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医武神厨 > 第五十五章 杂牌料理军

第五十五章 杂牌料理军

 热门推荐:
    晚上九点钟。

    爵瑟夜总会大厅里堆满装修材料。

    赵老六从医院回来,骂骂咧咧地催赶着让工人干活,想快点恢复营业。

    玻璃门安装了强化玻璃,墙壁也重新装饰过。

    大厅里摆放着刚买来的吧台桌,墙角堆砌着废料,看起来更加凌乱。

    “又是白花的钱。”赵老六心情烦闷,“三天的时间,都得给我弄好了,要不然别怪我不给工钱。”

    “老板,你找我们的时候,说的可是一周啊。”

    “我说过么?”赵老六故意不认账,“你们要是不干,我再去劳务市场找工人,价格还比你们便宜,快点弄!东西别乱放,墙弄脏以后你们要擦干净。”

    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工人们怨声载道,吵着要罢工。

    “不干就赶紧滚,你们打听打听我赵老六是谁?跟刀子李关系好着呢,一分钱不给你们,你们也没辙。”赵老六将一肚子憋屈发泄在工人身上。

    在临海市南区工作,多多少少都听说过刀子李。

    有人说,刀子李曾是外科医师,女朋友被医闹逼死,悲愤过后由救人变成杀人。

    李阳平精通身体构造,只需一把刀便能化身杀人狂魔。见惯尸体的他,出手冷静凶残,手上不知沾染多少条人命。因为缺乏销毁的全面,至今没有伏法。

    工人们听到“刀子李”三个字,果真害怕,低头继续干活。

    “外面怎么回事?”站在门口的工人揉着腰,满脸惊愕。

    三辆汽车、十几辆摩托车停在门口。

    发动机轰隆隆作响。有灯光对准夜总会大门,打了进来,大厅里亮如白昼。

    为首的是一辆哈雷超级戴纳路威。

    车上青年男子穿着普通,面无表情地抽着烟。在他身后,发动机熄灭,街道安静下来。人们纷纷下车,走到他身后,手持斧头、锤子、铁棍。

    赵金虎扛着一把大锤,向陈涵说道“老大,外面有人称咱们铁锅帮,这次我们拿着乱七八糟的家伙,看他们怎么说。”

    “铁锅帮?还不如叫杂牌料理军。”

    “杂牌,为什么不是王牌。”

    “就你们?”陈涵朝身后瞥了一眼,“你看看有这样的王牌?”

    赵金虎回头看,混子们痞气十足,气焰嚣张。有的站在那不断抖腿。有人商量着从夜总会里带走小娘们,还有人抽烟过猛呛到嗓子。

    这批人,有孙奎旧和吴老三的旧手下。还有奔着陈涵名头,刚刚加入进来的,架都没打过几场的新人,还有跆拳道馆跟来的学员。

    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彼此又有些不对付。说杂牌都是便宜他们。

    陈涵说道“这些人你做一下素质培训,可以的话就留下。不可以就结算工资送他们走人。”

    “好吧。”赵金虎心里有些沮丧。

    这次出来打砸,只带着三十多人,十里桃花还留守着三十多人。手下形成了六十多人的团队,还没来得及好好过一把官瘾,陈涵就要整顿。

    “时间不早了,动手吧。”陈涵掐灭烟头,丢在地上。

    赵金虎大手一挥,带人直奔夜总会。

    “哐!”

    他的锤子砸在钢化玻璃上,震的虎口发麻,玻璃居然没有碎开。

    “把斧头给我。”赵金虎觉得丢了面子,要来斧头,用力下劈。

    哗啦!

    钢化玻璃当场碎裂。

    一伙人涌入到大厅里,四下打砸。原本凌乱不堪的大厅如蝗虫过境,沦为废墟。

    站在楼梯处的赵老六目瞪口呆,冲工人喊道“快拦住他们。”

    工人刚挨过骂,怎么会听他的,见苛刻的老板遭报应,心里痛快的不得了。

    “不想死就滚。”赵金虎并不认识赵老六,甩手给他一记耳光,带人冲到楼上。

    很多东西都被孙奎打砸过一遍,赵金虎觉得像是吃剩饭,很不痛快,带人又直奔办公区,在里面肆意毁坏一番,胳膊抡的发酸,心里才舒服。

    赵老六没想到这伙人如此狂妄,打砸过一次,还敢再来一次,直接拨打“刀子李”电话寻求帮忙。

    等刀子李带人赶到,这伙人死定了。

    令赵老六没想到的是,李阳平听到求助的要求后,一阵冷笑“你被打砸,那不是活该么?”

    “李爷,我好好做生意,怎么就活该了?”

