,把这些女子们的庚帖拿给君上过目。“

    “是,君后。“

    张公公双手奉上所有在场女子的庚帖,君上一一过目之后,并未发现有何不妥,便示意陈景瑜选妃可以开始了。

    陈景瑜抬眼示意怜儿,让给秦慕瑶找一个显眼的位置站着。

    “皇兄,接下来就交给你了。你觉得哪位女子适合做你的太子妃,便让馨儿将此人发间珠钗簪环取下,交到张公公手里。“

    当陈景修发现秦慕瑶混在人群中时,他便知道,这一切都只是陈景瑜为他布的一个局,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君父当场册封秦慕瑶为太子妃,以免夜长梦多。

    陈景修假装在园中女子间环绕一周,馨儿紧随其后。第一圈,陈景修并未选中任何一人,只是单纯的围绕其中挨个打量一番,遇到合眼缘的便上前礼貌的交谈几句。

    君上看着陈景修转完一圈也并未取下任何一支钗环,不觉眉头紧蹙。

    “君后,你说修儿今天能选定太子妃吗?这怎么转了一圈也没选上一个啊?“

    “君上,你就放心吧,修儿今天肯定能选定太子妃的。“君后从看到陈景瑜给陈景修做鬼脸起她就知道,这场选妃没有那么简单。

    陈景修继续装模作样的再环绕一周,这一次当他走到秦慕瑶跟前时,便停下脚步,附在馨儿耳边说着什么,说完,馨儿便走上前去,取下秦慕瑶发间钗环,恭恭敬敬的呈给张公公。

    君上见陈景修终于选中了一位女子,心中大喜。

    “张公公赶紧将此女子的庚帖拿给孤看看。“

    张公公递上秦慕瑶的庚帖。

    “此女年芳十八,正好比修儿小一岁,年龄甚是般配,白清漓,这名字怎么如此熟悉。“

    “君上,此女正是家兄前段时间收的养女。“

    “哦,君后这一提醒,孤想起来了。甚好甚好,能入白清原的眼,可见家世人品并不会差。“君上说完,不觉大笑三声。

    陈景修此时正好选完,准备向君上谢恩。

    “张公公,让白清漓上前回话。“

    张公公亲自下去将秦慕瑶请了上来。

    陈景言还在好奇是怎么样的倾城佳人能入皇兄的眼,可谁知秦慕瑶走出人群的一刹那,陈景言的目光便停留在秦慕瑶身上,一刻也不愿离开。“陈国何时有如此绝色佳人,本王怎从未听说。“陈景言默默在心里犯嘀咕。

    秦慕瑶走上前来,俯身拜礼。

    “抬起头来,让孤好好看看。“

    秦慕瑶缓缓抬起头,眼眸清澈如水,灵动有神。

    “好一个倾城佳人,修儿眼光着实不错。张公公让其他人都散了吧。你是宰相白清原的养女?“

    “回君上,正是民女。“

    “君后,你觉得这个儿媳妇怎么样?“

    “君上乃一国之主,只要君上觉得行,臣妾没有任何异议。“

    “孤曾听白相提起过,你年少便身赋才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家道中落才流落民间。今天孤就封你为太子妃,择日跟修儿完婚,你可有异议。“

    “谢君上厚爱,民女并无异议。“

    陈景修跟陈景瑜听完君上封赏强忍住内心欢喜。陈景言听后满脸惋惜,悔恨。

    选妃之事告一段落,秦慕瑶在怜儿的陪同下离开了陈宫,往宰相府走去。为了避人耳目,陈景修跟陈景瑜并未相送,相反陈景言跟其随从紧随其后,直到亲眼目送秦慕瑶进了宰相府,这才悻悻离去。

    “陈枫,你去给我查查这个白清漓是什么来头,怎么之前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个人。“陈景言对自己的书童说道。

    “是,殿下。“陈枫说完,便退下着手处理此事。

    陈景修跟陈景瑜拜别君父和母后便离开了后宫,往府邸方向走去。

    “瑜儿,没想到关键时候你能想到这么一招,为兄着实佩服。“

    “皇兄你这下该踏实了吧,只等吉时一到,便迎娶慕瑶姐姐入府。“

    “话虽这么说没错,但是不知为何我心里还是有丝丝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皇兄,你就是杞人忧天。慕瑶姐姐现在应该已经回到舅舅府邸,君父的旨意应该也已经到舅舅府中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好好准备当你的新郎官吧。“

    “也是,希望是我多虑了。不过无论如何,今天这事还是要感谢你,我这个好妹妹,能想出如此完美的计划,让为兄我能夙愿已尝。“

    “皇兄,你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你忘啦,念清的事情还得你自己找个合适的机会跟君父解释呢。“

    “也是,不急,慢慢来。等瑶儿入府了再说。“

    陈景修说完便作别陈景瑜,带着陈清回了太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