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市井之辈 > 180 防不胜防2

180 防不胜防2

 热门推荐:
    “要不这样吧,我先尝尝嫂子的手艺,边吃边和大哥说,咋样?”洪涛没有大男子主义,可也看不惯老爷们太窝囊的场面。8ane为了不让孙连胜成为摆设,还得强迫他到台前撑着,顺便提醒一下孙连胜的媳妇,这里的规矩是啥样的。

    “那可好,家里的事儿他做主,我帮婶子下饺子去!”有时候吧,洪涛都觉得外交部是个废物,但凡要把孙连胜媳妇这样的人才弄到美加司去,外派美国当个大使,不得分分钟把美国第一夫人弄精神崩溃了。她那个火候把握的也太及时了,根本就找不出顿挫感来。

    “我知道你吃完了,尝尝我这手艺,不比嫂子差吧?”其实洪涛本人也能当个领事了,他要是和孙连胜老婆一唱一和,能把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全气成半身不遂。明明是刘婶弄的酱料,方圆一里地都知道,可他愣是说成了自己的手艺,这不要脸啊,随时随地的。

    “你先看看,真干不得?”孙连胜哪儿有心思吃涮肉啊,苦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一摞厚厚的彩色纸递了过来。

    “我就这么和您说吧,除了肯德基和麦当劳,但凡有第三个聊加盟的,百分之一万是个骗子哎,老爷们说话,你们能不能成吧,你爱看就看!”

    洪涛根本就不想看那些玩意,如果说2和网贷里还有个别守规矩的,那连锁加盟有一个算一个,全是怀着不可告人目的。没理由,就是记忆里的现实。

    保健品骗老人、2骗中年人、加盟连锁骗年轻人、补习班骗少年、学前班骗儿童这是一系列。想不受骗不?除非你离开这片神奇的土地,否则防不胜防。可惜不是人人都有他的记忆,一只手抢先接过了宣传材料,还让洪涛没法施展淫威,人家既不是租客,也不是肯听自己瞎白话的底层。杜克大学啊,爹就是干这个的,看看女儿咋说吧。

    “洪哥,你有点太武断了。连锁加盟是很成熟的商业模式,依靠规模物流、采购、有效管理,小投入一样可以获取利润。在美国连锁加盟模式很普及,好的品牌能迅速占领市场份额,个人投资者也能获得经济效益,有什么不好吗?”

    于亚楠不愧是于世达的闺女,血液里就流着忽悠人的天赋,根本没问孙连胜资料上提供的数据对错,就开始选边站队了。

    “要是真如上面所讲的话,风险并不大,一旦达不到预期效果,完全可以凭借合同起诉。商家既然敢这么承诺,想来就有依仗,比如说大规模集团采购、配送,成本肯定比单打独斗低,未来的趋势应该也是朝着这方面走的,我觉得可以尝试。不过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最好请律师陪同,争取把所有细节都考虑清楚。”

    于亚楠发表完看法,柏云又把那份宣传材料接了过去,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答案也是比较乐观的。事情能做,无非就是细节问题。

    “还是听洪哥怎么说吧”钱德利这一晚上已经被女人晃瞎眼了,以前光一个王雅静就够他忙的,现在突然有多了质量不次的于亚楠和徐颖,他都不知道该关注谁了,哪儿还有功夫琢磨别的。

    不过自打股票的事儿之后,他就成了洪涛的铁粉,再也不相信技术了,股票这样,其他事情也一样,完全迷信。

    “要我说吧,世上没有白给的便宜。既然这玩意这么赚钱,人家干么不自己干呢?我真是想不通!”吴友良必须是和洪涛一头的,但是他对这份宣传资料也指不出太多瑕疵,只能是凭借本能去质疑。

    “两位女士,你们说的都没错,但忽略了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环境。古人不是说了,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道理,连锁加盟这件事儿起源于欧美市场,在当地发展了上百年,有一套完整的规则、法律去规范制约,那它就是甘甜的橘。而我们国内呢?根本没有类似的规则和法律制约,有也是匆忙建立没有经过检验的,仅靠这些远远约束不住人的贪欲,那它就是酸涩的枳”

    大家的观点对不对呢,洪涛觉得自己必须很有发言权,无它,记忆里有这方面的场景。知道了结果,再往前逆推理论也就相对容易多了,稍加思索,堪比博士论的长篇大论就已经有了框架,并脱口而出。

    “洪哥,橘和枳是什么东西?”但刚开了个头,洪涛的演讲就被于亚楠打断了,她居然听不懂这么精妙的比喻,太煞风景了!

    “呃是两种水果,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柑橘。枳嘛你可以这么理解,它是变种的柑橘,由于水土气候问题,变得个头小、味道不好吃!”别看洪涛编论手到擒来,解释这个小问题倒废了不少劲儿,尤其是相对外国人比较偏的枳,很不好解释清楚。

    “洪哥,橘和枳好像不是一个品种,枳不管种在什么地方,味道都不会比橘子好!”于亚楠好像是听懂了,也大致明白了这种比喻的具体意思,开始等着听下面的内容。但周必成又来了,他想以理科生的严谨,驳斥科生的感悟。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洪哥,您继续!”胡乱插嘴还说不到点儿上就容易激起民愤,周必成的脑袋马上挨了钱德利一巴掌,提出的问题也被忽略了。

    “可是法律再怎么不健全,收了加盟费也得按照合同执行,这方面的法律还是有的,一告一个准儿。除非对方是个皮包公司,根本没有特许经营资格,那就是诈骗了。这上面有公司名称、营业执照,稍微查一查就能知道底细,谁会这么傻!”

    柏云当然不用问橘和枳的问题,可她也不同意洪涛的比喻。连锁加盟方式在国外有什么规则没必要了解,以她的专业知识分析,只要加盟者别太傻,签合同的时候别太马虎,稍微了解下加盟公司的情况就不会有太大危险。

    试问任何一个加盟者,有可能啥都不打听、啥也不了解,连对方公司半点底细都不查,就缴款签合同吗?所以柏律师觉得孙连胜受骗的希望不大。

    这公母俩虽然受过一次骗,但原因不是笨,而是鬼迷心窍贸然进入了专业性太强的领域,别说孙家没人能了解古董拍卖的详情,就算是当律师见多识广的她,同样也分辨不出来。

    现在他们学乖了,打算用家里的积蓄帮女儿弄个奶茶店。这类吃吃喝喝的小买卖没那么多专业知识,比较容易入门。如果能找到个合适的店面,踏踏实实干的话,大富大贵是不可能的,但养家糊口肯定没问题。

    “查了查了,我和老孙不光去工商查了他们的底细,还去杭州看了他们的公司。二百多员工,已经营了两年多,还有杭州和上海的水吧,也去看了,都是它们家的,生意很好。就怕他们找托儿骗人,隔了半个月我和老孙又偷偷去了趟,真不是假的,买卖还是那么火。我算了算,刨去人工和房租,一天怎么也得挣个千来块。十万块加盟费真不算贵,有个半年就能赚回来!”

    孙连胜还真不傻,有了上次的教训,他办事儿谨慎多了,再加上多年的社会经验,想明着骗他真不太容易,都知道实地考察和暗中调查了,还做了可行性财务分析,把投入和产出算了个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