    “你那畜生儿子做什么事了?你脑子里装的是屎么?还要拉我下水。”李阳平喝下午茶遭到孙奎调侃,所以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他……我儿子他没得罪什么人啊。”赵老六自动忽视了韩敬山一家,毕竟韩敬山当初也要找自己求情。

    “想不明白,就自己等死吧。快点把玉佩拿回去,你的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爷!您别不管我啊。”

    赵老六听到电话里的盲音,瘫软在地。

    那个不肖子在外面究竟做了什么孽,刀子李竟然也不敢插手,需要那么尽力把自己撇清出去。

    足足半个小时。

    打砸的人回到客厅,一个个满头大汗。

    赵金虎走到墙角跟前,对蜷缩在那的赵老六说,“瞧你吓得那熊样,告诉你们老板,再整的话弄点精装修。我们隔一星期再来。”

    “等一下。”赵老六问“你们从哪来的?”

    “十里桃花,知道么?”赵金虎笑着喊,“收队。我请大家去荣雅小居吃饭,都给我老实点,别他妈像个流氓混子。”

    “十里桃花,荣雅小居!”赵老六喃喃念叨着,脑袋里轰隆隆如雷声滚过。

    对于这两个地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或许,只是自己多想了呢?

    赵老六出门时,地上已经一地的烟头,直接开车赶往医院。

    临近深夜十一点。

    赵思欢刚吃过止痛药入睡,赵老六像是游魂,步伐虚浮的走入病床,看着床上熟睡的儿子发呆。

    陪床的赵太太睡的很浅,翻身时见有人站在前面,吓了一跳。

    待她看清来的是赵老六,没好气的说“都这么晚了,你还过来干嘛?”

    赵老六没回答,站在那发呆。

    “神经病。”赵太太嘟哝着,翻身面对着墙,“我要睡了。”

    “这个兔崽子,要害死我!”赵老六大声喊着,声音如晴空中炸开的惊雷。

    啪!啪!

    赵太太起身看去,见赵老六用力抽打儿子,惊叫道“你疯了?”跑上前阻拦。

    赵思欢被打懵了,抬着胳膊护住脑袋,发出一声声惨嚎。

    值班护士被惊动,纷纷赶了过来。

    “我是他老子,老子教训儿子,你们也要管么?”赵老六被护士合力拉开,脱下鞋子又砸向病床。

    赵思欢哭哭啼啼“哪有你这样的爹。”

    吵闹了好一会。

    周围病房的人开始抱怨,赵老六情绪总算稳定下来,搬着椅子坐在病床边,开始逼问“给我好好说说,你这几天都干了什么事。”

    “我还不如死了呢,连你都这么逼我。”赵思欢已经哭的没人样。

    “我现在就想掐死你。你知不知道,咱们夜总会被人砸了,生意已经干不下去。要是这档事解决不了,咱们以后没法在临海市呆。”

    赵思欢眨巴眨巴眼睛,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总算开始配合,讲起跟韩沐雪之间发生的事。

    赵太太听着,觉得天旋地转。

    她想不到,儿子竟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如同最心爱的东西掉入粪坑,心被撕裂般的痛。她一杯水泼在赵思欢脸上,“我没你这样的儿子。”扭头哭着离开。

    “妈。”赵思欢喊着,外面只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赵老六没有出门去追,他颓废的坐在地上,梳理线索。终于将事情想明白,“十里桃花的那个厨子,就是陈涵。”

    女护士来了好几次,推门朝里面看,生怕病房里再发生什么意外。

    赵老六坐在地上,一直坐到天亮。

    医院里恢复忙碌。

    赵老六像僵尸一样慢吞吞爬起,出去洗脸,一通电话打进来,迷迷糊糊按下接听键。

    “老六,我离婚。你娶我好不好?”姜秀红在电话里哭诉,“她不跟我说话,那个窝囊废也开始骂我。他们都不欢迎我,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个家待下去。”

    “哦。”赵老六木讷的回了句,看着镜子里沧桑的面孔,两眼通红。

    “你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

    “在呢。”

    “那好,我要你跟你在一起,你也去离婚,我们结婚好么?”

    “这件事你等我想想。”赵老六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有什么好想的,行就在一起,不行就拉倒。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想过,咱们两个人结婚。”

    “不,我想过。”

    “那你说,你在想的是什么?”

    “韩……韩敬山不会饶了我们的,你想过后果没?”

    “你居然害怕他?”

    “我怎么可能怕他?!”

    “你也是窝囊废,你们两个都是废物。”姜秀红耍起性子,道“我不管,你必须得跟我在一起。要不然,我就告诉韩敬山咱们两个人的事。”

    “不要,不要!你疯了么?会死人的!”赵老六想不到她这么任性,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什么都依你,你说了算好么。千万别告诉他。”

    姜秀红撒着娇说“那你得听我的。”

    “哎呀,好好好,都依你。”    。